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赴墨包机随行医学专家卢洪洲:我的隔离日记

2009年5月14日 08:50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卢洪洲 吴焰 整理 选稿:实习生 王丽琳

  5月7日,人民日报《亲历包机回国》一文,以医学专家卢洪洲的视角独家披露了南航包机赴墨接回中国同胞的过程。13日下午,卫生部对7天观察期中身体没有出现异常状况的中国赴墨包机乘客解除观察。卢洪洲写下了这组“隔离日记”,帮助我们了解医学观察期的生活过程。

  我也成了隔离对象

  5月7日 星期四 晴

  从昨天开始,我就把自己的身份调整为被观察的对象。但有一点没变:我还要协助卫生防疫人员一起,观察隔离人员,接待“隔友”的咨询。

  “隔友”的心态都很踏实、放松。两名疾控人员上午来为我们例行测体温,并对房间消毒,更换日用品。我突然发现窗户仍是关闭的,就要求所有留观人员把房间的窗户打开,保持新鲜空气畅通。为了让所有的“隔友”健康生活,我建议观察组写一张日常生活起居时间表发给大家。

  终于跟女儿通上电话

  5月8日 星期五 晴

  灿烂的阳光一早就洒入房间。窗外就是大海,我们居住的酒店可是真正的海景房。一日三餐很丰富,每天还有新鲜水果。怕我们寂寞,房间里都配置了电视、电话和宽带,还送来了报纸杂志。

  隔离时间长了,“隔友”不免想串门或要求到户外活动。我看到工作人员态度和蔼地进行了劝阻,很欣慰。我与负责人商量,准备写一份“倡议书”,从医学角度强调7天隔离的必要性。

  14时40分,我在电话里收到了女儿甜蜜的问候。算起来,已经有半个多月没见到女儿了。我对女儿说:宝贝,爸爸这个周末还不能回家你担心吧?女儿回答道:我相信你肯定不会有问题,你是医生呀!爱妻也发来短信:“近在咫尺却宛若天涯……”

  “烦躁期”来临了

  5月9日 星期六 晴

  隔离第三天了。好多人出现了烦躁情绪。我也有一点。长时间的单人单间生活,即使关心再周到,也毕竟不是“度假”。出去走走也许是很多“隔友”最大的奢望。但作为一个传染病学工作者,我明白这是不科学的。

  想着这些,我赶紧把前日所写的倡议书通过观察组向每位“隔友”发一份,倡议大家不串门、不聚会。

  25朵“康乃馨”

  5月10日 星期天 晴

  母亲节,与“隔友”电话交谈,知道了一件很温馨的事:我们99个人中,有25位是母亲,工作组特别为她们每人送上一支“康乃馨”。

  今天我发现,“隔友”们已调整好了心态,对隔离生活适应良好。晚上从新闻中得知,四川报告了我国内地首例甲型H1N1流感疑似病例。

  “持久战”要开始了

  5月11日 星期一 晴

  昨晚那名疑似患者今天被卫生部确诊通报了。这也提醒我们:生活在地球村,随着疫情在国际上蔓延,唯有及时发现传染源才能切断传播途径,也只有对密切接触者采取隔离观察才能避免第二代传播的发生与扩散。我们医务防疫人员这段时间要打持久战,一点也不能放松。隔离观察期满后,我还有许多事情要面对。

  想念南航“战友”们

  5月12日 星期二 晴

  心情有些凝重。因为今天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而四川又确诊了内地第一例甲型H1N1流感患者。作为一名公共卫生医学专家,我感到我们能做得更好,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才能对得起四川,对得起全国。

  很想念那些远在广州的“隔友”,南航乘务组的20名“战友”这几天一直与我保持联系,他们的健康状态也很好。

  终于看到彼此的“脸”

  5月13日 星期三 晴

  8点钟,接到上海市卫生局徐建光局长的电话,他再次询问了隔离观察期间大家的情绪,并表示一定要亲自来迎接大家解除隔离。13时30分,最后一次测量体温,我是36.4度。16时30分,观察组负责人宣布我被解除隔离。

  7天里,我第一次走出了房间,来到一楼大堂,可以不再戴口罩——现在,我才第一次看清楚一个个“隔友”的脸……

  我的“随行包机”任务彻底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