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2011年12月21日市政府新闻发布会问答实录

2011年12月21日 20:50

来源:东方网 选稿:解敏

   image
2011年12月21日市政府新闻发布会问答实录(点击查看组图)


    东方网:

  第一,上海提出了淡季蔬菜价格保险机制,这是全国的首创,能否介绍一下现在实施的情况,未来是否还会有一些推广的措施,比如增加一些品种上的数量?第二,除了蔬菜价格保险机制,“十二五”期间上海的“三农”工作会不会还有一些创新之举走在全国之列的?谢谢!

  孙雷:

  我们实行这个办法也是逼出来的。上海蔬菜生产一年有两个淡季,冬季和夏季,特别是夏季长达三个月的高温。这段时间农民种菜风险很大,蔬菜种下去以后如果有一场大雨就白种了。为了调动农民种菜积极性,同时又要保障他们的基本利益,我们通过试点,不断的完善,建立了绿叶菜价格保险制度。主要由安信农业保险公司做这件事,政府采取对保费进行补贴的办法。一亩地在100块钱左右,市政府出50%,区县政府出40%,菜农出10%,这是一个机制,有这个机制才能真正落到实处。实施下来今年的情况是比较好的,今年夏淡保险有五种绿叶菜,保险面积在15万亩,保费的收入在1200万元左右,赔付了800多万元。就是投保的三茬有两茬是保险公司赔付的,还有一茬没有赔。保险的价格是统计局抽样调查提供的,根据前三年平均算出来的。如果在保险期内低于前三年的平均价格,低多少保险公司赔多少。首先一个好处是,在淡季有蔬菜供应,有供应或者量比较足,价格就不会涨,蔬菜能够保持价格基本稳定。

    其次,菜农得益了,他出10%,支付保费100多万元,拿到的赔款是800多万元。

    第三是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做个事情是有风险的,我们突破了保险常规的范畴,一般农业保险主要是保自然风险,而我们现在采取的办法是保市场风险,也就是说安信农保原来做的一些自然保险的品种,可以在这个保险市场上拿出去,人家愿意再保险。而这个品种没人要,也就是说蔬菜价格保险没有办法再保险。当时挺担心的。现在看来保险公司也不亏,他收到的保费就是1200万,简单赔付率只要不超过80%,保险公司就不会亏,而实际的赔付率在70%,还有10%左右的毛利。三个主体都满意,当然政府也满意。

  今年冬淡开始了,我们在原来基础上又进行了改进。首先延长了保淡的时间,两头各延长了15天,相当于一个月的时间。其次,本来冬淡只保青菜一个品种,今年又增加了一个杭白菜品种。第三,我们在保险价格的计算上引入了新的机制,原来是按照前三年的平均价格计算,但是这几年CPI在上涨,现在我们跟保险公司商谈,要加上CPI的因素,比如CPI涨4%,你还得加4%的补偿率。所以这些都是我们搞的一些新的发展举措。

  第二个问题,“十二五”期间“三农”工作还有什么创新。我们还是在不断的探索,目前做的工作也希望新闻记者能够关心一下。我们在建设三个涉农监管平台,一个是昨天开通的农村集体资产资金资源监管平台。第二个是去年已经做的“三农”补贴资金监管平台。增加对“三农”的补贴资金,这是个好事情,但是要保证这个钱用好,要保证它的安全性、有效性、廉洁性,我们采取这种办法,彻底提高透明度,进行公开。公开补贴的资金项目,公开补贴的对象,以及最后补贴的结果。我们的要求是,到明年底为止,用三年的时间把整个“三农”补贴的资金全部在网上公布。第三个是土地流转的信息管理平台,我们要有序推动土地的流转。流转要规范有效,保证双方的利益,我们在全市农业比重比较高的74个乡镇建立了74个信息管理平台,鼓励农民的土地流转进入平台,对进入平台的加以指导、协调、规范。到目前为止,有超过60%的流转土地已经进入这个平台,还有剩下一部分主要是前几年流转时间比较长,有的还没到新的流转期,下一步我们还要动员和引导农民进入这个土地流转信息平台。我们把这三个平台建好以后,就可以做到每一分财政补贴资金在网上,每一笔集体资产资金在网上,每一宗土地的流转信息在网上,进一步推动农业的现代化,进一步确保集体资产的保值增值和财政资金的安全运行,进一步促进农村的党风廉政建设,包括农口干部队伍的党风廉政建设。

  谢谢!

