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申城首席气象预报员:最怕预报偏差 半夜滴水都惊醒

2011年8月24日 17:15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铭泽 选稿:杨洋

image

image

图片说明:上海气象局首席预报员戴建华讲述“与天交流”的苦与乐

    东方网记者王铭泽8月24日报道:“有时候没有报雨,夜里如果听到水滴声,立马就会从梦中惊醒,实际上却是谁家在漏水。”作为上海市气象局首席预报员,戴建华告诉东方网记者,“与天交流”其乐无穷,但最痛苦莫过于预报偏差,特别是报错了却不知错在哪里。
  
  入夏来气象预报接连“失水准”
  
  昨日,申城正式出伏,结束了整整40天的三伏天。对于戴建华们来说,过去的这些天中,又是高温又是台风,还有强对流,不时出现的繁杂天气系统,让平时准确率95%以上的预报一下子失去了准星。尤其8月14日起,申城接连五日一早出现强对流天气,风雨雷电大作,让上班族们被浇了个“透心凉”;而短时强降水瓢泼而下,也让市民们纷纷调侃“到上海来看海”。一时间,气象部门成了“众矢之的”:“持续高温”为啥“落空”、雷雨天能不能隔夜预报、雷雨预报缘何总“迟到”、先进的雷达为何没起作用……
  
  此前,8月7日早晨6时左右,今年第9号台风“梅花”擦过上海同纬度逐渐北上,之前来势汹汹的“梅超风”最终“泯然众风”。而“擦肩而过”这个词,似乎已成为台风与上海之间的天然注脚——无论去年的“圆规”还是前年的“莫拉克”,都无一例外地从上海“身边”呼啸而去。一连三年,上海全城动员备战台风最终都成了防台演习,针对气象部门预报准确率的质疑声四起。
  
  “被骂是正常,但也着实委屈”
  
  面对市民的指责,从业多年的戴建华难以淡然,在他看来,“作为公共服务部门,必须随时接受市民的检验”,而在技术条件与实际需求存在的矛盾的情况下,“被骂是正常,但也着实有些委屈”。戴建华告诉东方网记者,夏季的短时强降水预报属于世界性难题。由于受到多种因素影响,降水云团的出现具有较强的不可预测性。气象爱好者们对此也予以印证,爱好者“小鬼”认为,雷暴云团形成过于突然,即使雷达也难以做到隔夜预测。“雷暴云团这样的小尺度天气系统总是变化多端,它或是在下雨前的1-2小时才突然形成,或是从别的地方形成后移动过来,最多也只能提前5-6小时知道。”
  
  关于台风预报,戴建华解释说,台风形成的条件主要有两个:一是比较高的海洋温度;二是充沛的水汽。台风常常产生在洋面温度超过26℃~27℃(60米深度)以上的地区。而符合台风形成条件的,多在纬度高于5度的热带洋面或海面上。上海附近的海面温度有时也超过27℃,但只是表层海面温度超过27℃,所以很难提供台风形成足够的水汽,上海附近海面通常也就很少有台风在这里直接生成,也不足以吸引台风,但却是北上台风经常经过的地方。另一方面,上海地方小,被台风相中的概率也就小。
  
  乐于“与天交流”最怕预报偏差
  
  实际上,整个夏季天气多变的时节,戴建华们很少有时间顾及家人,特别是台风来的那几天,几乎没有回过家。不过,戴建华却告诉东方网记者,对预报员们来说,熬夜“神马”的,根本不算什么,也就身体上的疲劳;“怕就怕明明很努力,预报的结果却与实际天气状况仍有出入”,其中最难以接受的要数“报错了却不知错在哪里,连改进的机会都没有”。
  
  戴建华说,从业多年来,一直都对预报偏差比较敏感,不少人因此形成了某些特定的“条件反射”,比如他自己:“有时候没有报雨,夜里如果听到水滴声,立马就会从梦中惊醒,实际上却是谁家在漏水。”在他看来,“与天交流”是最快乐的事情,小时候就喜欢从书本上探究自然界的奥秘,而毕业后从事气象预报工作更是如其所愿。因为技术条件限制,“尽管还难以达到百分之百的准确,我们仍要百分之百的努力”;哪怕难免遭受市民指责,戴建华们依旧“痛并快乐着”。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