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90年代上海滩的头牌网红店 侬吃过伐?

2017-4-9 01:40:56

来源:解放网 作者:李欣欣 戴震东 选稿:费一妍

  原标题:90年代上海滩的头牌网红店,侬吃过伐?

图片说明:1989年,东风店开业现场。/受访者图片提供

图片说明:1994年,全球第9000家餐厅浦南店开业典礼。

图片说明:1987年KFC内地第一家店开业时的热闹场景

图片说明:1990年,KFC在上海的第二家分店,人民公园店。

图片说明:顾客在新版肯德基餐厅吃饭

  洋气且高级,是给你奖励的地方

  顾家瑄,女,1987年生

  小时候我家住在新乐路,读小学则是在雁荡路,每天上学放学都要经过淮海路。从我记事起,淮海路的沿途风景、商店就常驻我心中。20年前,新华联商厦、二百永新、时代电影院,个个气派。我最喜欢乘02路公交车,从椅子到车厢都是木头的,车厢里人不多,整洁又干净,坐在里面看淮海路两侧的风景,感觉很拉风。所以我总觉得,淮海路比一般的商业街更有气质,哪怕跟名气最响的南京路步行街相比,这里也更有格调、更高级一点。

  90年代开在淮海路上的肯德基也似乎沾染上了这种气息,洋气且高级。我和表妹最喜欢去陕西路淮海路转角处的那家店,表妹喜欢吃土豆泥,我喜欢吃色拉,每次我俩手拉手去吃肯德基,都有一种过节的感觉。显然,在我的记忆中,肯德基是那个会奖励你的地方,总是跟美好联系在一起。

  有件事我印象特别深,小学的时候班级里小朋友参加了一场摄影比赛,就在淮海路那家肯德基举办的,雪豹城地下一楼。那天早上8点我们一大群小朋友在雪豹城门口集合,大家都非常兴奋,心情比春游还要明快。那次活动不仅吃到了肯德基,还到餐厅的后厨参观了一圈,新奇,大开眼界。

  我那天还获了奖呢!当时肯德基的姐姐们给我们发了一台照相机,大家就轮流用这台照相机在餐厅里面拍照。我拍了一张照片。还取了个名字叫“肯德基之梦”,得了个二等奖,领到了两张肯德基消费券。其实那张照片是拍糊掉了,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拿到了消费券啊,就是钱呐。

  90年代肯德基在人民公园开的店天天人满为患,一般妈妈去排队,我和爸爸就挤在里面找位子。找位子也蛮有讲究的,眼疾手快才能“抢”到位子,所以要边走边观察,看到人家鸡块盒子里没剩下几块了,我们就安静地贴在旁边等着。

  那家店当时就有一块很大的落地玻璃窗,很时髦,窗外就是人民公园,景色特别美。我喜欢靠窗的位置,爸爸妈妈坐在我对面,阳光洒窗外的树上,亮闪闪的。餐盘里除了好吃的炸鸡外,还有儿童餐里送的玩具,有时是发条玩具,有时是那种可以变魔术的盒子。一个长方形的黄盒子,抽出来放个一元硬币进去,再把盒子戳出来硬币就不见了。就这样简单的小魔术,我给妈妈变过好多次,那种独家记忆,美好而珍贵。

  第一次吃到全家桶也是在人民公园的肯德基,像百宝箱似的,变出玉米棒、变出胡萝卜餐包、变出鸡翅,全家人围着一个大桶的感觉很幸福。妈妈还会依葫芦画瓢,到超市去买那种调料包,在家做炸鸡块。我记得有天妈妈一脸神秘地跟我们讲“今朝夜道屋里厢吃肯德基噢”,她讲完就进了厨房,噼里啪啦炸了很久,端出来一看,颜色特别深。我咬了一口,觉得跟肯德基的味道完全不一样,不过爸爸在一旁赞不绝口,说“老香额哦”。

  肯德基带给我很多“第一次”的感觉,即便如今肯德基在上海已是随处可见,但只要一进入店里,捧着大块的吮指原味鸡,那种开心且欢喜的心情跟小时候没什么两样。当看到餐厅里面还在举办生日餐会、故事会的时候,我还是挺意外的,没想到坚持了快30年了啊,这些孩子长大后,会不会也跟我一样想起当初在肯德基的一点一滴呢?

