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创造力是中国学生的"短板" 专访著名数学家丘成桐

2011年8月25日 15:41

来源:东方网 作者:臧莺 选稿:郑闻文

  时报自主招生是目前的教育热点,被视为教育制度改革的重要尝试,您怎么看?

  丘成桐敢于尝试总是一件好事,但千万不要觉得仅仅通过一个办法就能马上解决所有问题。有人称自主招生是高校“抢生源”的手段,我觉得“抢生源”本身并没有错,但高校更要把注意力集中在学生的后期培养上。要让高等教育促进学生发展,而不是用学生装点门面。

  时报在致力数学研究的40年生涯中,您感受到怎样的学术之美?

  丘成桐我觉得,只要用心做学问,就能自得其乐。对于我来说,无论是细致地推敲方程式,还是在脑海中构想几何图案,都是一种奇妙的体验。

image  

上图为丘成桐接受记者采访,并题词。袁征摄

  据《东方教育时报》报道8月17日,天下着大雨,但上海图书馆的西门外人头攒动,他们正等待着享誉全球的华裔数学家、哈佛大学终身教授、数学界最高奖菲尔兹奖得主丘成桐。作为2011上海书展暨“书香中国”上海周活动的一部分,丘成桐将与大家分享“我的数学人生”。在讲座开始前,丘成桐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中国学生数理化基础

  不比外国学生好

  作为杰出的华裔数学家,丘成桐在研究数学的40年时间里,已经囊括了菲尔兹奖、沃尔夫奖、克拉福德奖三个世界顶级大奖,成为历史上囊括这三大奖项的仅有的两人之一。其中的菲尔兹奖有数学界“诺贝尔奖”的美称,丘成桐是继导师陈省身之后第二位获得该奖的华人。

  多年来,丘成桐一直在国外高等学府从事一线数学教学,国内外的比较使他清晰地看到目前我国理科教学存在的一些问题。早在6年前,丘成桐就提出:“说中国学生的数理化成绩要比国外的同龄人好,这是自我陶醉。”在他看来,就算只看理科基础,美国最好的学生并不比中国学生差。6年过去了,当记者再次提及这段话的时候,丘成桐依然没有改变这一看法,坚持这是“事实”。他同时指出,由于中国学生前期的基础只是通过“做习题”和“应试”获得,不够扎实和完善,因此到了后期要自主发力、进行原创性工作的时候,创造能力就成为多数中国学生的“短板”了。

  教师要培养学生

  对学问的感情

  丘成桐把此次讲座取名为“求玄赏美——我的数学人生”,希望借此机会向大众讲述数学之美。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丘成桐一直强调,教师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为学生打下做学问的感情基础:“做学问没有感情投入,就无以成为大师。”

  丘成桐认为,立志做大学问,不能只有一刹那的激情澎湃,脚踏实地的研究需要靠真正的感情投入来延续。“这就像追求女孩子,感情投入越多,学问才能做得越深。”丘成桐形象地比喻道。他还以自己的经历来举例。早在20世纪70年代初,丘成桐对爱因斯坦的Ricci曲率非常感兴趣,希望借助其研究宏观几何。有人曾针对Ricci曲率提出一个非常完美的猜想,但就因为它过于完美,当时大部分数学教授都认为是错误的。这立即点燃了丘成桐的热情之火,他废寝忘食地大量尝试,通过种种不同工具展开研究,每每在发现自己方向完全错误之后又把之前的所有研究全部推翻,从头开始。6年之后,丘成桐终于在1976年证明了这一猜想。在这期间,光是作论证的准备工作,丘成桐就花了3年时间。

  “虽然那时我刚刚结婚,而且忙着搬家,可以说生活很不安定,但我的内心却是平静的,这让我在研究过程中自得其乐。”丘成桐回忆说。

  “借用亚里士多德的话说,人类开始为所接触的不可思议的东西而惊异,进而疑惑,才开始发现问题。”丘成桐觉得,所谓“惊异”其实更适合用“惊艳”来形容。这种对问题的好奇心、对学问的探究兴趣,恰恰是教师应当给予学生的财富。

  培养一流数学家

  中学教育最重要

  “要想培养出一个一流的数学家,中学时期的教育是格外重要的。”丘成桐表示,其他学科也是如此。

  丘成桐回忆说,自己早年就读的香港培正中学,在数学方面非常重视几何教学,而学生在代数、数论方面的涉猎就比较少,这直接导致大部分从事数学研究的培正中学毕业生,最终都选择了研究几何。

  在丘成桐看来,教师的重要使命就是引导学生选择符合其特点的研究方向,树立正确的人生目标。尽管已是蜚声国际的数学家,但丘成桐目前依然亲自带教学生,每周3天,每天3小时与5名博士生见面探讨,是他雷打不动的习惯。丘成桐认为,教师的鼓励和引导作用,既体现在学习知识方面,也体现在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方面,甚至可以体现在日常生活中。

  丘成桐的学生、正在采访现场的美国密歇根大学数学系教授季理真非常赞同老师的这一观点。“中国很多家长总是给孩子施加压力,对他们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而一旦面临选择,却又习惯包办!”季理真认为,选择也是一种能力,更是一项原创性的劳动。做人是这样,做学问更是这样,而这方面恰恰是中国教育,尤其是中学阶段的教育所缺少的。

  “其实,无论做什么学问都非常辛苦,倘若只是为名,或只是为利,都不能走到最后。”丘成桐表示,有兴趣、能坚持、甘于忍受寂寞的人,才能成就一番大事业,而这些品格上的积淀,都应该始于中学教育阶段。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