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解放上海:"瓷器店里打老鼠!"

2009年5月19日 15:15

来源:新华网 作者:梅世雄 选稿:谢婧

  58年前的5月25日清晨,33岁的上海著名民族资本家荣毅仁走上街头,惊讶地发现,街道两旁的屋檐下,一排排解放军战士正在酣睡。"当时我就睡在南京路上。"76岁的徐法全,当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9兵团27军侦察营的一名排长。

  为期半个月的上海战役,开国元帅陈毅曾形象地比喻为"瓷器店里打老鼠"--既要将敌人消灭,又不把城市打烂之战役。

  死守上海,蒋介石期待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

image

  图片说明:王楚英与宋美龄合影,王楚英为第二排左三宋美龄正后方者,宋美龄为前排坐着的黑衣女士。

  1949年4月26日,载着蒋介石的军舰"太康号",停泊于上海东南角的复兴岛。"蒋介石连续三次召开紧急作战会议。"作为当年防守上海的一支主力52军副参谋长兼296师参谋长,王楚英第一时间知道了会议的内容。蒋介石说:"共产党问题是国际问题,不是我们一国所能解决的,要解决必须依靠整个国际力量。但目前盟国美国要求我们给他一个准备时间,这个时间也不会太长,只希望我们在远东战场打1年。因此,我要求你们在上海打6个月,就算你们完成了任务,那时我们二线兵团建成了,就可以把你们换下去休息。"此时的上海,已构成了外围阵地、主阵地、核心阵地等三道阵地。钢筋水泥筑成主碉堡3800个,碉堡间战壕相连,壕内可以行吉普车;永久半永久性的掩体碉堡1万多座;电网、鹿砦数不胜数;还有2万多颗地雷。手握25万海陆空部队的汤恩伯信心十足:"我们的大上海,要成为攻不破、摧不毁的斯大林格勒第二。"

  视察完上海的防御部署后的阎锡山也认为:"上海至少可以守一年。"

  "蒋介石还把他次子蒋纬国的装甲兵部队也调来了。"王楚英回忆。

  毛泽东:要文打,不要武打

  早在2个月之前的七届二中全会期间,毛泽东就曾说:"打上海,要文打,不要武打。不仅要军事进城,还要政治进城。"新中国成立后上海首任市长陈毅曾经形象地说:"上海之战好比瓷器店里打老鼠,既要捉住老鼠,又不能把那些珍贵的瓷器打碎。"在南京解放时,一些战士冲撞了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还有一些战士把总统府的大红地毯剪成床垫,101岁的开国少将、时任第三野战军特种兵纵队司令的陈锐霆回忆,吸取这些教训,他们在江苏丹阳成立了庞大的上海接管工作班子,"有2万多人。"王辅一回忆,中共华东局社会部工作人员还收集了有关于上海的资料达30卷,100多万字。

  作为一位跟随了一代名将粟裕10多年的作战参谋,86岁的秦叔谨记得,当年,他们曾制定了三种攻打上海的方案。

  "第一种是围困战法。"秦叔谨回忆,考虑到上海有600万人口,且为国际所关注,很快就放弃了。

  第二种战法是选择敌人防御薄弱的苏州河以南实施突击。"这一战法避开了敌设防的重点吴淞口,伤亡也可能减少,但主战场在市区,城市会被打烂。第三种战法是两翼迂回,重兵钳击吴淞口。秦叔谨说,这样可以封锁敌人海上退路,迅速切断敌人抢运上海物资的通道。但这将是一场硬碰硬的攻坚战,一场激烈的反复争夺战。最终,解放军选择了第三种战法。

  歼敌一个营,甚至要伤亡1000多人

  5月12日,上海战役正式打响。5天前,蒋介石已经逃离上海,踏上了开往台湾的军舰。

  "整个上海战役分为两个阶段。"陈锐霆说,第一阶段的基本任务就是钳击吴淞口,封锁黄浦江,以切断上海国民党军的海上退路,叫做外围攻坚战。"全歼汤恩伯,解放大上海!"绵绵细雨中,叶飞指挥4路大军杀向上海滩。

  战斗打得异常艰苦。亲历了战斗的秦基说,"有时,我军要歼敌一个营,就要付出伤亡1000多人代价。"

  "28军、29军3天就伤亡了8000多人。"秦叔谨说,"还没有夺取预定地区。"