  告别铁饭碗,是给你勇气的地方

  郑娅奋,女,1953年生

  1990年辰光,我跳槽到外资单位去,工资一下子翻了几倍。格辰光大多数单位每个月工资只有几百块,新单位帮我开了月薪1500块,同事们都起哄叫我请客,并且大家不约而同讲起开在东风饭店的肯德基。

  东风饭店是肯德基在上海的第一家餐厅,地段好,档次高,当然生意也是好得唻,人山人海的。1990年辰光,大家工资都不高,平常大家舍不得去吃的,所以难般去一趟比过节还激动。那家肯德基蛮特别的,有半圆形的沙发,围着一个圆桌,跟现在的茶餐厅蛮像的,格辰光老时髦噢。当时阿拉六七个人翘班去的,大家讲好,派两个人早点去等位子,一定要等到这个半圆形沙发的位子。

  阿拉点了几个套餐,花了200多块,毛300块唻,相当于我跳槽前的大半个月工资。格辰光大家的生活习惯还是屋里厢吃得多,蛮少有机会到外头去吃的,上海人做人家嘛,除非带孩子外出游玩,那吃肯德基绝对是一个重要节目,蛮隆重的。但想想难得呀,大家都是好朋友,几十年的同事了,别离前送送我,伊拉为我感到开心,我也高兴,感觉像跳龙门一样。

  对我来讲,这次跳槽老不容易噢。阿拉那个年代,铁饭碗在手里厢,单位噶好,到外企去是需要勇气的,虽然工资高了,但到底没那么稳定呀。当时我先生还在外地没有回上海,我做这个决定辰光,阿拉爷娘并不支持,伊拉观念还是老的。

  面试那天早上的情景,我到现在都不会忘记。9点钟要到浦东新上海商业城参加面试,从屋里厢过去,最晚8点前头一定要走。阿拉爷讲,到底风险大呀,侬要考虑清爽。我心里想,总归要为自己搏一记,牙齿一咬,拎起包走了,不管了。就这样跨出了第一步。后头想想,真的蛮佩服自己的。

  后头面试通过了,带着这种心情,请同事们吃肯德基,真的特别开心。噶兮多年过去了,到现在我还记得那段日子,阿拉同事也时常讲起这桩事体,“侬记得伐,侬走呃辰光,还请大家到肯德基吃大餐唻。”

  我记得老早肯德基出过一款“嫩春双笋”的凉拌菜,大概是伊拉刚刚开始尝试本土化,竹笋跟香笋搭配,玉白和翠绿的颜色搭配,老清爽噢,我吃过两次,就想自己屋里厢也好做呀。后头我真的到菜场买了两种笋回去,切得手指粗,一根根的,弄点盐、绵白糖、麻油拌拌,味道样子侪老好呃。

  现在想想肯德基本土化做的是蛮好的,十多年前好像就有粥啊豆浆啊油条啥的,没想到在肯德基还能吃到中式的早饭,还蛮适合阿拉上海人的口味的。你知道,上海人对早饭要求挺高的。

  精致而有趣,是逐渐成为自家人的地方

  Jack,男,1984年生

  要说肯德基,我觉得你们是找对人了,侬晓得吮指原味鸡一共有几种部位吗?

  一般大家会说“来一块吮指原味鸡”,但实际上顶好吃的吮指原味鸡一共有5种部位。我一般会要旁肋,那是我最喜欢的部位,鸡皮多,皱起来特别入味。如果旁肋卖光了就要三角,也带着一大块鸡皮,咬起来酥香得不得了。还有一种叫鸡小腿,是鸡的小腿部分。剩下的两种部位分别是翅膀和鸡胸,各有各的粉丝群。

  你说我为什么知道这么详细?因为我关注肯德基很久了,只是以前真的吃不起。90年代初,我家的经济情况比较一般,父母都是普通职工,一顿饭要十多元的肯德基对我来说简直是奢侈品,我也没有遇到考试考得好就能去吃肯德基的待遇。当时离我家最近的一家肯德基开在武宁路桥下面,地理位置应该相当于今天国金中心吧,需要走很多步台阶才能进到餐厅的,这些台阶也“加重”了我的心理负担,太高高在上了,吃不起。

  我第一次吃到肯德基已经是小学高年级了,机缘巧合。当时我妈去参加一个活动,中午主办方安排了吃肯德基,我妈给我带回来了一块装在白色纸袋里的吮指原味鸡。具体是鸡腿还是三角还是旁肋我忘了,但是那个味道我一直记得,这个口味是之前我从来没品尝到过的。今天回想起来,我想是我妈特意把最好吃的原味鸡给我带回来了吧。

  我家的贴隔壁邻居,是当时我们楼里非常少已经先富裕起来的个体户,他家里是楼里最早有21寸直角平面彩电的,也是最早有jvc录像机的,他们家的孩子也经常回来跟我说起吃肯德基的事情。个体户爷叔和阿姨都是很典型的上海人,吃完肯德基是一定要扯着嗓子炫耀一下,“阿拉刚刚去武宁路吃肯德基了呀!”

