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闻>> 其他媒体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字体: 【打印】
一硕士"粉头"梦想粉丝公司上市 律师:"职业粉丝"有的不合法
2007年9月3日 08:39
来源:上海星期三 作者:金贝禧 选稿:姚琳琳

  “中国第五十七个民族是什么族?”答曰:“追星族。”这虽然是一道脑筋急转弯趣味问答,却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个群体巍巍壮观之势,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粉丝”。

    如果说,早些年粉丝在人们心目中的概念还跟“疯狂”“痴迷”“狂热”这些抽象形容词有关,那么当下跟“粉丝”关系最为密切的就要算“金钱”这个赤裸裸的名词了。“举举牌子20元,喉咙嘶哑50元,泪流满面100元,哭到昏厥200元,要是选手成功晋级,再外加奖金……”,过去“粉丝”劳心劳力掏钱追星败家的形象如今已全然被颠覆,“粉丝”俨然已经登堂入室成为三百六十行以外的新兴职业,其中三六九的等级也分工明细:蓝领、白领、金领粉丝,伴随娱乐经济应运而生的“粉丝经济”可是眼下热门的话题。   
  
  “粉丝”已登堂入室成为新兴职业
  
  “本人有二年‘职业粉丝’经验,曾担任某选秀粉丝高层领导。熟悉后援会运作,贴吧管理。望有意公司联系洽谈。”在某招聘网站上,记者看到“菠萝派”(化名)写下的这则应聘简历。没有标明学历和工作经验,“菠萝派”的简历上除了联系方式,就只有以上寥寥数语。
  
  记者拨通了对方手机,电话那头响起的是个略带稚气的女声。“我看到你的简历,我们公司有几个新人,想聘用你做艺人策划。”记者以经纪公司的名义试探道。
  
  对方停了一秒,娴熟地答道“不好意思,我不做朝九晚五全职的。你的艺人有一定的知名度还是完全没有包装过?”
  
  “这个,为什么不做全职?薪水可以谈的。”记者进一步试探,“我们的艺人都是新人。”“我还是学生,马上开学要上课了,没办法天天上班的。”女孩直率答道,“没有一点知名度的新人,价格比较贵!你们预算是多少?参加哪个电视台的选秀活动?如果是在外地的话,我估计帮不了忙。现在忙MyShow都来不及。”
  
  “是……重庆台的一个节目。”没料到她一连串老练的提问,忙乱中记者只得胡编一个。
  
  “重庆啊。这样吧,我可以给你一个重庆‘同行’的电话,你跟她联系吧,她人头很熟的,如果你们预算高,保证进决赛。”女孩职业而流利地报出对方号码,便收线了。
  
  记者根据“菠萝派”提供的电话,找到了她的“重庆”同行。这次记者直接表明身份,本以为对方会扭捏拒绝采访,却不料他欣然答应。从这个自称“苹果晚报”(化名)的男孩子口中,记者了解到,原来当下的“粉丝”早已颠覆了人们心目中不顾一切痴情追星的狂热形象,而是走上了一条理性冷静的“粉丝经济”的道路。
  
  “苹果晚报”是重庆某大学企业管理学硕士,他向记者介绍道:“市场经济就是眼球经济,谁能引起公众的注意力谁就有了市场份额或市场回报。我和‘菠萝派’所从事的职业实际上叫作‘粉丝经纪’,简单地说,就是为某人、某产品、某项目、某运动摇旗呐喊、团聚人气、壮大声势,从而谋利。”
  
  根据“苹果晚报”描述,“粉丝”俨然已经登堂入室成为三百六十行以外的新兴职业,可以投递简历,选择跳槽,你可以选择兼职或者全职粉丝,甚至可以同时打几份粉丝工。当然,做一个好“粉丝”和在企业里做一个好职员一样,如果你勤奋卖力,不迟到早退,不抱怨加班出差,不久之后也可以升职哦。
  
  “当然哭不出来!都靠眼药水催泪。你把鼻子使劲揉红了,然后点上眼药水,绝对足以乱真。而且我也不用老哭,导演会和‘头儿’事先沟通好,镜头摇过来时会给手势,那时候我卖力演出就够了。”“嘟嘟”把金嗓子喉宝、眼药水和面巾纸称为“蓝领粉丝”的“吉祥三宝”,尤其是眼药水,更是从不离身。
  
