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十一"假期摇身变为婚礼黄金周 "红色炸弹"轰出怪象

2011年9月23日 07:31

来源:东方网-城市导报 作者:王昕晨 选稿:徐俊

  东方网9月23日消息:据今天出版的城市导报报道,曾经的国庆长假,我们总盘算着去哪儿旅游、如何放松消遣,让自己在忙碌的工作之余享受难得的假期;时过境迁,最近这几年的“十一”黄金周渐渐成为婚礼举办的高峰期。眼下,这一波红色炸弹即将来袭,各种“怪象”层出不穷。

  8天跑16场婚礼

  行程超1200公里

  “国庆还未到,扎堆结婚的请柬已早到。细细一数有16对好友在这节日期间竞相步入新婚殿堂。可我没分身乏术怎能一一前往,让我很是犯愁!这个节日,你们外出旅游潇洒,我只能疲于奔命各个婚礼的殿堂。”这是网友熊先生发的一条微博。

  熊先生参加的这16场婚礼,分布在重庆垫江、重庆城区、遂宁、成都、南充,有他老家小辈的、有战友小孩儿的,还有单位同事的,时间从9月30日跨至10月7日,其间只有4日没有婚礼。5日有6场婚礼,且还不在同一个地方。

  单是看着这5个地方,就够头疼。熊先生仔细琢磨了这16场婚礼的时间和地点,并制定好了国庆黄金周的行程。

  按照计划,熊先生9月30日下班后,自驾车从成都出发前往垫江,利用30日晚、10月1日白天时间跑垫江婚礼场,“还有重庆婚礼时间靠后的,就先去把礼钱送了。”10月2日计划从重庆前往南充,参加南充的两场婚礼。10月3日一早回成都,参加成都的婚礼。10月4日在成都休整一天后,5日直奔遂宁,“这一天婚礼最多,6场,但不可能全部参加。”在遂宁待两天,10月6日下午回成都,10月7日继续参加单位同事的婚礼。即便是这样,熊先生也不可能全部跑完16场婚礼。

  粗略计算一下,成都至垫江390公里,重庆至南充150公里,南充至成都215公里,成都至遂宁150公里,返回成都又是150公里,总共1055公里。再加上婚礼间隙要去拜访一下其他亲友,此次总路程要超过1200公里。

  “花童”紧俏

  一个孩子最多赶5场婚礼

  “女儿长得可爱,又擅长唱歌跳舞,国庆节期间要去亲戚的婚礼当花童,这几天正忙着给她买衣服。”王女士告诉记者,“不止这一场婚礼,“十一”期间要去5场,亲戚有两场,同事有两场,还有一场是丈夫朋友的婚礼。都想让我女儿去做花童,一是我女儿做花童还可以表演小节目,活跃婚礼现场的气氛,另外一个原因是,婚礼扎堆期,要找个合适的婚礼花童,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不少四五岁的孩子,这个国庆节都有了一份早就预约好的“花童工作”。

  长假婚礼扎堆,“花童”紧俏,这也催生了职业“花童”的出现。一家婚庆礼仪公司的负责人唐先生介绍,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喜欢童话婚礼,现场最不可缺的就是“花童”,通常都是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有的还要一群孩子。这样一来,再赶上国庆婚礼扎堆期,“花童”紧俏就非常明显了。“我们做礼仪公司的,常常要去一些舞蹈特长班或者幼儿园为新人寻找花童。国庆期间,花童的出场费是挺高的,最少都要500元。”

  申城4000名司仪不够用

  上海市婚庆行业协会日前透露,今年“十一”的婚礼数量或将创下新高,司仪、婚车和化妆师极度紧缺。

  从本市多家婚庆公司的调查情况看,国庆长假、10月份的所有双休日已全部订满,11月的双休日也格外抢手。金陵东路附近的一家婚庆公司负责人施炜表示,“10月要为400对新人办婚礼,11月也有300对。”

  婚庆公司要赶场,司仪、化妆师、婚车、摄像师、花艺师又奇缺。这几天,上海婚庆行业协会频频接到婚庆公司的求助。往年在“十一”黄金周才临时救场的一批应急人员,这几天已提前安排。上海市婚庆行业协会秘书长何丽娜坦言,现在全上海有4000多位司仪,但今年“十一”还是不够用,这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状况。“一些刚‘出师’的司仪都紧急上阵了。”

  而“金牌司仪”的档期更是完全排满,已有新人预约了明年“十一”,甚至是后年的档期。然而,上海现有的“金牌司仪”寥寥无几,身价也水涨船高,主持一场婚礼的出场费要2500元—3000元,不少“金牌司仪”甚至临时跳价10%—30%。上海市婚庆行业协会会长曹仲华指出,新人务必找有资质的婚庆公司,并和司仪提前签好合约。

  随礼主力军患上“礼金恐惧症”

  “国庆黄金周都成了结婚黄金周了。今年‘十一’有三个关系很好的同学都结婚,看来这两个月的实习费又白挣了。”研二学生小潘说。临近国庆假期,结婚潮也悄然而至,婚礼份子钱成为很多人挥之不去的话题。而进入适婚年龄的80后成了结婚随礼的主力军,大多感慨“礼金随不起”。

  像小潘这样的不在少数。为了凑够份子钱,或节衣缩食,或去多找几份家教,有的不得不向同学借钱,或求助于父母。相比研究生,博士生面临的礼金压力更大。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读博的张同学告诉记者:“像我们读博的,同学基本都到了适婚年龄,结婚的一个接一个,几份礼金对他们工作几年的不算什么,可我们真得硬撑着。”

  “礼金数额一路看涨,真让人吃不消。”在某网络公司工作的小徐也为份子钱发愁,大学毕业四年,每个国庆都收到不少请柬,礼金从200元涨到600元。最近一周他已经收到了3个好友的结婚喜帖。拿着这个月的工资条,翻翻皮夹子,小徐只好苦笑。他表示,已经给3名好友准备了各1000元的大红包,这已经超过了他月工资的一半。因为都是好友,于情于理都无法拒绝这“红色炸弹”。

  结婚大年还将持续三四年

  你的荷包还hold得住吗?

  由于油价、人工等成本的上涨,今年的婚庆价格普遍比去年高。一些酒店婚宴价格从过去一年调整一次到一年调整两次,每次上升幅度都在一两成左右。五星级酒店的婚宴价格普遍达到六七千元。而社会饭店的婚宴一桌也涨到了3000元左右。过去一场婚礼一般需要7000元左右的婚庆费用,现在普遍涨到了10000元。而糖果、酒类、金饰的涨价也使得结婚成本水涨船高。

  为何“十一”的结婚潮如此汹涌?去年,由于“世博婚”扎堆,部分四五星级酒店又配合世博需要被征用,所以不少新人将结婚计划推迟到今年。而明年又是龙年,不少新人想赶在今年结婚,明年生个“小龙人”。另外,80后已进入而立之年的婚育高峰期,也让今年黄金周结婚的人数有所上升。

  从2006年开始,申城就开始进入结婚高峰期,当年举办婚礼的新人数量达到16.6万对。而此后的几年,申城每年的婚典数量一直持续高位:2009年,12.75万对新人结婚;2010年12万对。上海市婚庆行业协会会长曹仲华介绍,按照人口基数推算,上海年均结婚数量应该在8至12万对之间。超过12万对,便可称之为“结婚大年”,而这种趋势还将持续3至4年。

  听到此消息,今年28岁的陈先生不禁一声长叹:“今年还在庆幸‘红色炸弹’没多少,看来明后年我的荷包要hold不住了。”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