  到了初中,我开始有自己的零花钱了,但吃一顿肯德基好像要将近20块,还是有些舍不得,但至少不再是遥不可攀了。高中和同学去吃一顿肯德基就很家常便饭了,价格真的没怎么变过,一个礼拜去吃一次没问题的。

  高中我还参加过肯德基组织的活动,骑个自行车,绑个KFC的旗帜,几个大人带队,学生则在后面骑自行车跟着。我当时是作为学校的学生干部身份参与的,骑车从武宁店出发一直到市中心,兜了几家肯德基早期的餐厅,讲讲故事,回来后在餐厅里吃了一顿肯德基,还拿到了一个山德士上校的玩具。

  其实还有一个印象很深的画面,当时班级里女生会用肯德基的餐盘垫纸写东西,肯德基的餐盘垫纸当时是深蓝色的,印刷比较精致,那个年代高品质的印刷品很少,所以其实是挺稀罕的。我记得看到过女生们拿着这种纸头写东西,今天回忆起来还蛮奇特的。你有没有发现,其实现在肯德基的包装袋还是很精致,买早餐的时候有专门的早餐鼓励袋,上面有一些正能量的心灵鸡汤类文字,看到以后心情也挺不错。感觉30年过去了,肯德基还是挺好玩的,有时候路过一些餐厅会发现有主题类活动的布置,最近是不是还跟“阴阳师”手游合作了?我看朋友在朋友圈里晒了照片。

  那么多年了,其实早已把肯德基当自家人了,跟我们爱吃的苏式汤面,小笼包是一样的。说来不怕你笑,有一年在国外旅游,一行人晚上说去找点夜宵,大家想来想去就是去找肯德基,在异国街头吃肯德基,一瞬间仿佛吃到了家乡的味道。你说有趣伐哈哈。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90年代上海滩的头牌网红店 侬吃过伐?

2017年4月9日 01:40 来源:解放网

  原标题:90年代上海滩的头牌网红店,侬吃过伐?

图片说明:1989年,东风店开业现场。/受访者图片提供

图片说明:1994年,全球第9000家餐厅浦南店开业典礼。

图片说明:1987年KFC内地第一家店开业时的热闹场景

图片说明:1990年,KFC在上海的第二家分店,人民公园店。

图片说明:顾客在新版肯德基餐厅吃饭

  洋气且高级,是给你奖励的地方

  顾家瑄,女,1987年生

  小时候我家住在新乐路,读小学则是在雁荡路,每天上学放学都要经过淮海路。从我记事起,淮海路的沿途风景、商店就常驻我心中。20年前,新华联商厦、二百永新、时代电影院,个个气派。我最喜欢乘02路公交车,从椅子到车厢都是木头的,车厢里人不多,整洁又干净,坐在里面看淮海路两侧的风景,感觉很拉风。所以我总觉得,淮海路比一般的商业街更有气质,哪怕跟名气最响的南京路步行街相比,这里也更有格调、更高级一点。

  90年代开在淮海路上的肯德基也似乎沾染上了这种气息,洋气且高级。我和表妹最喜欢去陕西路淮海路转角处的那家店,表妹喜欢吃土豆泥,我喜欢吃色拉,每次我俩手拉手去吃肯德基,都有一种过节的感觉。显然,在我的记忆中,肯德基是那个会奖励你的地方,总是跟美好联系在一起。

  有件事我印象特别深,小学的时候班级里小朋友参加了一场摄影比赛,就在淮海路那家肯德基举办的,雪豹城地下一楼。那天早上8点我们一大群小朋友在雪豹城门口集合,大家都非常兴奋,心情比春游还要明快。那次活动不仅吃到了肯德基,还到餐厅的后厨参观了一圈,新奇,大开眼界。

  我那天还获了奖呢!当时肯德基的姐姐们给我们发了一台照相机,大家就轮流用这台照相机在餐厅里面拍照。我拍了一张照片。还取了个名字叫“肯德基之梦”,得了个二等奖,领到了两张肯德基消费券。其实那张照片是拍糊掉了,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拿到了消费券啊,就是钱呐。

