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一个"新上海人"眼中的上海2009:我们抱怨但仍深爱

2009年12月22日 11:46

来源:东方网 作者:谢婧 选稿:王丽琳

  编者按:2009年,将成记忆,对于许多生活在上海的人来说,有着太多故事。站在09年的“尾巴”回望这一年,您想到了什么?东方网为您深入不同群体,看看他们眼中的2009年,带您了解上海这一年的民生百态。第二篇给您带来的是“一个新上海人眼中的2009年”。
  
  上海、上海人以及海派的生活方式,时不时地会受到来自各地的争议,但是上海从来不缺少筑梦的外来人,他们带着梦想来上海闯世界,其中一些已经在上海扎根,一些仍在努力打拼,他们通常拥有较高的学历和稳定收入,我们把这类人称为“新上海人”,他们的奋斗经历成为了体现上海城市精神的重要一面,而文化背景、生活习惯的差异又使他们与上海之间产生出某种微妙的情感关系,上海应该如何接纳这群外来筑梦者,新上海人又如何融入上海这座大都市,2009年,这样的问题更加频繁地见诸报端。站在年尾,我们一起回头看,听一个“新上海人”讲述他眼中的上海2009。
  
  人物:小焦(化名) 男 27岁 外企职员 单身
  
  来自郑州的小焦,今年27岁,大学主修的是计算机,现在供职于一家外企公司。很快,小焦将度过在上海的第九个年头,四年的大学生活加上五年的工作经历,让他自称是“资深沪漂”。作为众多“新上海人”中的普通一员,他的经历不能完整地反映所有“新上海人”的生活现状,但是借着他的视角看上海,也许能探索到你不曾了解的城市生活。
  
  关键词:居转户
  
  上海户籍的“身份证明”听上去很美
  
  2009年6月,上海政府出台了居住证转户籍政策实施细则,为的是吸引更多优秀人才来沪,同时也让一些渴望真正落户上海的“沪漂一族”看到了希望。对于居转户政策,小焦的评价是:听上去很美。上海“居转户”户籍新政启动至今已有半年,真正的收益者175人,包括随迁子女。而在上海现有1900万常住人口中,600多万人没有上海户籍。小焦也希望自己能尽快具备居转户的资格,但是职称问题是摆在他面前的一个难关,就自己目前的发展前景来看,要在近两年得到高级职称并不容易。
  
  其实,小焦现在的生活算得上滋润,月入6000元的他已经在上海宝山区购得一套房,每月除了房贷和必要的生活支出,还有1000元的结余,生活水平在上海已属中上。那么,一张上海户籍还有那么重要吗?“一切为了下一代”,小焦直言,就自己目前的状态,有没有上海户籍确实不会对生活质量有多大改变,但是如果将来在上海结婚生子,却还没有上海户籍,孩子以后的就学便成问题,现在上海的许多学校都采取沪籍优先的制度,小焦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因为没有上海户口而输在起跑线上。“每一个来上海打拼的人,总是希望自己现在的奋斗能成就出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对于无数像小焦这样的新上海人,他们不仅仅在建筑自己的梦,更重要的,他们在为今后的家庭甚至是家族创造一个更好的生存环境。听上去很美的上海户籍虽然得来不易,但是这样的“身份证明”却是将梦想化成现实的基石。
  
  关键词:生活成本 房价
  
  为房奔波“新上海人”如何安身立命

  
  今年,上海除崇明以外的房价均已飙升到万元以上。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在今年年头说的一句“房价不能再涨了”被媒体广为转载,而在今年11月,俞书记接受媒体专访中又说道:“一定要千方百计地使年轻人有房住,这是我们的政策导向......上海的发展取决于人才,如果房价高昂得让人才都不来了,上海有什么希望啊?”
  