  《新闻晨报》:

  市民现在越来越关注农产品质量安全,在上海现代农业“十二五”规划中针对加强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有什么措施?第二个问题,今后市农委对蔬菜的产销,以及蔬菜的质量安全如何加强监管?

  孙雷: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市农委高度重视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的事情。现在不是说农产品生产不重要,但是质量安全更重要。我们这几年一直致力于农产品的质量安全工作。我们经受了三大考验。一是奥运会的时候,当时上海有一个赛区,保证农产品供应的时候我们有一个考验。第二个考验是去年上海世博会,确保了世博园区和整个面上农产品质量安全。第三是今年世游赛期间同样要对农产品确保质量安全。这三次大的考验下来,我们没有发生一起农产品质量安全的事件,甚至没有发生一起质量安全的投诉。我们现在要做的工作是要把这个阶段积累的好的经验和做法持续做下去。简单说,首先是生产主体的问题,农产品质量安全是生产出来的,检测只是发现问题。

  首先从源头抓起,这是根本要做的事情。我们正在推进农产品质量安全的认证工作,推行标准化生产,严格投入品的监管。企业要进行自检自测。在“十一五”期间已经建立质量安全追溯体系的168个生产基地里面都具备了这个能力。第二,政府部门要加强监管,监管力量要下沉。今年在农业部的支持下,我们在金山廊下镇进行乡镇一级建立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的体系建设。以乡镇为单位,乡镇专门有人员、有制度、有措施,来确保这个镇生产的农产品质量安全。这种做法我们已经做了总结,明年要加大试点的范围,在有些区县要全面推开,在基层上加强农产品质量安全保障。第三,要加强对农产品质量安全的检查、抽查,包括飞行检查。农业部每年都有例行检查,我们自己也有抽查制度和方法,每年都要达到一定的量和一定的比例,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就是在过程中加强对质量安全的监控。第四,是从面上的范围来看,要加强对农产品质量安全的预警分析评估,你不能保证100%,一件事不出,但是,出一件事以后要积极分析,及时预判,采取措施。我们一直有一个目标或者愿望,一定要通过各种手段,完善机制体制,确保上海地产农产品每一件都是安全的,这是我们要追求的目标。

  关于今后的措施,蔬菜在农产品质量安全里面是很重要的一个品种,蔬菜主要是农药残留的控制,目前我们还不能做到所有的蔬菜都是有机的,有机只是很少,因为成本太高。也就是说在蔬菜生产的过程中还必须得使用农药。第一,禁止使用高毒农药。早在1997年,上海率先在全国禁用甲胺磷等高毒农药。第二,我们用的农药必须按照规范,质量是安全的,符合国家规定的,就是通常讲的高效低毒农药。第三,用药必须有记录,要有专人来负责,纳入到追溯体系,而且是追溯体系里面最重要的一条。第四,一定要考虑用药的安全期,比如有的蔬菜用了农药,要隔一个礼拜以后才能上市。现在我们检测主要是农药残留是不是超标,今年检测下来全年只发现一起,这一起主要是安全间隔期没有到。第五,要加强对农产品质量安全的风险评估和预测,要分析面上哪些品种或者哪些农药使用有问题,在哪些区域容易出现问题,我们都要进行风险评估和预测,采取一系列针对性的措施。

  总体来讲,蔬菜农产品质量安全监控任务还是很重的,不能有丝毫放松。谢谢!