  90年代肯德基在人民公园开的店天天人满为患,一般妈妈去排队,我和爸爸就挤在里面找位子。找位子也蛮有讲究的,眼疾手快才能“抢”到位子,所以要边走边观察,看到人家鸡块盒子里没剩下几块了,我们就安静地贴在旁边等着。

  那家店当时就有一块很大的落地玻璃窗,很时髦,窗外就是人民公园,景色特别美。我喜欢靠窗的位置,爸爸妈妈坐在我对面,阳光洒窗外的树上,亮闪闪的。餐盘里除了好吃的炸鸡外,还有儿童餐里送的玩具,有时是发条玩具,有时是那种可以变魔术的盒子。一个长方形的黄盒子,抽出来放个一元硬币进去,再把盒子戳出来硬币就不见了。就这样简单的小魔术,我给妈妈变过好多次,那种独家记忆,美好而珍贵。

  第一次吃到全家桶也是在人民公园的肯德基,像百宝箱似的,变出玉米棒、变出胡萝卜餐包、变出鸡翅,全家人围着一个大桶的感觉很幸福。妈妈还会依葫芦画瓢,到超市去买那种调料包,在家做炸鸡块。我记得有天妈妈一脸神秘地跟我们讲“今朝夜道屋里厢吃肯德基噢”,她讲完就进了厨房,噼里啪啦炸了很久,端出来一看,颜色特别深。我咬了一口,觉得跟肯德基的味道完全不一样,不过爸爸在一旁赞不绝口,说“老香额哦”。

  肯德基带给我很多“第一次”的感觉,即便如今肯德基在上海已是随处可见,但只要一进入店里,捧着大块的吮指原味鸡,那种开心且欢喜的心情跟小时候没什么两样。当看到餐厅里面还在举办生日餐会、故事会的时候,我还是挺意外的,没想到坚持了快30年了啊,这些孩子长大后,会不会也跟我一样想起当初在肯德基的一点一滴呢?

  告别铁饭碗,是给你勇气的地方

  郑娅奋,女,1953年生

  1990年辰光,我跳槽到外资单位去,工资一下子翻了几倍。格辰光大多数单位每个月工资只有几百块,新单位帮我开了月薪1500块,同事们都起哄叫我请客,并且大家不约而同讲起开在东风饭店的肯德基。

  东风饭店是肯德基在上海的第一家餐厅,地段好,档次高,当然生意也是好得唻,人山人海的。1990年辰光,大家工资都不高,平常大家舍不得去吃的,所以难般去一趟比过节还激动。那家肯德基蛮特别的,有半圆形的沙发,围着一个圆桌,跟现在的茶餐厅蛮像的,格辰光老时髦噢。当时阿拉六七个人翘班去的,大家讲好,派两个人早点去等位子,一定要等到这个半圆形沙发的位子。

  阿拉点了几个套餐,花了200多块,毛300块唻,相当于我跳槽前的大半个月工资。格辰光大家的生活习惯还是屋里厢吃得多,蛮少有机会到外头去吃的,上海人做人家嘛,除非带孩子外出游玩,那吃肯德基绝对是一个重要节目,蛮隆重的。但想想难得呀,大家都是好朋友,几十年的同事了,别离前送送我,伊拉为我感到开心,我也高兴,感觉像跳龙门一样。

  对我来讲,这次跳槽老不容易噢。阿拉那个年代,铁饭碗在手里厢,单位噶好,到外企去是需要勇气的,虽然工资高了,但到底没那么稳定呀。当时我先生还在外地没有回上海,我做这个决定辰光,阿拉爷娘并不支持,伊拉观念还是老的。

  面试那天早上的情景,我到现在都不会忘记。9点钟要到浦东新上海商业城参加面试,从屋里厢过去,最晚8点前头一定要走。阿拉爷讲,到底风险大呀,侬要考虑清爽。我心里想,总归要为自己搏一记,牙齿一咬,拎起包走了,不管了。就这样跨出了第一步。后头想想,真的蛮佩服自己的。

  后头面试通过了,带着这种心情,请同事们吃肯德基,真的特别开心。噶兮多年过去了,到现在我还记得那段日子,阿拉同事也时常讲起这桩事体,“侬记得伐,侬走呃辰光,还请大家到肯德基吃大餐唻。”

