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从上海话看上海人的吃相

2008年12月2日 10:15

来源:华夏经纬网 选稿:实习生 王丽琳

  上海人什么都可以拿来“吃”,也什么都敢“吃”。除了吃饭吃菜,还会“吃烟”“吃酒”,还有“吃酸”“吃排头”“吃官司”“吃生活”……很多名词都喜欢跟“吃”一起做动宾搭配。这样一来,“吃”也被上海人赋予了许多衍生意义,形成一种独特的海派“吃”文化。也许,这从某个侧面显示了上海人海纳百川、“胃”怀天下的包容?

  吃一口死心塌地的爱情

  【菜名】吃他/她、吃醋

  【可口指数】★★★★

  【消化指数】★★

  上海话里有一句经典的话,往往用在恋爱中的男女身上,叫“吃他/她”,更高级别的就叫“吃死他/她”。非本地人一般听到这话,常常会感到非常莫名其妙,难不成人也可以吃?——只听某人说道:“他对伊勿要太好噢,样样事体都肯帮伊做的,有啥办法,啥人叫他吃煞伊了。”说者觉得再自然不过,然而听者就像在听外国话。虽然每个字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放在一起,却完全是一笔糊涂账。

  其实“吃”在这里无非也就是“死心塌地”的意思,就像是吃到了一样好东西,那就怎么都不肯放手的。

  在爱情中另外一个运用频率极高的词则莫过于“吃醋”。其实不用我多做解释,大家都知道那种酸酸的感觉,真的是只有“吃醋”的滋味才可以比拟。

  捧牢自己的饭碗

  【菜名】吃这行饭

  【可口指数】★★★

  【消化指数】★★★★

  上海人往往喜欢把工作叫做“饭碗头”,于是稳定的工作就叫“铁饭碗”,叫人羡慕的好工作就叫作“金饭碗”。相应的从事某一职业就叫“吃这行饭”,像现在的国家公务员,老一辈的上海人就会说是“吃皇粮”的,因为他们是为国家办事的。而工作的用具就理所当然地被称作是“吃饭家什”。

  其实只要细细一想就能体会了,工作当真是和吃饭一样重要呀。有了工作,生活就有了着落,就像只要有了饭吃,肚子就不会饿了。当然,既然吃了这行饭,就要把饭碗捧捧牢,如果工作丢了,那就是饭碗头敲碎,结果就是没饭可吃,那自然生活就要难过了。

  挨打也是一种吃

  【菜名】吃生活、吃耳光

  【可口指数】零

  【消化指数】★

  吃的东西不一定都是好东西,上海话里把挨打也叫作吃,这个吃的滋味就不太好受了。小孩子最怕做错了事让爸爸知道,因为爸爸常常会威胁说,“小鬼头,要是不听闲话,当心给侬吃生活”。而且上海人还会说“吃竹笋烤肉”,不懂上海话的多半也是不明所以,还以为是吃一种菜呢。其实呢,所谓“竹笋烤肉”,就是用竹尺或者别的什么工具打人,一般总是用于大人教训小孩子;竹笋就是打人的工具,肉嘛当然是人肉啦,而且通常是指屁股;烤就是敲(上海话中同音),无论那个小孩都不会乐意吃这种“竹笋烤肉的”。

  还有“吃耳光”,“吃”在这里同样是挨打的意思。一记耳光吃下去,脸上可是火辣辣的疼呀。

  流行程度也看吃

  【菜名】吃得开、吃不开、吃香

  【可口指数】★★★★

  【消化指数】★★★

  上海人还把吃用来表示流行的意思,大概是因为吃本来也就是一种流行文化吧,人人都要吃,都离不开吃嘛。比如上海话里有“吃得开”、“吃不开”这样的词。所谓“吃得开”就表示很受欢迎,就像有的人很能干,人际关系处得好,人家就会说“他很活络的,不管到哪里都很吃得开”。反之,就是那种不太会做人的人,和别人的关系不容易融洽,就是“吃不开”。

  还有“吃香”这个词也被广泛运用,其实也就是受注意、受欢迎、流行的意思。比如说某某职业很红火,上海话里就叫某某行当很吃香。前一阵IT行业就很吃香。还有人或者商品也可以用吃香来形容,例如某某人是人才,他在单位就很吃香,或者是现在MBA不再吃香了,而F4现在老吃香的。

  “吃吃他”和“吃他”不能相混

  【菜名】吃吃他/她

  【可口指数】★

  【消化指数】★★★

  这里要说到的词是“吃吃他”,千万不能将这个词与先前提到的“吃他”混淆起来,这可是意思完全不同的两个词,用错了可是要吃耳光的。这个词说的时候,第二个吃要发弱声。这里的吃当然不是通常所指的吃东西的吃,而且更不是前面提到的喜欢的意思,而是指欺负人的意思。比如有些人常爱欺善怕恶,见到弱小者就“看伊好欺负,吃吃伊”。但人总要反抗的嘛,被欺负的就会说:“勿要老是吃吃阿拉老实人,阿拉也不是好欺负的”。所以不要轻易“吃”人家,更加不应该随便“吃吃”人家。

  别人请客的东西不能乱吃

  【菜名】吃批评、吃轧头、吃排头

  【可口指数】★★

  【消化指数】★★

  受到批评,被人训话,上海话也叫“吃批评”。又是一个吃,但也是有点食不知味啊。这个吃下去又吐不出来,放在心里也是怪难受的。比如家长总会提醒小孩:“侬今天功课不好好做,明天老师要请你吃批评了。”于是小孩子就会知趣地做起作业来,毕竟谁也不喜欢受到批评,哪怕是人家“请你吃的”。

  与“吃批评”意思差不多的还有“吃轧头”、“吃排头”。后两个字程度好像比“吃批评”还更厉害一点,指的都是在上级那里受挫的意思。例如家里的男人一脸不乐意地回来了,问他怎么了,他就会说:“今天又在头头那里吃轧头了。”除了不高兴,好像还有那么点自嘲的意味。

  为人处世离不开吃

  【菜名】吃相、老吃老做

  【可口指数】★★★

  【消化指数】★★★

  品评为人处世之道,原本好像是与吃的问题连不到一起的事,但是上海话里偏偏也是用带有吃的词来做形容。其实吃本来就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人与吃的关系当然是极为密切的。看一个人有没有规矩,上海人讲究的是“坐有坐相,立有立相”,而吃饭的吃相就更加重要了,吃相不好的,就会被看作没有教养。久而久之,“吃相”这个词也就引申开去,不再单单指人吃饭时的样子和腔调了,而是指整个人的行为举止,若是坐姿站姿不当,甚至是人的样子体态不好的,都叫作“吃相难看”。

  还有“老吃老做”这个词讲的也是为人,通常是指对于不好的事情很熟练的样子,比如某小偷常常要到派出所报到的,人家就会说“这个人是常客,老吃老做了”。

  好生意当然要一口吃下

  【菜名】吃价、吃进

  【可口指数】★★★

  【消化指数】★★

  说到做生意,上海话里有一些商业用语居然也是和吃有关的。做做小生意是“混口饭吃”,刚够养家糊口之义。货物的品质好,销路好,能卖好价钱的就叫“吃价”。吃价的货色大家可是抢着要啊,于是就有人会毫不犹豫地说“这批货我一定要吃下来”。这个意思也好理解,就像吃东西,大嘴一张,啊呜一口,全都吃下肚去,其实指的就是要下来,买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