  《新闻晚报》:

  有关农业方面的环保想请教您一下,因为农业上面使用的化肥和农药可能对环境产生污染,在“十二五”期间我们是不是在这个方面有新的举措?第二,近期天气的问题,整个气候雾霾,空气不是很好。我们在世博期间曾经有说过禁止在郊区燃烧麦秸,今后这个措施是不是会继续下去,来保证空气质量?

  孙雷:

  首先农业本身是个低碳的产业,是增加碳汇的。同时,农业本身确实也有怎么样发展循环农业、低碳农业的问题。“十二五”规划里面我们有许多举措。首先,我们现在要严格控制使用化肥,减少使用化肥,施肥中间要科学施肥。第二,要推广绿肥种植,多使用有机肥,这是我们在生产过程中要解决的。第三,要解决种养结合的问题,我们要对畜禽粪便进行处理。现在松江有一个模式,农户种100多亩地以后,还养1500头到1800头的猪,猪产生粪便进行发酵处理后还田。农户可以少施化肥,两三年以后每亩可以少施化肥15公斤左右,这种种养结合的模式是我们提倡的。比如最近我们在推的崇明一个模式,有一部分小规模的养殖场,原来利用生产队的养猪场,现在承包了,一年大概养200头到300头猪,这些猪场离老百姓居住的地方很近,老百姓意见很大。前几年我们试点,逐步进行沼气改造,四、五个养猪场集中起来进行沼气处理,沼气输入到老百姓家里使用,沼液沼渣可以作为很好的肥料放到农田里面去。

  第二个问题,关于天气的问题,去年上海世博会期间,我们按照市政府的要求,禁止秸秆焚烧,基本郊区没有发生大规模的秸秆焚烧,给上海的蓝天白云做了贡献。有一次我跟韩市长汇报,世博会期间上海的农民给上海贡献了两个礼拜的晴天。以前烧秸秆要有两个礼拜左右。世博会以后我们也在想,要把这个好的制度巩固好,所以会同市发改委、市财政局、市环保局等部门,出台了秸秆综合利用办法。秸秆本身是个很好的资源,关键的问题是怎么利用,我们经过调查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秸秆不太适合长途运输,而且运输的量非常大,在整个产业链过程中运输是非常突出的问题。所以我们跟发改委一起商量,在这个环节上政府予以鼓励,不管是谁只要收秸秆,把它综合利用,只要不对环境造成新的污染,就可以拿到每吨200块的补贴。第二个环节是秸秆综合利用的设备投入环节,秸秆利用至少有7到8种,这中间一定要投入一定的设备,设备需要成本,我们出台的政策里面也支持,政府补贴30%,当然每台设备总价不超过500万,一次补贴不超过30%。还有一个政策,是针对秸秆直接还田的处理办法,现在实施的都是浅耕的办法,秸秆多了以后翻不下去,秸秆浮在上面,后面的就无法种了,所以我们提倡深耕,这样就增加耕作的成本,我们对深翻的也进行补贴,政府每亩补贴45块。这三条政策到目前为止全国最好的政策,一是运输环节的补贴,二是设备的补贴,三是还田的补贴。坚持下来以后变成一种制度了。当然,在实际操作中还有零星的火在烧,今年夏季在某个区的某个点上也发生了一些问题。今年整个秋季,因为水稻的秸秆是要利用的,本身烧的比较少,但是零零星星有一点,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继续努力解决的问题。我们的目标是全面禁止秸秆焚烧;不断提高秸秆的综合利用率,达到90%以上。

  谢谢!

  《城市导报》:

  您刚才介绍“十二五”规划时,讲到要发展农产品深加工的问题,前一阵子卷心菜太多了,卖不掉了,农民利益受损了。如果菜多了,要伤农;菜少了,又要伤市民,深加工是不是能够讲得具体一点?第二,加强农业使用人才的培养,城市人口当中农业人才也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怎样引进人才,怎样使更多的年轻人踊跃投入到现代农业当中去?

