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6小时漫漫"输液路" 如何解决特殊药品换院输液难?

2009年9月3日 06:30

来源:东方网 作者:朱雯婷 选稿:华迎

  image

  图片说明:二十年来的默默扶助,马师傅(左)与田儿(右)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渠成/摄)

  image

  图片说明:马师傅老伴每日卧床,每周还要硬挺着坐公交车到市区的医院注射白蛋白.(渠成/摄)

  东方网记者朱雯婷9月3日报道:近日,东方网报道的《好人老马:默默扶助邻居20载爱妻患癌症落难谁来帮》一文,引起网友的广泛关注。老马乐于助人,但爱妻却于2008年被查患有肝癌,只靠白蛋白维持生命。如今,老马不得不面临着从金山张晏镇到市区医院输液单程3小时的“艰巨任务”。金山区卫生局表示,将出面协调医院,尽力解决类似于老马妻子就医治疗的难题。

  十年前的规定限定了“换院打针”

  老马的妻子自2008年被查患有肝癌后,家里倾其所有为她治病,本来家境就不富裕的家庭更显捉襟见肘。如今,除了钱之外,让老马更痛苦的是,妻子用来救命的白蛋白,需要几个小时候前往市区医院输液,本已身体虚弱的妻子根本受不了如此的来回折腾。老马很希望可以在离家30分钟左右的社区医院为妻子进行输液。

  据了解,上海市卫生局曾在1998年发布过《关于医院接受外院注射单有关问题的通知》,其中明确规定,各医院应接受外院注射单(生物制品、血制品除外),这也就意味老马帮妻子所配的白蛋白必须在原配的中山医院使用。“癌症病人遭受非凡的痛苦,医疗系统是否可以尽量考虑提供便利”。网友杰克留言道。

  实际上像老马这样的情况并不在少数。2007年曾有媒体报道过沪上一位92岁老伯为肾病打针每次要坐约一小时公交车。文章写到,孤老陈老伯由于长期患有肾脏病,引起贫血症状,需要每个礼拜前往中山医院注射,开始去打针还“打的”,可花费太大,后来只能改由保姆推着轮椅送上公交车。看病路上要花近一个小时,只因近在咫尺的社区医疗中心婉拒“换院打针”。

  记者就此规定咨询了金山区卫生局医政科蔡科长。他表示,当时制定这样一个规定也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一方面,这个规定可以避免许多病人往返之苦,因为各医院必须接受外院注射单,但是生物制品、血制品除外。由于生物制品、血制品在储存和注射上都存在一定的风险。这条规定的出台尽可能的避免医疗事故的发生,某种程度上也帮助医院规避风险。”不少网友表示,此规定制定于1998年,十几年过去了,是否可以与时俱进做一些改变。
  
  能否为特殊人群开辟绿色通道?

  老马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这一年来,他一直奔走于金山区各医院,希望找到解决近距离输白蛋白的方法。金山区卫生局医政科蔡科长表示,每个月区卫生局都会接到一到两个类似的咨询电话。

  据了解,白蛋白是一种较为稀有的药物,非常紧张,每个医院的配额都十分有限。通常只有二级以上医院才能拿到配额。“社区医院一般是不会有白蛋白。金山区恐怕只有金山区中心医院和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可能有这些药物。对于老马这样的情况,我们也不想推卸责任。希望媒体帮助呼吁一下,我们也愿意出面协调,为病人提供便利。”蔡科长也建议老马可以考虑将妻子转院到金山区的大医院进行治疗。

  曾有媒体建议,对老年人等行动不便者需要定期打针或是输液的,可以开辟三级医院和地段医院之间垂直接管的“绿色通道”。同时对类似于白蛋白之类的稀缺药品,也有网友建议有关部门能否从大医院调拨一些给社区医院或者让小医院向大医院购买。

  社区医院是否有资质打三级甲等医院配的针,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目前,医疗重心下沉已成为上海构建医疗服务新体系的核心。在此过程中,各方已经在医疗资源、硬件设施等方面做了努力,而老马妻子的事件让我们看到除了硬件、医生资源的保证外,其他医疗资源比如药物的下沉执行,也是解决居民去社区看病的关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