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中国首家民营京剧乐团生存记:团长曾想卖房筹钱

2011年11月23日 08:39

来源:东方网 作者:乔礼、刘歆 选稿:陈莹雪

image

  image

    11月22日下午,沪上京剧名角周燕萍和她的同事们在带妆彩排新编京剧《黄道婆传奇》,这位剧团的“台柱子”,排练间隙和剧务一起搬桌子。从建立艺术工作室到成立以她名字命名的“上海徐汇燕萍京剧团”,8年来这个沪上唯一的民营京剧团历经风雨,顽强地生存下来。

点击东方网独家查看组图

    东方网记者乔礼、刘歆11月23日报道:2010年,新编京剧《黄道婆传奇》在上海宛平剧院成功首演,随后获得了2010年上海市民营文艺表演团体原创剧目贡献奖,一台大戏背后是一家成立两年多的民营京剧团。成功总是伴随着艰辛,由于资金匮乏,作为京剧团的“顶梁柱”——团长周燕萍差点还把自己住的房子卖了用来还债。近日,东方网记者走进了中国首家也是上海地区唯一一家民营京剧乐团——上海徐汇燕萍京剧团。
  
  “创新是民营剧团的生命力”
  
  几件租来的戏服,7、8名正式演员加上几位身兼多职的工作人员,在杨浦区国顺东路上海的上海800艺术区里,燕萍京剧团安了家。当东方网记者来到工作室的时候,作为上海的京剧名角的周燕萍正和她的同事们带妆彩排新编京剧《黄道婆传奇》。东方网记者看到,与化妆间相连的是一个小小的戏台,“比起以前,我们现在的条件算好多啦。”周燕萍笑着说。
  
  作为剧团负责人兼主演于一身的周燕萍,2010年创排了《黄道婆传奇》并亲自出演了“黄道婆”。序幕、尾声加上6幕戏,在2个小时时间内,周燕萍要从20多岁演到80多岁。整台戏内容紧凑,相较于传统京剧,剧情更加引人入胜。周燕萍告诉东方网记者,这部戏的剧本原先是越剧版的,后来经过胡勖改编,赵润作曲成了京剧版。可以说,此次《黄道婆传奇》的成功也是剧团在文化市场和艺术道路上的一次勇敢的探索。
  
  “没有新的创作,任何艺术都是没有生命力的,对民营剧团来说,创新尤为重要。”周燕萍说,目前剧团正在筹备的新剧《涅磐之夜》更是一种全新尝试,整台戏运用多媒体投影设备,没有布景也没有场次,首创了“多媒体音乐京剧”的概念,计划于明年年中与观众见面。
  
  没有钱?把房子卖了筹!
  
  1999年正式来沪创业发展,2003年成立“燕萍文化工作室”,新编京剧《道观琴缘》荣获第五届中国京剧艺术节二等奖,成为民营单位唯一获奖者,随后2009年8月正式揭牌“徐汇燕萍京剧团”。作为剧团的团长、国家二级演员,年近五旬的周燕萍是剧团绝对的“台柱子”。这几年,在她努力之下排演的《道观琴缘》、《黄道婆传奇》等剧目受到好评。但眼下,作为国粹的京剧市场十分不景气,由于缺乏资金、人才匮乏等因素,让周燕萍的剧团举步维艰。8年来,这个沪上唯一的民营京剧团历经风雨,顽强地生存下来。
  
  据了解,排练《黄道婆传奇》这部戏到剧场上演,前后投入总计约180万,租借演员、演出场地、服装道具都是支出的大头。虽然有政府的相关政策补贴,不过剧团还是欠了不少外债。在最困难的时候,周燕萍曾一度把自己家的房子挂牌,准备卖了抵债。“当时我房子都挂出去了好几个月了,不过后来没有人买就得以保留了下来。”直到上个月,剧团才把剩余的20万外债给还清了。
  