  孙雷:

  你提了两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卷心菜的问题前段时间大家都比较关心,这次卷心菜的问题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气侯,一段时间里天气比较好,产量增长比较快,量比较多,再加上今年种植面积也增加了。我们在考虑怎么解决多的问题,加工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上海也有类似的企业,包括这次我们解决卷心菜问题当中,金山就有这样的企业,我们就建议企业多加工;卷心菜比较适合储存,我们也建议他们储存一些,这些都是我们要努力的方向。2008年,受异地大实蝇事件影响,上海柑橘卖不掉,很多机关、企业都买“爱心橘”。当时我们就动员了一家企业进行加工,政府进行一定的补贴,他也收了很多。其他有能力的企业,比如有一家企业可以把柑橘做成冻干产品,销路不错。下一步我们要继续推动农产品的深加工,现在我们的深加工率只有20%左右,发达国家都在70%左右,这是努力的方向。我们要制定相应的政策,包括2008年解决柑橘问题的时候作为一种尝试,今后这种政策可以固定下来作为一种支持的政策。

  关于农业人才的问题,我们这几年也在着力解决让更多的年轻人投入到农业事业当中去。比如2009年,我们实行了一个政策,为了促进大学生的就业,把“三支一扶”的政策扩大到农民专业合作社,大学生符合“三支一扶”条件可以进入农民专业合作社,做合作社主任助理,我们连续搞了三年,很有成效,我们已经派了600多名。因为我们是双向选择,有好的单位大学生可以离开,到目前为止,还留在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还有300多个。这些人才留在合作社里面,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因为农民合作社需要一些专业的人才,包括搞网上销售的,搞营销的,搞财务管理的等等,所以合作社也非常希望这些大学生能够留下来。现在三年到了,我们要制定有关的政策,让愿意留在合作社的人能够留下来。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合作社的承受能力比较弱,希望政府能够推一把,大学生留在这里总要有合理的收入。我们正在考虑这些政策。第二,我们鼓励年轻人能够到农村去创业,现在已经有一批年轻人从事农业工作,比如搞有机农业。第三,我们还通过对一些院校实施鼓励政策,包括中等以及高等职校学校的学生从事农业生产,对涉农专业的学生给予学费的资助,或者减免来鼓励大家,这些措施我们已经在实施。比如现在提出在涉农专业学校学习的学生,要求学习过程中有一个证,我们组织农机志愿者队伍,有了操作证以后我们就给予一定的优惠政策。我们也要对现在的农民进行培训,对于到上海来务农的农民实行同样的培训政策,以前这个政策只是针对本地农民的,现在考虑要采取这种同城待遇、同等的政策,给他们进行培训,让他们提高技能。

  关于引进人才方面我们一直有一个政策,包括农业系统的科研单位、学校一直在做这项工作,我们确实也有一些海外回来的人才在这里工作,而且现在有的同志已经成为某一个领域的科技带头人。这个问题我们要继续高度认识,因为没有新农民,新农村就无法建成,现代农业也无法建设。

  谢谢!

  《农民日报》

  即将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将讨论明年1号文件的重要内容,就是科技兴农。“十二五”科技兴农,种源农业的发展蓝图能够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目前种源农业发展到什么水平,在全国是什么水平,哪些要素是支撑上海种源农业发展的?

