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烫伤儿被弃长海医院 生怜意医生病友寻亲[图]

2008年9月10日 18:59

来源:东方网 作者:毛丽君 选稿:姚琳琳

  image

  图片说明:以后的日子,小康康难道只能与洋娃娃为伍了?

  

  东方网记者毛丽君9月10日报道:18个月,本应在父母的身边享受无微不至的关爱,理应在父母的教导下开始学话、学走路的年龄,可他却被遗弃在长海医院烧伤科的病房里。在长海医院医技楼10楼烧伤科监护病房,东方网记者看到了这个名叫胡康的男孩,烧伤的皮肤已经基本愈合,笑容十分灿烂地挂在脸上,加上一声甜甜的“阿姨”,让记者顿生几分怜意。

  而就是这样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接下来将很可能在孤儿院长大,由于来自医生和病友的一份份不忍心,长海医院烧伤科李恒宇博士拨通了东方网的热线电话,在小康康即将痊愈出院之际,希望能找到他“失踪”的双亲。
  
  失踪:因为烫伤还是其他?

  取名“胡康”,想必孩子的父母希望孩子一辈子都能健健康康的。但世事总不能尽如人愿。7月29日晚8点左右,长海医院烧伤科接下这个来自安徽的烫伤男童,那时的胡康仅有16个月大,头、颈、前胸及上肢均被热粥烫伤。8月1日,男孩儿出现休克现象来看急诊,经烧伤科住院医师刘嘉楠诊断,建议留院观察。而就在当天夜里两点半,之前声称是男孩儿父母的一对夫妻离奇失踪,医生护士在发现这一情况后,即向公安机关报警,但至今仍无音讯。

  治好了烫伤,小康康却成了“孤儿”,长海医院烧伤科住院医师刘嘉楠告诉东方网记者,康康父母“失踪”的原因并不在孩子的烫伤,而是因为除了烫伤之外,孩子还是更为严重的病症——视网膜母细胞瘤,经医生诊断为恶性,在送医之前就已经做过眼球摘除及移植手术,并做了不下6次的化疗。

  “那对夫妻肯定是孩子的父母,这点从他们对孩子的关心程度就能看出来,而且他们对于孩子的病情相当了解,可是他们跟别人说,孩子是他们烫伤的,却不承认是自己的孩子。”一直负责胡康的相关治疗,一个多月的相处,刘医生和小康康之间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康康真的很聪明,刚送来的时候还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现在已经会叫爸爸、妈妈、爷爷很多人了,而且已经会走路了。”
  
  领养:想认领又担心将来

  在医院见到康康的时候,他和一位中年医师玩得正欢,这个孩子口中的“爷爷”正是长海医院烧伤科副主任医师朱世辉教授。朱主任告诉东方网记者,自从孩子的父母失踪之后,小康康上万元的医药费由民政局支付,而康康俨然已经成了烧伤科的孩子。“小孩非常聪明,大家都很喜欢他,之前842公交车爆炸事件中的病患朱小姐,曾经提出想要领养他,但这还要考虑到很多方面的问题。”

  从刘医生口中记者了解到,这位朱小姐自己的伤势也十分严重,而且康康左眼视网膜母细胞瘤也成为了领养过程中必须考虑的一个问题,如果复查结果不理想,这对于领养者来说可能将是一个比较沉重的负担。

  东方网记者在监护病房里看到了朱小姐,由于842公交车爆炸她全身将近60%烧伤,虽然已经到了恢复阶段,但她仍然戴着头套,手上依然缠着绷带。交谈间,朱小姐并没有提到小康康的病情,对于领养一事,她所担心的另有其他:“现在他的父母失踪了,等孩子的病好了,说不定哪一天他们又出现了,这是我比较担心的问题。”或许是经历过极大的伤痛,朱小姐对于康康的情况感同深受,“这么小的孩子,真的很可怜的,相处了一个多月,感情已经很深了,想到他可能去孤儿院,真的很心疼的。”
  
  寻亲:真父母不及假亲戚?

  在医院医护人员的悉心照料下,小康康恢复得很快,对于“一天一个样,三天大变样”的孩子来说,一个多月的时间,康康有了很大的变化,其中最明显的无疑是会说话、会走路了。

  “现在医院里女的都是他妈妈,男的都是他爸爸,年龄大一点的就是爷爷、奶奶,整个烧伤科的人员都成了他的亲戚。”抱着康康把玩着桌上的电话,听着他不时地叫“妈妈”,刘医生也乐了,“康康,给阿姨打电话。”她话音刚落,小孩便把听筒递到了记者耳边,嘴里还喃喃着“喂、喂”……。

  尽管有人说想要领养康康,但在刘医生看来,最好还是能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孩子刚抱来的时候,一听到有人说爸爸、妈妈就哭;现在好了,他有很多爸爸、妈妈,还有爷爷、奶奶等等;但考虑到他以后的成长,我们还是非常希望能找到他的亲生父母。我还记得他妈妈的样子,中等身材,皮肤挺白皙的,一看就是个很文静的人。”

  谈话间,康康被抱到了病房里,和朱小姐等几个病患一起逗玩。“康康自己把口水擦掉。”朱小姐爱怜地说,小孩儿便十分听话地拿起挂在脖子上的围兜,放到嘴边擦掉了正要滴下的口水,看到这一幕,大家都笑了。病房里的气氛十分融洽,但在这片温馨之后,没有人知道康康明天会去哪里,他的未来又将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