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闻>> 其他媒体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字体: 【打印】
玩世不恭的"新布拉格"[图]
2007年8月13日 07:42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叶孝忠 选稿:陈洁

image
  图片说明:维尔纽斯
  image
  图片说明:这里的房子大部分简陋破落,一些墙壁涂得五颜六色,十分波西米亚
  image
  图片说明:艺术家自封的属地Uzupis有自己的“总统”,甚至还有41条无厘头的“宪法”
  image
  图片说明:鲜花永远是东欧城市的生命

 



  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拥有东欧式的沉郁,往往带点荒诞的犬儒色彩,正如米兰·昆德拉笔下的托马斯,以玩世不恭为人生志向

  12世纪时,立陶宛大公来到这里狩猎,晚上休息时梦见几只狼,奔上山冈,相互撕咬,其中最强壮的一只斗败诸狼后,大声嗥叫,惊动四方
  
  由波兰向北走,就是波罗的海三国(Baltic States):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三国首都虽都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却有着截然不同的个性。塔林(Tallinn)最为精致,如童话故事中的欧洲小镇;里加(Riga)最有大城市的气派,在苏联时代更是工业重镇;而维尔纽斯(Vulnius)则表现了一种无厘头的生气和怪趣。
  
  悲情历史DNA的变异
  
  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一座我连发音都有困难的小国之都。虽然在欧洲历史上,这座城市曾经有过风光。十三世纪到十八世纪末期,维尔纽斯是立陶宛大公国的政治中心,历史悠久的维尔纽斯大学也曾经培养了不少东欧的知识分子。
  
  春雨绵绵浇湿了一座城市,一切灰扑扑的,纵使树梢长出了嫩绿,城市依旧垂头丧气。火车站附近都是旧时建造的楼房,气势恢弘却并不慑人,甚至有股难闻气味,在街边讨生活的老妇人和流浪汉,或许正在缅怀过去的岁月。
  
  不知道是因为雨水,还是东欧城市的属性,维尔纽斯总让人感觉心事重重的样子。不过,这并不影响这个城市吸纳游客的胃口。有些人已经厌倦了人山人海的布拉格,旅游媒体需要制造新的谈资,正如波兰的克拉考夫、爱沙尼亚的塔林,维尔纽斯也被誉为“新布拉格”。古城内的老房子经过改造,精品店、餐馆、咖啡馆和精品酒店等一一进驻,昔日沉淀的繁华旧梦一一被淘出来,冲洗洗刷一番,面向世人。
  
  正如任何一座伟大的城市一样,维尔纽斯也有个梦一般的传说。12世纪时,立陶宛大公来到这里狩猎,晚上休息时梦见几只狼,奔上山冈,相互撕咬,其中最强壮的一只斗败诸狼后,大声嗥叫,惊动四方。解梦人说这是个吉兆,如果在此地筑城,必将名扬天下。于是大公就在山冈上修筑了城堡,取名为“维尔纽斯”,名字来自立陶宛语,即狼之意。城市也自古城堡边上“蔓延”开来,现在甚至成了东欧规模最大的古城。
  
  古城历史可追溯到1000年前,为抵御外敌所造的古城墙已被拆毁,仅存一座黎明门,大多游客也由此开始游览。维尔纽斯建造于几个丘陵上,范围颇大,却让人感觉像个小镇。房子都是矮矮的,一点也不拥挤。这座城市收藏过故事,市中心布满了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其中教堂特别多,用以慰藉多灾多难的心灵,几乎每走几步就能望见信仰的尖塔。最漂亮的是小溪边上的圣安妮教堂,以33种不同的红砖砌成,连拿破仑都对这座教堂恋恋不忘,想把它当宠物一样拎回法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维尔纽斯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单,并形容它为“欧洲最大的巴洛克古城”。
  
  古城中心的商铺多售卖立陶宛盛产的琥珀和针织品,也有不少沿街兜售手工艺品的个体户,大多为裹着头巾的大妈,蹩脚的英语只够做一些小生意。街头有歌唱的艺人,歌声清澈,唱着当地民谣,唱给游客听,内容必定是歌颂美好河山之类。波罗的海三国民族都热爱唱歌,常年举行各种歌唱节。1989年,三国人民曾发起了人链活动,200万人手牵着手,由维尔纽斯经里加到塔林,牵出全长650公里的人链,唱着属于自己的国歌和民谣。
  
