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情景喜剧《啼笑往事》开录 余娅甘愿做"花瓶"

2008年12月2日 16:04

来源:青年报 作者:林艳雯 选稿:实习生 王丽琳

  《老娘舅》退出了,《啼笑往事》开录了!记者独家获悉,其实《老娘舅》早从今年9月份开始便停止录制。而原班人马打造的以老上海为背景的全新情景喜剧《啼笑往事》于日前正式开录,余娅、粟奕等“美女面孔”的加盟,为情景喜剧增“色”不少。不过,记者看过样片后发现,美女们在剧中的“包袱”显然逊色不少。

  余娅:《色|戒》没有教我幽默

  余娅是上海话剧中心的女演员,近来因为出演了李安导演的影片《色|戒》而身价倍增。接受记者采访时,被问到加盟《啼笑往事》是否是片酬最高的一个时,余娅打起太极来:“其实出演这个剧,完全是看中了它老上海的背景和风味,最近有很多反映老上海的影视作品,但参演的基本都不是上海演员,我觉得应该由上海人自己来拍才更对味,所以,导演邀请我加盟《啼笑往事》,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根本没问价钱。”

  可惜,《色|戒》并没有赋予余娅幽默的神经,记者看过《啼笑往事》首次录制的样片后,明显感觉依旧是毛孟达、龚仁龙、钱程、姚祺儿等原来的滑稽演员唱主角,余娅、粟奕几乎很少抖“包袱”,落在她们身上的笑料很少。面对“花瓶”质疑,余娅毫不介意,她说:“其实制片人请我加入,本身就不是要我来逗笑的,而是看中我们身上的表演功底,我本来就是来给毛孟达他们做绿叶的呀。”余娅略带委屈地对记者说,她为了让自己“好笑”一点,还特地装上了两颗假牙,可惜,不够幽默的她还是只能在情景喜剧中做“花瓶”。

  粟奕:上海话还差一口气

  相比余娅,同为上海话剧中心青年演员的粟奕并不是第一次出演喜剧了,不过,从日前已经录制的第一集《啼笑往事》中,记者还是觉得粟奕就像在舞台上表演话剧,喜剧元素并不多,台词似乎也很难把观众逗乐。对此,粟奕有些不好意思地对记者说:“你觉得我上海话说得好点了吗?好像总觉得还是有点别扭哦。”因为从小并不是在上海长大,所以粟奕的上海话还很“生硬”,在演《老娘舅》时也曾被观众质疑过上海话不标准,粟奕对记者坦言,她虽然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在上海也很多年了,但上海话还不如老公黄豆豆,“豆豆是温州人,但学上海话比我快,比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