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张颐武忆季羡林:一个帮学生看包两小时的"国学大师"

2009年8月16日 02:04

来源:东方网 作者:实习生吴中祎、记者朱雯婷 选稿:袁松禄

  东方网实习生吴中祎、记者朱雯婷8月16日报道:国学大师季羡林的离世标志着一个时代的远去。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张颐武教授在今年上海书展上举办了一场《季羡林与中国传统文化》讲座吸引了众人前去聆听。张教授说,季老被国人誉为国学大师,但他一生中从未写过任何一本关于国学的著作,之所以他有这个称号是因为他身上所具有的儒家学者的品格。
  
  一个帮学生看包两小时的“国学大师”

  季羡林老先生曾说:“环顾左右,朋友中国学基础胜于自己者,大有人在。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竟独占‘国学大师’的尊号,岂不折煞老身!”张颐武教授在今天的讲座上说:“季老虽然从未写过一本国学著作,但他之所以被尊称为国学大师,是因为他的为人处事风格最接近中国传统儒家的守法传统。”

  张教授向读者讲述了一个流传已久的故事。有一个从外地来的学生,拎着大包小包第一次进入北大校区,见到一个穷酸的老人,认为他社会地位不高,就让他帮忙看行李,自己去办理手续。近两小时之后才回来,老人依然守在行李边上,那学生只是说了声谢谢,就离开了。第二天开学典礼上,学生才发现,坐在副校长位置上的正是昨天的老人,那便是季羡林老先生。张颐武表示,虽然从来都没有人认证过这个故事的真假,但是这个故事里的老人却符合季老一生的作风。“他也许只是因为觉得这个学生很不容易,体谅他,就帮他守了这两小时。季先生这种做法符合儒家核心概念中的‘礼’——理性地对待他人和自我,这是一种传统的人格修养。有距离也有礼貌,有着传统的儒家风范。”
  
  “国学”有疗伤作用

  张颐武说,中国传统文化的衰弱使得现在和过去的严重脱钩。“很多人都觉得穿旗袍的是饭店服务员,使得旗袍低俗化,而汉服用球鞋来搭配,完全失去了应有的庄重感。现在,国学断层,使无数人怀念季羡林老先生,因为国学某种程度上有‘疗伤’的作用。”

  现在,小沈阳的走红是世人对于现实压力的反击,是一种化解痛苦的途径;刘谦的出现则是对于经济衰退的填充,魔术让不可能变成可能。但是这些全然不能根本解除内心的不安,心态的不平。于是,国学成为了一剂治愈的良方。因为儒家的“敬”;道家的“静”;佛家的“净”正是国学的精粹所在,也是生活的最高境界。
  
  现在的教育体系培养不出国学大师

  国学,换言之,就是文字、音韵、训诂、经学、考据、史学考证等等的综合。张颐武认为,研究国学不是在回首过去,而是在展望未来。“从过去自我安慰的《地雷战》到现在的《南京,南京》面对残酷现实,从过去《霸王别姬》中悲情的旦角到如今《梅兰芳》中的骄傲与自信。季羡林的‘国学理念’也试图走在这样一条复苏的道路上。正如鲁迅所言取今复古,别立新案。”

  那么当代是否还有国学大师?张颐武教授说,现在的教育体系根本培养不出国学大师。“如果一个人没有办法从小接受国学训练,那他就很难成为一个国学大师。”张教授说,国学和现在的教育体系相差太大了。季羡林是中国最后一代接受传统和现代教育的“大家”。从小的私塾教育让季老在国学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10年的德国留学经历,又培养了季羡林对于现代西方文化的整体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