  蓝领粉丝:吃的是青春饭

  
  在“苹果晚报”的引见下,记者在某QQ群中认识了一大批“职业粉丝”,令人惊讶的是,这个群里八成用户都是在校学生。他们是“职业粉丝”里赚钱最少的“蓝领”,也是“出镜率”最高的职业粉丝。
  
  “举举牌子20元,喉咙嘶哑50元,泪流满面100元,哭到昏厥200元,要是选手成功晋级,再加奖金。”群里一位网名叫“嘟嘟”的职业粉丝告诉记者,“这个暑假我赚了2000多块呢。”
  
  由于演技出色,每次组织到电视台录像,“嘟嘟”都被分派到“泪流满面”的特写镜头,“我运气比较好,第一次去参加录像时本来只是分派到挥荧光棒,后来那个‘泪流满面’的粉丝没来,我就被‘头儿’临时拉了去。”
  
  你真能哭出来?记者质疑。
  
  “当然哭不出来!都靠眼药水催泪。你把鼻子使劲揉红了,然后点上眼药水,绝对足以乱真。而且我也不用老哭,导演会和‘头儿’事先沟通好,镜头摇过来时会给手势,那时候我卖力演出就够了。”
  
  “嘟嘟”把金嗓子喉宝、眼药水和面巾纸称为“蓝领粉丝”的“吉祥三宝”,尤其是眼药水,更是从不离身。“嘟嘟”告诉记者,“职业粉丝”比“真心粉丝”还苦还累:“‘真心粉丝’追星看心情,大热天她们可以随时去买冷饮吃;见明星迟到或者工作人员粗暴可以当场发脾气;高兴呐喊就喊几声,不高兴呐喊就休息下。而我们呢,要忍着热、忍着气、忍着喉咙疼,不过看在钱的份上,就忍忍吧。因为表现不好,是要被‘头儿’扣钱的。”
  
  “那你被扣过吗?”记者好奇地问。“当然有啦。有一次一个选手被淘汰,本来下场的时候安排我们‘泣不成声’的,没想到他下台阶时突然摔了一跤,而且那样子非常滑稽,像溜冰一样。大家都忍不住笑了出来,我也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但一台摄像机正好对着我拍,我只好马上双手捂脸,闪到人群后头去了,就这样,还是被我们‘头儿’抓到了,当场扣了一半钱,苦啊!”
  
  “嘟嘟”坦言“职业粉丝”只能暂时性做做,为自己赚点零花钱,将来还是会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她说:“做‘职业粉丝’吃的是青春饭!等到年纪大了,难道还追星,别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其实我拿的薪水在同行中不算多的,我知道有些‘白领粉丝’一个月拿一万的都有,他们靠‘黑’人赚钱,你看好多选秀选手都有乱七八糟的八卦新闻,十之八九是他们炮制出来的。”
  
  白领粉丝:越“黑”价越高

  
  “苹果晚报”告诉记者,“嘟嘟”那样四处奔波、献声献情的“蓝领粉丝”只是这个行业的初级阶段。有一定本领技能的“职业粉丝”很少干“体力活”,他们大多是SOHO,文笔出众,负责在各大网络论坛上发帖,做得好,收入每月不下3000,很多在校大学生和业余撰稿人是“白领”粉丝的中坚力量。
  
  新闻系专业三年级学生“Super阿玲”就是“苹果晚报”旗下一主力选手,她从小酷爱娱乐,一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学长“苹果晚报”。由于言辞犀利,文采过人,做事又负责,现在每月可以拿到4000元左右薪水。这对一个大三学生来说,可以算“高薪”了。
  
  “我主要负责的是为我们的偶像发宣传帖,建立帖吧,管理粉丝群,用一切途径提高自家选手的知名度。其实工作挺忙的,大部分时间需要在线。”“Super阿玲”说道,“其实我拿的薪水在同行中不算多的,我知道有些‘白领粉丝’一个月拿一万的都有,他们靠‘黑’人赚钱,你看好多选秀选手都有乱七八糟的八卦新闻,十之八九是他们炮制出来的。我们这个行业里,写正面文章只能写给‘真心粉丝’看,经纪公司、节目组都不要看的,他们总希望有劲爆的料,可以迅速吸引你们记者啊,普通老百姓啊来看。这是提升知名度和曝光率的最快方法之一。”
  