  孙雷:

  这个问题非常专业。上海农业的发展总量不大,我们是都市型的农业,土地资源非常有限,但是我们又有非常好的条件,背靠着大城市,有政府资源的支持,同时上海资金的支持力度也很大,包括金融的支持、人才的支持、科技的支持,这些都是我们的优势所在。我们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怎么样在较少的土地资源上能够产出更多,这是我们要努力的方向。

  我们要大力发展种源农业。种源农业是农业产业里面附加值最高的环节。从目前上海的现状来看,种源农业的发展有一些特色,也有一些优势,大家比较了解的是蔬菜的种源在全国有一定的优势。农科院研究的一个夏天耐热的蔬菜品种已经达到,或者在某些方面超过原来日本引进比较多的品种,这是有一定水平的。再比如农科院研究的茄子,在山东种茄子比较多的地方已经替代了进口的品种,农民种下来觉得还是上海农科院的好。水稻方面我们比较领先的是节水抗旱稻,比一般的水稻可以少用50%的水,同样可以达到高产。我们国家是水稻生产的大国,有些地区是缺水的,恰好上海这个品种可以在比较缺水的地方发挥高产的效应。前几年我们已经在好多省市种下来了,效果都非常明显。不久前我到湖北一个点上去看,今年湖北干旱,其他的品种由于缺水没有办法种下去,但是种了上海抗旱水稻的品种,产量好的达到1000多斤,差一点的也达到八、九百斤。以前他们是种籼稻的,要先种粳稻,现在找到了这个品种,这个品种的优势是非常好的。还有上海的双低油菜,成熟期比较一致,比较适合机械化的收割。

  下一步我们着重要解决的重点问题是首先要培育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具有创新能力的种源企业。企业的主体按照国务院相关文件的规定,“育、繁、推”要一体化。比如光明集团下面搞农业的企业搞了很多种子,但是有些种子没有自主知识产权。他们现在购买了一些品种的知识产权。第二是自己开发比较成熟的品种,还有和科研人员合作进行新品种的开发。这些措施可以在比较短的时间内使种源企业发展起来,所以现在要支持、要培育。我们的计划是在“十二五”期间能够培育一到两个,争取两到三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有自己研发能力、“育、繁、推”一体化的种源企业。第三还是要强调自主创新,上海农业的科技力量有一定的基础,我们要不断开发新的品种、新的领域。这也是我们下一步科技兴农支持的地方。

  谢谢!

   《青年报》:

  今天香港媒体公布香港地区发现禽流感,想请问一下上海这边的情况怎么样,有一些什么样的应对措施?

  孙雷:

  冬季是动物疫病高发的时期,上海家禽养殖也有一定的量,鸡鸭加起来有4000多万羽,比高峰的时候少,我们最高的时候要超过1.5亿羽。对于禽流感的防疫我们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包括各个区县、乡镇。首先是动物的免疫。禽流感现在是可控可防的,是有疫苗的。防疫要有一个普及率,要达到100%,不留死角。预防了以后过一段时间要进行检测,看看是不是达到免疫的目的。现在检测下来,我可以负责地告诉各位记者,免疫的合格率达到88%,超过国家规定的标准。对于抽检的样本现在检测结果全部是呈阴性,没有阳性的。

  第二,要求所有的养殖单位、养殖户要在这段时间里严格采取必要的防御措施,我们用一个词叫“自我封锁”,在疫病群发高发的时候,自己养殖人不要到外面去,外面的人也不要进来。像这种禽流感一般预防以后,如果再发一般病毒都是导入的。

  第三,从监控的角度,政府部门要把好几道关,首先是道口关,上海有8个指定道口,外省市运入上海的动物及动物产品必须要经过这8个道口进来,进来的时候每一车都要检查的,检查是不是达到防疫的要求,有没有其他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特别要注意如果发生疫区来的东西就要卡住,不让进入上海。第二要加强对面上工作的检测,包括对防疫效果的检测,防疫措施的检测。第三是要加强对面上整个动态的检测,一旦发生我们要及时诊断,及时处置,把问题控制在疫点上,不让其扩大。

  在这里我非常负责地告诉大家,到目前为止,我们都处在可控的状态,上海还没有发生禽流感的问题。

  谢谢!

  徐威: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专题: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