  现在已是有房一族的小焦,曾经也有着一段辛酸史。刚找到工作时,经济不宽裕,小焦尝试过群租,虽然每月的房租便宜,但是居住环境不佳,又隐藏诸多安全隐患,很快他就离开了群租房,与两个同伴开始合租生活。小焦已经记不清楚在买房之前,自己搬过多少次家,总是要担心房东找出牵强的原因强迫他另找地方;担心房租又要涨;担心合租的伙伴突然退出,多出的那份租金会压在自己身上,厌倦了“流离”的生活,小焦暗自决定要在上海买房。为了能尽快攒到房子的首付款,他还有利用下班时间到地铁站附近摆地摊的经历,凭着自己的省吃俭用,再加上父母在经济上的支持,两年前,小焦终于在上海宝山区买下一间二手房,虽然面积不大,但总算是居有定所。
  
  在工资增长速度永远赶不上房价涨幅的今天,买房的愿望越来越像天方夜谭。今年大热的电视剧《蜗居》似乎说出了一部分“新上海人”的心声,电视剧最后海萍报出的一连串在城市打拼所需要的生活成本,何尝不是众多“新上海人”在现实生活中的隐隐痛楚。小焦告诉笔者,他的身边有太多仍在为生活成本担忧的“沪漂”,有的每月薪水二、三千,还要刨去房租1000元、吃穿用1000元、剩下的要交水电煤、交通费、电话费还有人情往来,几乎所剩无几。对于这些“新上海人”来说,想要拥有一个真正的安身立命之所,是何等的艰难。
  
  关键词:文化差异
  
  咖啡?大蒜?还是上海色拉
  
  今年,周立波的那番“咖啡和大蒜”理论备受争议,海派文化与各种外来文化是对立还是融合成了热门的社会话题。由于地域文化差异所引起的尴尬、矛盾也许是每个“新上海人”初闯江湖时都曾经历的。
  
  小焦初到上海时,也曾为这样的差异苦恼,他告诉笔者,刚到上海读书那会儿,听不懂上海话,觉得上海人不如北方人热情,有时听到本地的同学用上海话交流,总觉得是在议论自己。不过在上海待了九年,小焦认识了不少上海的朋友,渐渐发现原来在文化上的疏离感不那么明显了。小焦坦言,上海人排外的情况是极个别的,大部分上海人都很友好,知道你听不懂上海话,会自觉用普通话跟你交流。“既然选择来到上海发展,就要主动融入到这个城市中去”,小焦表示,他不会为了在上海生活而刻意去改变自己的性格和习惯,但是作为“新上海人”,主动接纳上海的生活方式、对于地域文化不同带来的差异给予宽容的态度是必要的。现在的小焦努力学习上海话,虽然说得不流,但是基本可以听懂。
  
  小焦也看周立波的海派清口,对于“咖啡和大蒜”之争,他有一番自己的见解。小焦说,有人把上海文化比喻成一盘色拉,他觉得挺恰当。现在的上海,很容易找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化元素,比如他们小区的上海阿姨居然也喜欢扭秧歌,还有火爆一时的川菜风,这些说明各地的文化之间并不是完全对立的,就像是一盆带有上海标记的色拉,可以将全国甚至全球的文化一小块一小块地保存。
  
  “生活在这座城市中,我们抱怨,但仍深爱”。当笔者要求小焦用一句话形容上海时,他如是说道。小焦之所以选择上海,源于对这座城市的偏爱,带着冒险家的梦想前来闯荡,在多年的跌打滚爬中成长。在大都市生存的压力总是大的,关于户口、房价、文化差异的抱怨不绝于耳,但是大多数成为“新上海人”的外来人还是对上海这座城市充满爱意,上海能为他们自身的发展提供更多的机遇,有更广阔的天地任他们发挥所长,而“新上海人”同时也在为上海的发展贡献出自己的智慧。
  
  2009年就要过去了,明年又将是个崭新的开始,小焦要不断自我升值,争取早日拿到上海户口;也会继续努力工作,尽快还完房贷,同时希望上海的房价能降一点,这样他可以换一套大房子做婚房;还要学好上海话,结交更多的好朋友。对于今后是否能扎根于上海,小焦仍不确定。不过,有目标,还有坚定的信念,那么,前路一定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