  除了发帖外,“Super阿玲”负责的工作还有统计选手人气,到服装厂订统一服饰、买荧光棒、做宣传条幅等,有时甚至要利用自己的网络人气组织千人捐款、万人签名的活动,她是“苹果的左膀右臂”,能耐已差不多等同于一个企业里的总经理秘书。
  
  “现在,实际上我已经在经营一个属于自己的企业了,可惜现在法律还不够完善,我没法办相关的‘粉丝经纪’的营业执照。不过相信不久的将来,这一空缺一定会被填补,我的梦想是做全球第一家‘职业粉丝’上市公司。”
  
  金领粉丝:做全球首家“职业粉丝”上市公司
  
  在这个团队中,“苹果晚报”就要算最上层的“金领粉丝”了,记者几次问他收入,他都支支吾吾敷衍搪塞过去。“具体我真不能告诉你,这是商业秘密。不过可以透露一点,这钱比我想象中好赚。”“苹果晚报”坦言道。
  
  他的工作主要是和客户打交道,也就是“出钱的主儿”,“他们通常是经纪公司、影视文化公司,或者是选手本身或他的亲戚。当然,我也接到过‘第三方’委托。前几年《超级女声》有一个很有人气的女选手,那时就有一位很有经济实力的‘粉丝’出钱要我们为她拉票、提升人气。”
  
  “其实,你就是一个老板的角色。”见记者这么说,“苹果晚报”并不否认,“是啊,我负责一个case的关键部分。比如说每周参加例会策划宣传活动,比如说帮经纪公司救急赶场。我带领的是一个良好的团队,就像一个企业一样,有自己的宣传部、策划部、财务部和下面的工人,按劳分配,规章制度齐全。”“不过现在人心散啦,队伍不好带啊!”“苹果晚报”用葛优的语气叹起苦经,“现在的学生都太精啦,报酬低了都要跳槽的。而经纪公司也学会货比三家,挑选价廉物美的‘职业粉丝’,拼命降低报酬标准。不过既然是行业,就存在竞争,这也是很正常的。”
  
  “苹果晚报”告诉记者,他非常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个可以发挥自己才能的“职业”。“我是念企业管理,尽管是硕士学历,但始终是象牙塔里的学生,毕业后绝对不会有人聘用没有任何经验的你来管理企业,而现在,实际上我已经在经营一个属于自己的企业了,可惜现在法律还不够完善,我没法办相关的“粉丝经纪”的营业执照。不过相信不久的将来,这一空缺一定会被填补,然后我就可以成立自己的公司,我的梦想是做全球第一家‘职业粉丝’上市公司。”
  
  连粉丝也“趁火打劫”
  
  资深娱记小妖:“职业粉丝”就是“职业啦啦队”
  
  身穿统一服装,手举宣传画、荧光棒,大声地呐喊、加油助威,会为了某个选手的每一次情绪波动而哭泣、微笑!这些粉丝团有时比明星还出风头,还抢镜!现在选秀节目越来越热,不光是那些评委“趁火打劫”,现在连粉丝也“趁热打铁”了。
  
  因为跑娱乐多年,每次在现场都能看到几个粉丝熟面孔。有一次我早上去一个新人发布会,看到一团“粉丝”摇旗呐喊助威,下午去另一个新人的比赛,居然又看到这一团“粉丝”。我就纳闷了。后来才知道他们都是“托儿”,想来也对啊,一个个刚刚包装出来的新人哪来的这么多忠实“粉丝”啊?
  