  我记得老早肯德基出过一款“嫩春双笋”的凉拌菜,大概是伊拉刚刚开始尝试本土化,竹笋跟香笋搭配,玉白和翠绿的颜色搭配,老清爽噢,我吃过两次,就想自己屋里厢也好做呀。后头我真的到菜场买了两种笋回去,切得手指粗,一根根的,弄点盐、绵白糖、麻油拌拌,味道样子侪老好呃。

  现在想想肯德基本土化做的是蛮好的,十多年前好像就有粥啊豆浆啊油条啥的,没想到在肯德基还能吃到中式的早饭,还蛮适合阿拉上海人的口味的。你知道,上海人对早饭要求挺高的。

  精致而有趣,是逐渐成为自家人的地方

  Jack,男,1984年生

  要说肯德基,我觉得你们是找对人了,侬晓得吮指原味鸡一共有几种部位吗?

  一般大家会说“来一块吮指原味鸡”,但实际上顶好吃的吮指原味鸡一共有5种部位。我一般会要旁肋,那是我最喜欢的部位,鸡皮多,皱起来特别入味。如果旁肋卖光了就要三角,也带着一大块鸡皮,咬起来酥香得不得了。还有一种叫鸡小腿,是鸡的小腿部分。剩下的两种部位分别是翅膀和鸡胸,各有各的粉丝群。

  你说我为什么知道这么详细?因为我关注肯德基很久了,只是以前真的吃不起。90年代初,我家的经济情况比较一般,父母都是普通职工,一顿饭要十多元的肯德基对我来说简直是奢侈品,我也没有遇到考试考得好就能去吃肯德基的待遇。当时离我家最近的一家肯德基开在武宁路桥下面,地理位置应该相当于今天国金中心吧,需要走很多步台阶才能进到餐厅的,这些台阶也“加重”了我的心理负担,太高高在上了,吃不起。

  我第一次吃到肯德基已经是小学高年级了,机缘巧合。当时我妈去参加一个活动,中午主办方安排了吃肯德基,我妈给我带回来了一块装在白色纸袋里的吮指原味鸡。具体是鸡腿还是三角还是旁肋我忘了,但是那个味道我一直记得,这个口味是之前我从来没品尝到过的。今天回想起来,我想是我妈特意把最好吃的原味鸡给我带回来了吧。

  我家的贴隔壁邻居,是当时我们楼里非常少已经先富裕起来的个体户,他家里是楼里最早有21寸直角平面彩电的,也是最早有jvc录像机的,他们家的孩子也经常回来跟我说起吃肯德基的事情。个体户爷叔和阿姨都是很典型的上海人,吃完肯德基是一定要扯着嗓子炫耀一下,“阿拉刚刚去武宁路吃肯德基了呀!”

  到了初中,我开始有自己的零花钱了,但吃一顿肯德基好像要将近20块,还是有些舍不得,但至少不再是遥不可攀了。高中和同学去吃一顿肯德基就很家常便饭了,价格真的没怎么变过,一个礼拜去吃一次没问题的。

  高中我还参加过肯德基组织的活动,骑个自行车,绑个KFC的旗帜,几个大人带队,学生则在后面骑自行车跟着。我当时是作为学校的学生干部身份参与的,骑车从武宁店出发一直到市中心,兜了几家肯德基早期的餐厅,讲讲故事,回来后在餐厅里吃了一顿肯德基,还拿到了一个山德士上校的玩具。

  其实还有一个印象很深的画面,当时班级里女生会用肯德基的餐盘垫纸写东西,肯德基的餐盘垫纸当时是深蓝色的,印刷比较精致,那个年代高品质的印刷品很少,所以其实是挺稀罕的。我记得看到过女生们拿着这种纸头写东西,今天回忆起来还蛮奇特的。你有没有发现,其实现在肯德基的包装袋还是很精致,买早餐的时候有专门的早餐鼓励袋,上面有一些正能量的心灵鸡汤类文字,看到以后心情也挺不错。感觉30年过去了,肯德基还是挺好玩的,有时候路过一些餐厅会发现有主题类活动的布置,最近是不是还跟“阴阳师”手游合作了?我看朋友在朋友圈里晒了照片。

  那么多年了,其实早已把肯德基当自家人了,跟我们爱吃的苏式汤面,小笼包是一样的。说来不怕你笑,有一年在国外旅游,一行人晚上说去找点夜宵,大家想来想去就是去找肯德基,在异国街头吃肯德基,一瞬间仿佛吃到了家乡的味道。你说有趣伐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