  一群“自己人”的京剧情结
  
  东方网记者了解到,目前剧团规模还是比较小的,团里共有十来个“自己人”,他们每个月都有固定工资。这些人中有资深的元老级人物,也有满腔热情投身于京剧事业的年轻人。今年65岁的马凤良来自北京,是国家二级演员,在剧团里大家都叫他马老师。他告诉东方网记者,自己11岁考入中国戏曲学院,文革中下放劳动,后来演过样板戏,还在部队文工团呆过。文革结束后,马老师来到上海京剧团工作,退休后一直在燕萍剧团里表演。可以说,马老师是剧团的元老,在他看来,这个剧团能“活”到现在,靠的是周燕萍和剧团经营者的执着精神。作为一名专业的京剧演员,马老师热爱京剧,“我觉得自己身上有一份沉甸甸责任,这个责任我无论如何推卸不了,所以我一直追随着剧团。”
  
  在剧团中有位琴师,名叫吕倚帆,今年58岁,是名地地道道的上海人。由于从小受到家庭的熏陶,听着样板戏长大,他13岁开始学京胡,17岁成为了专业剧团的琴师,后来一直在部队文工团拉琴。吕老师告诉东方网记者,自己是在2005年加入燕萍京剧团的,可以说他是伴随着剧团一路坎坷走过,经历了剧团在缺乏拨款、条件简陋的情况下苦苦挣扎。用他自己的话说,坚持到今天,靠的只有大家对京剧的满腔热爱。
  
  除了两位老法师之外,23岁的肖俊晨可谓是剧团里的年轻血液。她大学念的专业是国际贸易,由于喜爱京剧,大学毕业来到上海后一脚踏进了燕萍剧团。作为剧团里不多,也是最年轻的工作人员之一,来剧团的这半年里,她担任报幕、跑龙套,以及一些日常接待工作。平时,小肖经常伴在周燕萍左右,在她眼里,周老师不仅是一个艺术家。“为了养活剧团,周老师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关系,在京剧之外闯出了一条经营之路,我特别佩服。”
  
  愁资金还愁人才:“招不到人啊!”
  
  谈及这些年的发展,周燕萍很感慨,她说,燕萍京剧团靠的不是一人“唱独角戏”,尽管剧团的收入比较低,但是多亏了同事们的支持,她才能走到今天。由于养不起太多人员,剧团在演出时更多的是从外面租演员。但随着剧团发展进入稳定期,他们也正在计划招募更多自己的演员,。“其实从去年起我们就开始向社会招募从戏校毕业的学生了,不过确实很难招啊!”周燕萍坦言,很多学生甚者他们的家长都对民营剧团“不放心”,觉得没有安全感是主要原因。
  
  她表示自己很能理解他们的担忧,但是在她看来,比起国营剧团来说,民营剧团也有着不可取代的优势。比如,这里的发展空间大、演员戏份重、实践机会多。“我们演员毕竟比较少,对于刚刚走出校门的小演员们来说,一毕业就能演到重要的角色,这在国营剧团来说是不可能的。”
  
  生存状态:“以画养团”
  
  徐汇燕萍京剧团董事长陈惠福告诉东方网记者,资金问题可以是民营剧团面临的最大考验。虽然剧团名字里有“徐汇”,但是市中心高昂的房租让他们难以承受。这几年,剧团辗转搬迁,今年初落脚在杨浦,“这里的房租比较优惠,条件也比较好。”他笑称自己现在是“以画养团”,除了签约不少画家,办画展、卖画之外,剧团所在的艺术沙龙还进行艺术品经营并参与不少综合性的演出,而这一切全为了“生存”。目前剧团处于保本经营的状态,“如果只靠京剧,剧团肯定活不下去。”不过他表示,燕萍京剧团是一个重要的品牌,剧团每年都会争取排一场高质量的大戏。
  
  除此之外,剧团现在排演的戏曲节目还经常到社区、学校演出,受到学生和居民的欢迎。尽管很多时候演出费很低,甚至还要自己倒贴,但是剧团仍然在坚持下基层推广京剧。“我们办团追求的不是荣誉不是金钱,仅仅是一群满腔热爱京剧的人集中到了一起,从而希望自己能为这份事业作出自己的贡献。”

    专题:走基层 转作风 改文风 

    专题:上海大力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