  这些“职业粉丝”,说穿了,就是“职业啦啦队”,只要出得起钱,谁都能够雇佣他们。有一点让我挺钦佩的,那就是他们的职业素养。这些人做事井然有序,随身带着齐全装备。各种彩绸、标板、荧光棒、扩音喇叭等。
  
  最经典的就是生日蛋糕、红蛋之类的道具。别奇怪,生日蛋糕也算道具,现在用过生日的名义来炒作明星是娱乐圈最流行的手段。据说一年过上N次“生日”的明星已不稀奇。
  
  “真心粉丝”刺猬小白:
  
  “职业粉丝”让追星变得不纯粹
  
  我前不久刚刚退出一个粉丝团,此前的追星经历看作是一场可怕的恶梦。我的偶像每次来宣传,我都得花一两百块钱,虽然只是学生,但这些钱也不是负担不起。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偶像一步步走向成功,我会感到很快乐。但是后来,我发觉原来我交上去的钱,大部分都进入了一些“职业粉丝”的口袋,当然每次收费的名义都是为粉丝团买衣服,做海报。
  
  我们这些“真心粉丝”,花钱去追星,为偶像拼命投票发短信、在帖吧里面发帖,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睡眠时间来“追星”,他们可好,花着我们的钱,享受着粉丝领导的待遇,这个让我很难接受,就觉得自己变成了别人利用的工具。这些“职业粉丝”让追星变得不纯粹,不是什么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
  
  “职业粉丝”Kitty:
  
  “职业粉丝”总比“疯狂粉丝”好

  
  我觉得某些所谓的“真心粉丝”的见地,实在让人觉得非常可笑。“追星”就是花自己的钱去挺一个跟你毫无关系,但有感觉的人。现在好多学生,花家长的钱觉得理所当然,就像疯狂粉丝杨丽娟,家长满足她长途跋涉追星,她就开心。家长不满足她,她就发脾气。自己不工作不知道挣钱不容易,站着说话不腰疼。
  
  再怎么说,我们这种“职业粉丝”,总比“疯狂粉丝”好吧,自食其力,自给自足。我们中大多数人都有崇高的人生目标和信仰,不盲目崇拜,盲目追星。
  
  当然我们也有真心喜欢的,由自己捧红的明星。对我们来说“职业粉丝”的头衔更让我们如鱼得水,因为“职业”关系我们有机会比普通粉丝更近距离接触到喜欢的明星,还可以赚取劳务,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
  
  律师陆敬波:
  
  “职业粉丝”有的不合法

  
  我认为,“职业粉丝”其实可以分成两种类型,一种是营业型的,另一种是劳务型的。“营业型”的“职业粉丝”,个人认为是不合法的。因为他们既没在工商部门注册也没向税务部门缴税,是不符合国家法律规定的营业行为。
  
  至于那些靠哭笑、喊叫等劳务获得收入的“职业粉丝”,其存在无可厚非。
  
  面对把粉丝当成职业的年轻人,我觉得虽然“职业粉丝”目前有市场需求,但还要不违反社会道德和法律规定。例如有些明星为了出名雇佣“职业粉丝”前去捧场,故意炒作,造成一种虚幻的追捧,就不可取,将会扰乱文化市场的秩序。不管是“职业粉丝”、选手还是演员和歌手都应该有一个规范的底线。要遵循客观规律,要具备真正的实力,否则也许会赚得一时的火爆,但最终还是要被市场淘汰。



  • 沪气温7月以来首次跌破24℃
  • 2号线陆家嘴站将无人售票
  • 臭名"恶鹰"出变种病毒
  • 沪银行"柜面通"局部瘫痪
  • 泰国游合理价格至少4600元
  • 电视购物公司竟有六个名称

  • 上海中小学"减负"中开学
  • 上海中小学3日开学 一系列措施为学生"减负"[图]
  • 白领们的"另类"开学回忆:狂抄唐诗300首
  • 上海规定3万平米以下新楼盘须一次预售
  • "十一"黄金周旅游都市女性热衷"独自上路"
  • “真爱培训班”周末开班 参加者八成是优秀女性
  • 沪上办婚礼成本未必会大涨 新人无需恐慌性闪婚

  • 申城上演街头"相亲秀"
  • 电视购物"娱乐化" "侯总现象"引发热议
  • "4元钱地铁票卖10元"续:1号线设大型告示牌
  • 硕士"粉头"盼公司上市 律师:职业粉丝有的不合法
  • 员工病假最后一天遭解雇 法院判令公司赔38万余元
  • 两青年逼人跳入河中致溺水死亡被判犯故意杀人罪
  • 空调越节能消费者越不"爱" 节能空调缘何卖得最差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