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守护天使·临终关怀”手记(三):愿做那坨牛粪

2009年8月1日 00:04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杜丽华 选稿:陈莹雪

  在美国,有一则用来测试心理咨询师的精典题目――
  
  有一天一只小鸟在树上快乐的唱着歌,突然来了一阵急风,把小鸟吹落到地上。小鸟的腿受伤了,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然而天公不作美,就在这时天上又下起了雪,小鸟又疼又冷。雪越下越大,眼看就要把小鸟埋在雪里了。就在小鸟绝望地等待死亡到来的时候,一头牛经过,拉了一坨牛粪在小鸟身上。冻僵的小鸟躺在粪堆里,觉得好温暖,从未有过的温暖。不久小鸟又开始唱起歌来,狐狸听到歌声后,寻着歌声发现了粪堆里的小鸟,把它拽出来吃掉了。
  
  问题是这坨牛粪对于小鸟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答案有三个:A好事;B坏事;C不好不坏。不管你是不是心理咨询师,试着以一颗平常心去思考,你会选择哪个答案?
  
  “即使没有牛粪,小鸟也会死去。虽然有了牛粪小鸟也是一死,但是小鸟是快乐的唱着歌温暖的死去,而不是在寒冷中僵硬着死去。”“守护天使·临终关怀”志愿者团队督导、八五医院心理辅导中心主任刘素珍说。
  
  “临终关怀其实就像这坨小鸟身上的牛粪,志愿者要陪伴临终患者温暖地离开人世。临终关怀是项伟大的工作,志愿者要让患者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感到满足和自信。”
  
  听着小鸟和牛粪的故事,志愿者无不告诫自己:“我宁愿做一坨牛粪,我们都要做一坨温暖的牛粪。”带着被牛粪温暖的心,志愿者们走进肿瘤医院姑息科病房。
  
  阳没有如约加入志愿者团队,原来他的朋友已开始昏迷,阳一刻不离守护在身旁。一周前我们还来到患者的病房跟他谈笑风生,一周后他就进入弥留状态。“我们又来看你了,你还记得我们吗?上周你还说喜欢听张震岳的歌,我都带来了。”志愿者宋清在床边轻声地说。
  
  患者痛苦的呻吟着,几乎丧失了所有的意识,医生说他活不过这两天。看着生命如此残忍地被耗竭,深深地无力感油然而升。作为志愿者我们此时此刻还能做什么?宋清说,她相信他还能感受到,只是他不能够说话。宋清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那一瞬间他好像突然安静了很多。不知道为什么,数秒钟后他突然把手抽离出来,又开始痛苦地呻吟……
  
  面对临近的死亡,我们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做不了。“我们只能祈祷,为他祈祷,希望他一路走好。相信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能感受到来自我们几个人的温暖。”宋清说。
  
  但愿他能带着我们的爱上路,但愿我们已成为他临终前的一坨牛粪。
  
  相关链接:
  
  “守护天使·临终关怀”手记(二):爱在流动 
   
  “守护天使·临终关怀”手记(一):感受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