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上海肿瘤医院号贩"扎堆" "安排"一张床位要价2000元

2010年11月23日 20:3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华宾 选稿:实习生 袁润秋

  东方网记者刘华宾11月23日报道:早上8点10分,江西来的老赵走近专家坐诊信息牌,焦急地搜寻着消化道肿瘤专家,身旁一名穿着夹克的青年很快凑上来,“需要专家号么?都能帮你搞到。”老赵悲苦地说,身患重病的妻子来了好几天,今天准备拍X光片检查,“能想法子快点住上院么?”夹克青年一口包了下来,“绝对没问题,两三天就能住进来。”
  
  这是发生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门诊大厅的一幕。四十多岁的老赵担心妻子住不上院,情急之下向自称“搞得定”的号贩子“求助”,对方号称可以找人挪出一张床位,条件是老赵出2000元的辛苦费。记者采访中发现,在一床难求的复旦附属肿瘤医院,慕名前来求医的患者众多,不少“黄牛”、号贩就盯着专家号、住院床位等“稀缺资源”,以真假难辨的“内部途径”,从焦急的患者口袋里捞取利益。
  
  肿瘤医院“黄牛”依然众多
  
  记者上午在肿瘤医院暗访时发现,尽管电子显示屏上醒目地写着“为打击黄牛、号贩,本院即日起施行实名挂号制”等信息,门诊大厅里仍有不少“黄牛”逡巡,只是相比往日似乎“低调”了不少。
  
  上午8点45左右,记者假意查看妇科专家的出诊时间,一会就有一名“黄牛”主动上来搭讪。听说记者外地亲戚要来看病,“黄牛”开始热络地介绍不同专家的特长。记者询问能不能拿到一位姓吴的妇科专家号,“黄牛”拍胸脯说“肯定没问题”。听记者说吴医生上午的号已满,“黄牛”又打包票说,可以托人加一个号,要价是两百块介绍费,“我也只赚你50块,剩下150还要打点。”
  
  记者谎称亲戚没来医院,病历卡也不在身边,“黄牛”摆手说不要紧,把名字写下来就行,并让记者等在原地,自己转身上楼“办事”。记者尾随来到二楼妇科诊区,“黄牛”走到护士台前,问了两句后就往外走。“黄牛”告诉记者,专家还在病区查房,要9点后才来坐诊,“你要不换个专家吧,他们的号更好拿到。”“黄牛”递给记者一张名片,上面印着“绿色通道——各大医院专业挂号、住院、诊疗”。
  
  记者提出还是想看吴医生,如果加上号可以多出钱,“黄牛”想了想又转身上楼了。这一次,他径直来到专家坐诊的216房间前,和门外一名中年男子嘀咕半分钟。随后,中年男子几次把脑袋伸进门里,反复“探望”了之后又退了出来。大约过了15分钟,记者打电话给“黄牛”,他说:“我和专家的秘书谈过,上午的号全满了,专家下午要开会,今天加不了号了。”“黄牛”建议周四再来看这位专家的特需门诊,“你周三晚上给我打电话,我保证给你拿到号。”
  
  记者离开前观察了15分钟,肿瘤医院门诊大厅至少挤进七八个“黄牛”。再次向一名“黄牛”询问专家号时,对方警惕地打量着记者,“你从哪里来的?病例卡带了么?”听说是替别人挂号,“黄牛”对记者身份起疑,一声不响快速走开了。门诊大厅外一名黄牛“透露”,最近风声比较紧,他们不得不谨慎点。“不过你如果要号,我们肯定有门路。”
  
  制度性措施“封堵”号贩子
  
  医疗是社会公共资源,“黄牛”、号贩不仅扰乱医疗秩序,也侵害了医疗资源的公平性。记者近日在沪上多家医院采访发现,其实只要采取一些制度性“智慧”,就可较好地堵住“黄牛”的不法谋利“空间”。
  
  记者昨早来到上海交大附属瑞金医院,门诊大厅电子显示屏上,所有专家的挂号信息实时滚动,已经挂了几个号、剩下几个号一目了然。到早上7点45时,除呼吸内科两名上午坐诊的专家已经满号,其它如心脏科、血液科、消化内科、普外科等专家都有余号,基本不必担心“号荒”。
  
  记者在瑞金医院还发现,患者在导医台初检后,可在几步外的“自助挂号终端”上预约挂号,现场医生引导患者刷好医保卡,轻松一点后就能现场记录信息。“只要能在自助终端上预约好,再多人排队也会有你的号。”挂号窗口前一名保安这样说。
  
  记者观察到,瑞金医院一些主任医生的号挂起来并不难,而挂好号排队就诊时,一旦轮到自己的号,护士会要求患者拉一次医保卡,确认是本人就诊。进入专家坐诊室后,还要再拉一次卡。这样,自助终端上预约拉卡、挂号时拉卡、排队时拉卡、就诊中拉卡,一串连贯的“规定动作”,确保了从挂号到就诊的都是患者本人,“黄牛”赖以谋利的代理挂号、抢排队挂号自然无法生存。
  
  实际上,为打击“黄牛”、号贩,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已推出身份证实名挂号制,患者可通过医院官网、电话或在现场预约挂号。肿瘤医院还规定,一旦发现挂号发票上姓名与患者本人姓名不符,一律不予退号、换号或更改姓名,患者不必轻信黄牛所谓连夜排队“抢”出来的号。
  
  但在以中医为特色的龙华医院,门诊仍可由别人“代理”挂号,只是挂号时如不使用患者社保卡,此后的诊疗费用只能自费。不过,这里“愿意排队”的老年患者较多,“黄牛”光顾的兴趣似乎不大。记者采访时也发现,一些患者与因主治医生相熟,在挂号人数不很紧张的情况下,也能请专家直接手写加号,省去了反复跑来挂号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