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教师“劫”!

谈教师节的人情“围城”

编辑:李佳敏

往期回顾

第226期

2015ChinaJoy

教师节渐渐变成“教师劫”

家长送礼“防不胜防” 老师拒收只能穿无兜衣服

  【苦恼1:硬塞的礼品得想法送回去】

  手机发短信:“我把教师节礼物放在孩子的书包里了,麻烦您拿一下”;当面送贺卡:里面夹了购物卡;快递送礼品:或直接把礼品放在门卫室的方式……“家长可能觉得这种方式比较隐蔽,而且老师难以拒绝”。如何既拒绝收礼又能安抚家长的情绪?本来一个值得庆祝的教师节却让老师们在这种惶恐中度过着。

  【苦恼2:一不小心点击了微信红包】

  实物红包对老师是一个挑战;而遇到网络红包有些老师更觉得头疼了,因为并不是所有老师都会使用微信支付。一些年龄大点的老师面对网络红包更显得有些慌乱。有老教师吐槽:“新媒体时代,老革命遇到新难题,教师节过得心惊肉跳,哪个家长再敢发我微信红包,我找他‘算账’!”

  【苦恼3:面对微信祝贺一直忙道谢】

  如何处理红包令人烦恼,面对家长网络祝福,在微信群、QQ群不失礼节地向家长道谢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苦恼4:网络上莫名的“舆论监督”】

  在这个教师节,不少老师对于网络上关于老师的负面信息更加敏感。“现在网络发达了,关于师德的负面新闻也挺多的,有些我看到了挺气愤,觉得挺丢老师脸,可有些事情是有前因后果的,动辄就上升到师德的高度,说实话压力也挺大的”有老师私下吐槽。

教师心声:孩子们还能记得 能和家长理性沟通

上海出台教师职称改革最严新规 唤社会感念师恩

教师节的人情"围城" 尊师从去物质化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