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即将消失的上海风景 "零拷"油酱店还有伐?

2011年8月22日 08:13

来源:东方网 选稿:解敏

image

image

image
图片说明:虹口立新油酱店

    东方网8月22日消息:据今天出版的《城市导报》报道,“秤三块(钱)‘冷面’”、“要五包无碘盐”、“拿一瓶醋、再秤一斤糯米”……每天早上7:00,位于溧阳路1384号的“虹口立新油酱”店就准时打开店门,迎接来买散装和“零拷”商品的顾客们。在这爿几乎保留了上海改革开放初期百货店元素的小小店面里,七位一步步走近退休年龄、甚至已经是退休年纪的员工们在这个便利店和大小超市林立的城市里,坚持着利薄却为居民所需要的艰难经营。

    “零拷”就是特色

  在被四平路一分为二的溧阳路上,“立新油酱”店所在的一边因为门店一家接着一家而显得有些凌乱,但与对面默默矗立着的双排旧时连体别墅相比,又平添几分市井生活的亲近感。而与临近的四川北路上带着浓郁时代特色的商场不同,这里更像是未被惊扰的上世纪80年代的街景。

  尤其当你站在“立新”门口,隔着玻璃柜台向里张望时,这种时空交错感就会被加强到一个极致:用旧色棉布盖着的塑料大方格,里面装着刚做出来的切面、冷面和馄饨皮,地上还堆着用蛇皮袋装着的面粉、大米和糯米;抬头可以看见高高的玻璃橱柜里摆着的花生酱、醋精、腐乳、白酒,甚至还有用保鲜袋装着的散装白糖;低头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百货公司常见的长玻璃柜台,里面摆着各种牌子的香烟和牙刷牙膏、肥皂等;柜台上还放着两个活动的玻璃货架,一个放着酱菜,一个则放着袋装的香醋和料酒。当然,最让人有“穿越”感的,是整个店面最右手边的一台老式拷油机,斜上方还贴着手写的“最新油价”:精制油每斤6.7元,豆油每斤6.8元。据“立新油酱”店经理顾德荣回忆,在物价蹭蹭往上蹿的半年里,这里的油价大约仅涨了0.3元。

  “这台机器已经是‘老古董’了。”顾经理边说边熟练地操作着机器为记者演示如何“拷油”,尽管店里也有成桶的精制油出售,但周围一些老年居民还是习惯来这里“零拷”豆油,“现在每天也要卖出四、五十斤油。年纪大的人还是习惯吃豆油,精制油吃不惯。”也就在十几秒钟的摇动中,一个550毫升的矿泉水瓶就几乎被装满了,与它油乎乎的外表不同,虽然失了点“准头”,但这台机器在运作上依旧“灵活”。原来“拷油”的时候只要先抓住把手逆时针空摇一圈,再顺时针摇回原位,不多不少一斤油就会从上方细长的“笼头”里流出。

  除了这台“拷油”机还在运作为“零拷”居民服务外,这里几乎所有的米面糖醋油酱类商品都有“零拷”服务。“我们这里‘零拷’的花生酱最香了。”顾经理看看货架上摆着的瓶装花生酱,不无骄傲地“推荐”起散装的花生酱来。不过说到底,保持各种商品的散装出售,除了保持住它们没有被标准化的口感和品质外,更为周围的居民保住了可以“买一点点”的便利。“就像烧菜少了一点料酒、一勺糖,来这里不要买很多,一点点就够了。”

  从米粮店到杂货店

  据顾经理介绍,“立新油酱”店最早并不在溧阳路上,而是在不远处的四川北路路口,并且更早的时候也不是“油酱”店,而是隶属虹口粮食局的“39粮店”,专卖米面;后来四川北路改造要拆迁,粮食局重新在这里又把店开起来了。而现在,早已走了个人承包制的“立新”也不仅仅局限于供应米面,而是从油盐酱醋到各种生活用品,一应俱全,俨然一家杂货店。