  年轻的乌托邦
  
  著名的维尔纽斯大学就位于老城中心,由几栋老房子组成,没有明显的校门,游客经常不小心就走进了校园区。当地年轻人或许没见惯太多的亚洲人,自然对我们十分好奇。校园附近就是吃喝玩乐地,挤满了咖啡馆和酒吧。在咖啡馆里闲坐,热情的当地大学生和我们攀谈,发现他们大多说的一口流利英语,英文早已经取代了俄文成了立陶宛人的第二语言。他们自然清楚那是通往世界的语言。“立陶宛人经常被形容为波罗的海的意大利人,因为我们正如意大利人一样热爱生活,享受生活,有点疯狂。”其中一名大学生说。这座城市的中午几乎是无人的,但一到夜晚,整座城市像被注入了兴奋剂,活了起来。你才发现这座城市如此年轻,年轻得毫无包袱似的,正如其他东欧城市的年轻人,过去的历史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父辈们口耳相传的故事,
  
  东欧式的沉郁,往往带点荒诞的犬儒色彩,正如米兰·昆德拉笔下的托马斯,以玩世不恭为人生志向。除了那些欧洲典型的教堂、广场、咖啡馆之外,老城小河边上还有一个当地艺术家自封的属地,名为Uzupis,意为“河的另一边”,入口有个告示牌,提醒你进入小区要保持蒙娜丽莎般的微笑等。这里的房子大部分简陋破落,一些墙壁涂得五颜六色,十分波西米亚。艺术家在小区周围设计了不少和环境融为一体的街头艺术,比如在河边听歌的美人鱼、一对挂在街边的“老夫妇”肖像等,十分怪趣。
  
  Uzupis有自己的“总统”和“守候天使”,甚至还有41条“宪法”,清楚地列在小区入口的告示牌上。一些宪法显得很无厘头,比如猫未必要爱它的主人,但如果主人有需要时,应该给予帮助等。在这41条宪法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字眼就是权利(rights)。自由的生活形态是创作自由的重要基础,艺术家的责任就是反抗和颠覆,永远不妥协地为自己争取利益,虽然有时候所争取的权利并不合时宜,比如宪法中所写的:人有权无所事事等。的确,在这里的咖啡馆里,就经常有些艺术家模样的客人在埋头写作或无所事事。吊诡的是,现在这个原本破落的小区吸引了不少精致的小画廊、咖啡馆和精品店进驻,慢慢变得中产化,而一白二穷的艺术家自然得重新另觅乌托邦。
  
  维尔纽斯附近也有不少值得一游的地方,23公里外的一个精巧的小镇特拉凯,以特拉凯城堡闻名,很多人形容立陶宛如童话中的欧洲小国,其实指的就是这些占据险要位置的城堡。立陶宛是城堡之国,目前全国就有大大小小约450个城堡,透露了小国过去纷纷扰扰的历史。建造于1409年的特拉凯城堡,以红砖砌成,伫立于湖中,目前已经改造成当地民俗历史博物馆,展品不算特别精彩,倒是这座城堡的位置和氛围让人难忘。
  
  那天刚好是周末,天朗气清,游人如云,沿着湖边的咖啡馆已经坐满了人,虽然热闹,但不至于嘈杂,如果有所谓的安静的喧哗,就是用来形容此时此刻,还有这个正在努力发声的国家。我们参观完城堡,就找了一家咖啡馆闲坐,叫了当地啤酒,面对着湖心堡,耳畔轻荡笑声私语。湖静如镜,城堡的倒影偶尔随着微风晃动,点点白帆、朵朵白云相映成趣,在眼前划过,正如这一刻时间,不知要流向何处。
  
  



  • 今起三天多阵雨或雷雨
  • 团购催生职业砍价师
  • 个性化月饼刻亲友名字
  • 快餐涨价饭盒热销
  • "零甲醛"新衣应先洗后穿
  • 净菜净不净究竟谁说了算

  • 崇明"长出"1000亩湿地
  • 特奥会接待工作全面启动 沪志愿者可获终身服务保险
  • 崇明前卫村生态农业喜人 长江大桥下部结构完成九成
  • 长三角地区重点中学学生会主席论坛举行 直播实录
  • 沪"超级种子"力斩"西部沙魔" 已有千万亩沙地获益
  • 央行沪总部否认房贷首付提高 各银行称未收到通知
  • 教授舍己救学生遇难 网友:送"宝宝老师"最后一程

  • 崇明扁担戏濒临失传
  • 京沪快线调整改签结算办法 空中巴士半小时一班
  • 真爱培训班2500元教谈恋爱? 小商品市场入驻南京路
  • 恒源祥招聘被疑就业歧视 "左手生意"难获商家喝彩
  • [夏令热线]小区门口开饭店 油烟直排居民苦[组图]
  • 玩世不恭的"新布拉格"[图] 爱琴海的浪漫和苍凉[图]
  • 夏日解暑拗造型的本帮菜 实用饮食瘦身小常识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