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探访老上海的和平饭店

2010年11月3日 11:18

来源:东方网综合 选稿:傅晶杰

image

  和平饭店最辉煌的部分一直保留着,在最大的那个“丰”字形的交叉点上的圆形穹顶是整个饭店令人印象最深刻的部分,这处八角形的大堂原先被一个商场占据,并分割成两层,而美丽的穹顶也一直被封闭了近60年,那上面大多是旧有的,包括玻璃和Art Deco的装饰图案。

  曾被称为“远东第一楼”的沙逊大厦——包括今日和平饭店主体建筑在内、隔南京东路对峙而立的两幢建筑,自1920年代由英籍犹太人维克多·沙逊爵士倾资建成,即被认为是老上海繁华年代的象征。历经三年的全面修缮,这一建筑体中最辉煌的部分——和平饭店终得重新开张,而作为第三次全面修缮的最大成果,和平饭店八角大厅的玻璃穹顶得见天日。在此之前,这个美丽穹顶曾被全面“幽禁”了近60年。

image

  所有老上海的Art Deco酒店似乎都有深深的门进,之前汉口路的扬子饭店也一样,一进门就好像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总有意无意地在暗示时光。幸好这里的reception台就在门边,不需行李拖过整条走廊进去朝拜,reception台边摆着几张沙发,做一些休息的所在,前奏响起得波澜不惊。

  这里应只是老和平饭店“丰”字形结构的一个角落,四个旋转门对着四方,总觉得那是带着起笔与落笔的毛笔字的“丰”字才对,因端口处多有些休息处,甜品屋或者尚未知晓的设施做了点睛。和平老店新开,底下的新式武器总是一样一样要慢慢往外掏。不过在酒店里面,你完全对“丰”这个字没有概念,只觉得是长长的走廊两侧有着数不清的通道,且个个通道总有着些似与不似之间的时光剪影。就好像站在图书馆,许多排书架端端正正在你面前,明明是四四方方的路径,你却总是要自动一头扎进,就此迷失了。

image

  要在和平饭店迷路,倒真的是简单事。不过没什么好抱怨的,为了最大程度地复原老建筑,一些现代设施只能屈从次席。比如往常显眼的电梯,倒要比那些在高楼之上的私密酒店的电梯还要复杂几分,常常拐到个角落上去,却瞧见个莫名其妙的楼梯,还细细长长打着卷,它可能通往和平gallery这样的收藏室,也可能是去二楼的雪茄吧的。我永远不知它的用意和布局的目的,就好似我永远无法越过时空去瞅瞅那位最早的主人维克多·沙逊爵士到底什么模样。他在龙凤厅里设置那种大红大绿,雕龙画凤的天才想法,到底来自哪出戏文?

  或许需要好像设计公司HBA(Hirsch Bedner Associates)和建筑师事务所AAI一样,他们在建造之前花了多过半年的时间来考察资料,征集旧有的记录和黑白照片,他们走进3年前那个被分割,扭挤,涂改,遮挡的和平饭店时,应是更不知所措,晕头转向,不仅晕在空间,也晕在时间上,他们好像考古学家在黄泥地里默默地清理着那些细碎的骨骼,踏平和平饭店的每一个角落,倒是杀出一条血路,为我们拼凑出一幅昔日的图画,将一个更适合现代人居住的和平饭店呈现在面前。

image

  实际上,要恢复旧观可能是整个整修过程中最轻松的部分,难的是如何将现代人对一家顶级奢华酒店的要求添加进去。要知道,曾经的和平饭店,甚至有客房使用公用盥洗室的情况,这在今日,绝对是难以想象的。AAI的副总裁谢岗说,建筑的最基本价值是使用价值,一个瓷碗可以靠博物馆的经费永久陈列,而一座无人问津,缺乏维护经费的建筑既不可能无限延长物理生命,也无从谈起文化发扬。如果和平饭店不是一间豪华酒店了,那么它的生命也就是真正地终结了。

  和平饭店最辉煌的部分一直保留着,在最大的那个“丰”字形的交叉点上的圆形穹顶是整个饭店令人印象最深刻的部分,这处八角形的大堂原先被一个商场占据,并分割成两层,而美丽的穹顶也一直被封闭了近60年,那上面大多是旧有的,包括玻璃和Art Deco的装饰图案,以及作为饭店标志的灵缇犬。虽然地面都是复原的,边上的通风口上的铁艺花饰也是新的,但是地面的马赛克花纹是根据许多的资料图片加以模仿的,而通风口的图案也是在老和平饭店出现过的,一切格调未动。

  经过四通八达的八角形大厅,可以到爵士吧和Jasmine Lounge,具有英式乡村风格的爵士吧有风格十足的大门以及八角形的桌子,这里原先叫做horse&hound,只不过当年正处于爵士乐最风光的Jazz age,而这里的爵士乐队又特别出名,才被叫开了。昔日的老爵士乐队,如今都是耄耋老人,但每日依旧照常表演,且风姿越发优盛。Jasmine Lounge是喝下午茶的地方,顶上的吊灯看上去有欧式与东南亚式混合着的装饰主义风格,大多是旧有的老货。  从Jasmine Lounge一侧往上走,可以到雪茄吧和CinCin红酒吧,这里是一层与二层之间的一个夹层,墙壁上装饰着一些具有中国风味的画作。这可能便是HBA负责此项目的设计总监Ian Carr所说的,会少量地使用本地元素,他说:“我们不能完全参照建筑的历史传统或者地方特色来营造内部空间,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因为这个项目的终极目的便是在历史魅力与现代奢华之间寻求平衡,从而成为世界一流的酒店。”

  客房区域可能是对现代奢华倾斜最大的一部分,你依然能看到许多Art Deco的东西,主要在通风口上,装饰复杂的花纹多取自老和平饭店的旧有图案,房间的家具略略具有古典的格调,但并不矫情,依然符合酒店大多数商务客人的需要。虽然使用液晶电视机,但特别做了模仿旧日风格的电视立柜。不过采用先进而标准设计的整个卫浴间则完全遵循现代人的喜好,除了那只装饰着繁复的铜质猫脚的腰形浴缸。这点确实令人欢喜,相信我,无论你如何对古典装饰艺术和古典建筑垂涎不已,但泡澡的时候绝对只想到闭上眼睛,纯粹放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