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沪语"7" 孩子们为啥念不准?

2008年12月2日 10:10

来源:新民晚报 选稿:实习生 王丽琳

  居委主任洪克敏没有想到,在录制一盘“跳橡皮筋”之歌时,居然发现上海的孩子,这个“7”字,上海话就是念不准。经过两个下午的强化,带子是灌好了,但“7”的味道总差那么一点。其实,在筹办9月17日的弄堂嘉年华过程中,洪克敏深深感到:老上海的弄堂文化,正在渐渐缺失。

  “九子”赛请孩子配歌谣

  55岁的洪克敏,是南京东路街道承兴居委会的主任。在黄浦区有关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与配合下,由她倡导的上海民间传统健身项目大赛,从2002年开始,每年都举办得轰轰烈烈。比赛规模,也从最初的“五子”(打弹子、滚轮子、造房子、掼结子、顶核子),到后来的“六子”、“七子”,今年,变成了最高级“九子”(增加扯铃子、抽陀子、套圈子、跳筋子)。

  “跳筋子,就是跳橡皮筋。我在筹办的时候,有人建议,应该把小时候跳橡皮筋时唱的歌谣,作为节拍,在比赛时播放。而且有了这歌谣,让老上海人更加亲切。”洪克敏随口就唱了起来:小皮球,小小来,落地开花二十一,二十六,二十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一听录音却傻眼了

  为了原汁原味、全方位地复制跳橡皮筋,洪克敏一个人跑到黄浦区少年宫,想请一些小学生,帮忙灌制这首念白的歌谣。

  “少年宫里的春节艺术团非常支持,很快,他们就灌制好给我送来了。我激动极了,可回来一听,却傻眼了。这是歌谣,歌词都是以念白形式出现的,但孩子们却是在唱歌。”洪克敏说,这是她自己的工作失误,“我以为带教老师总归知道这是念白,但那个老师是个20多岁的年轻人,大概没有跳过橡皮筋,更没有听过这首歌。”

  反复纠正仍不尽如人意

  后来因为放假找不到人,洪克敏自己去裘锦秋学校找了9个小学生重新灌制。这下,问题又来了。“那个‘7’字的上海话,居然绝大多数孩子都发音不准。9个孩子中,5个上海人,2个是知青孩子,2个外地人。外地人、知青孩子,还情有可原,上海人发不准,就说不过去了。我与少年宫的陆老师一起,给孩子们纠正,孩子回去后还让他们向家人请教。但一定要问土生土长的上海人。”

  第二天,又纠正了好长时间,才开始录制。但带子出来后,这个“7”,听着总有一点不对劲。

  上海的弄堂文化,则是海派文化最基本的组成部分。在筹办“九子大赛”的过程中,洪克敏深深感到:老上海人的弄堂文化,正在逐渐流失。“现在的小姑娘,有多少会跳橡皮筋的?看超女还来不及呢!以前我们玩的游戏棒,我好不容易买来一盒,瞧,里面金箍棒、银箍棒也没有的。”

  找回流失的弄堂文化

  据悉,“九子大赛”,已经成为上海旅游节的一个系列活动。宣传小册子上写着:九子大赛,让远方客人领略海派特色。“也希望通过比赛,能把逐渐流失的弄堂文化再找回来。”洪克敏望着周边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幽幽地说。

  而让人担心的是,两年后,洪克敏很可能就将退休回家。像她这样的老上海居委会主任,将来会越来越少。不用怀疑将来新主任的学识、创新与管理能力,但对上海弄堂文化的传承,甚至发扬光大,他们有没有这份心思与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