  说话间,太阳越升越高,热浪也阵阵扑向小店,尽管有保湿的白棉布盖着,但是最后几团面的水分在一点点流失,不过淡黄的碱水色却不至于让它们的“卖相”太过“狼狈”。尽管经营种类大大增加了,但是在米面这一部分“立新”还依旧保持着曾经国营粮店里“前店后工场”的模式,就在记者采访刚开始的十几分钟里,就不断有顾客上门,买走一、两斤专门用来做冷面的细宽面条。“每天早上3、4点钟,师傅就来做面条和馄饨皮了,如果头一天有烧卖皮的订单,我们也要现做。因为烧卖皮容易坏,所以一般是订多少做多少。”但无论是几元钱的生意,顾经理都会对记者说声抱歉,然后专心先为顾客服务。

  即便历经时代变迁,面对体制的转变和新型便利店和超市的竞争,但“立新油酱”还是那样从早上7:00开门到下午17:00关店,几十年如一日地维持着固有的经营步调,看似随意的待客接物中却处处透出一份实在和用心。“我们这里的面条很受欢迎,电视里很红的那个美食节目介绍的‘阿凤面馆’,用的就是我们的面条。”刚刚送走一位买“冷面”的顾客,店员俞阿姨也过来补充了了几句。顾经理告诉记者,别看这里店面不大,但是每天光切面就能卖出百来斤的量。而作为“应季商品”,夏天的冷面和冬天的年糕也都是极受欢迎的商品,“因为我们都是特地到浦东、宝山那里进的上海本地面粉厂的面粉来做的,但像冷面这种卖得还比菜场便宜5角钱。”

  而据记者观察,来这里的顾客除了买米面外,更多的是来购买无碘盐。作为虹口区无碘盐专门供应点之一,大多数顾客一买就是五包甚至十包。“1.8元一包,七包么……”心算有点跟不上,顾经理拉过柜台上的算盘,噼啪拨了几下就算出了结果,然后利索地收钱、找零。“我们这里没有计算机,也不好刷卡的。”看记者对如此“原始”的收款方式充满好奇,顾经理特意笑着补充了一句。

  居民离不开的“万能店”

  可以说,从陈设到商品的种类都不如一些便利店和超市来得新颖和丰富,但这么一爿几乎保留了上海改革开放初期百货店元素的小小油酱店,却比想象中更受居民的欢迎。尽管随着这一带的商业改造,四川路和溧阳路上的居民搬走了不少,但很多人至今还会回到“立新”,买自己认准的“零拷”和散装商品。“不仅是虹口区,即便整个上海,这里也大概是最后一爿店嘞。”这位搭话的中年顾客熟稔地和俞阿姨打着招呼,称走了一斤“冷面”。

  “我们这里有发面用的酵母、还有醋精、小酱菜……一些零碎的小东西居民需要,但是利太薄,所以很多店是不高兴做的,但是我们为了方便附近的居民就要坚持做下去。加上这里还是虹口区的帮困点之一,用帮困卡的居民也要来这里买东西。”对于1998年来到“立新”、2000年接手承包的顾经理来说,近十年来,和七位员工一起支撑这家油酱店保持着“稀、小、杂”的经营特色,其中的艰难与复杂,并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尽的。“生存空间被挤压、房租的压力、周围街区发展规划的影响……太多了,不好说。”虽然说只坚持到退休,但顾经理更希望这间几乎变成“万能杂货店”的“立新”能开得更长远些。

  最后,为了配合记者拍照,俞阿姨不仅“展示”了店里比老式拷油机更“古老”的“器具”:一支舀米大勺,还“吵醒”了正在米袋旁的椅子下打盹儿的黑白花猫,“以前的米店里都要养猫,可捉老鼠,这只猫是前两年才来的,大家都喜欢给它拍照。”这时一位秤了一斤散装糯米的顾客不小心撒了些出来,俞阿姨又忙“丢下”记者,为顾客重新装了些新米;顾经理这边也迎来了几个特意赶来买无碘盐的顾客,大家把小小的门店挤得满满当当,热火朝天的景象一如当天热辣辣的骄阳。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