  挡住了解放军的进攻,汤恩伯在上海国际饭店举行了隆重的庆功大会。

  "我们改变了战术。"秦基回忆,他们变猛插、猛冲、猛打的野战打法为小群动作、逐堡夺取、攻击必破的攻坚打法。

  10天苦战,西线兵团歼敌2万多人,攻占上海外围。

  东线兵团也进展顺利。

  "到5月23日,第一阶段作战基本结束。"秦叔谨说,上海守敌20万龟缩在从上海市区到吴淞口这一窄长地带内。汤恩伯将上海作战的全部指挥权交给淞沪警备司令部副司令刘昌义,深夜乘军舰逃往舟山。时任27军81师政委的罗维道记得,后来刘昌义起义后,地下党把他带到师部,他请刘昌义吃了一顿饭。

  "签字仪式就在我们师部举行。"开国少将、福建省军区原副政委罗维道回忆,"我们讨论的重点是'起义'还是'设诚'。"

  此时,人民解放军已经完成了从东、南、西三面紧紧包围上海国民党军队的态势。

  夺市区 陈毅:"宁肯多牺牲,不准用炮轰!"

  5月23日夜,总攻上海市区的战役打响了。"我们的战术是'快速跃进,勇猛穿插,迂回包围'。"徐法全说,"敌人晕头转向,一辆传送命令的吉普车开到了我们的阵地上。"仅仅10多个小时的战斗,苏州河以南的上海市区全部解放。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这场市区攻坚战,将不会有太多的战斗之时,一条河挡住英雄路--横穿上海市区的宽约30米的苏州河。

  敌人凭借北岸的高楼大厦,居高临下地构成火力网,严密封锁了河面和南岸的街道、建筑。

  "粟裕等首长早就下了命令:在上海市区战斗中,只准使用轻武器作战,一律禁止使用火炮和炸药。"秦叔谨回忆。

  战友们一批批地冲上去,一批批地倒下来。"河水全是红的。"徐法全回忆。

  被阻在苏州河南岸的27军前线指战员,看不下去这种伤亡,强烈要求开炮。

  军长聂凤智下令制止:"谁敢放一炮,我撤谁的职!"

  "24日下午4点多钟,我们通过地下党得知,在苏州河上游距我们约30华里的西站附近,河面只有几丈宽,敌人把前沿阵地设在了苏州河南岸。"95岁的陈茂辉,当年是68师政委。"300多名西站守敌很快就当了俘虏。"陈茂辉说,国民党军队苏州河防线被拦腰斩断,整个苏州河防线很快崩溃。

  刘昌义率部起义。

  5月27日,上海市宣告解放。蒋介石严令坚守6个月的战斗,人民解放军只用了十二分之一的时间。

  胜利之师,睡在大上海的马路上

  "为了不影响市场供应和金融秩序,解放军入城后,一律不允许在市区买东西,甚至部队吃的饭菜,也是在几十公里以外的郊区做好,再送到市区。"王辅一回忆。为了不惊扰上海市民,蒙蒙细雨之中,疲惫至极的战士,和衣抱枪,睡卧在车水马龙的马路两侧。

  新华社随军记者艾煊这样写道:"慈祥的老太太,热情的青年学生,商店的老板、店员,都诚恳地请求战士们到他们的房子里去休息一下。可是战士婉谢了,他们不愿擅入民宅,他们不愿在这一小事上,开了麻烦群众的先例,开了违反人民军队传统的先例。""我的车开到一个路口,有位解放军战士告诉我,前边还有战斗,不安全,要我别过去,态度和气诚恳,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解放军。"荣毅仁曾这样回忆。当时,荣毅仁是上海三新银行董事兼经理、上海合丰公司董事、江苏无锡茂新面粉公司经理,在荣氏家族中举足轻重。

  1949年年初,荣氏父子心情复杂,荣毅仁的太太杨鉴清,已托人在香港租好房子,准备在"形势紧迫"时,迁居香港。而这一天的见闻以及随后人民解放军的城市政策,让荣家留了下来。"我们的战士把大小便都拉在了身上。"罗维道忘不了,81师的官兵为了执行纪律,都不敢上厕所。"老百姓纷纷说,解放军身上怎么这样臭?""渡过苏州河之后,我们在向吴淞口追歼逃敌的途中,截获了敌人60多卡车的物资。"陈茂辉未及检查,就派人把这些东西交给了上海市军委会。"上海市解放一周年的庆祝大会上,上海市人民银行向我师发出了特殊的邀请。"陈茂辉说,此时,他们才知道,卡车上物资全是黄金、银元宝等贵重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