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改革开放40周年40人】星屋秀幸:决心用一生做中日交流的“使者”

2018-9-14 07:30:1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曹俊 选稿:牛强

  1950年,出生在日本唯一一个取名于中国的地方——岐阜县;1972年,中日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也是他大学快要毕业时,想要选择与中国有接触的工作,进入了日本的综合商社——三井物产;1979年,作为三井物产的第一批中国留学生,来到中国;1995年,作为三井物产上海总经理来上海赴任,此后两度获得白玉兰奖;2014年,作为上海环球金融中心有限公司总经理再度回到上海,并在回国前获得永久居留证。他,就是一个与中国有很深情缘的日本人——星屋秀幸。

图片说明:星屋秀幸说明他的经历

  北京留学期间确定了人生目标——中日交流

  1972年,当星屋秀幸从新闻上看到田中角荣访华后,感到与中国亲密交流的时代即将到来。在老师的建议下,专攻土木工程的他大学毕业后选择了三井物产。1974年入社后,被安排在钢铁本部的日本国内部门工作,主要从事日本国内的钢材销售,并没有去海外的机会。但1978年《中日和平条约》缔结后,邓小平访日,在访问新日本制铁(以下简称“新日铁”)的君津制铁所后,希望新日铁协助建设宝钢,而三井物产是新日铁的钢铁出口贸易伙伴。因此,三井物产需要培养一批懂中文的员工,于是,星屋秀幸便毫不犹豫地参与选拔,最终获得该公司首批留学中国的机会。

  1979年9月8日,星屋秀幸乘坐日本航空JL781航班,行李箱里带着一本二手《毛主席语录》、辞典、相机、收录机和一些基本生活用品,踏上了中国的土地,来到北京语言学院留学一年,开始了他与中国的深厚情缘。

  抵达中国后,星屋秀幸看到中国首都机场的飞机很少,设施陈旧。去北京语言学院的道路都是农道,时不时会有羊群冲入。相对日本而言,食堂、厕所、浴室、房间较旧,感觉不太卫生。留学生中,非洲、中东、东欧、朝鲜等发展中国家的较多,于是对一年的留学生活深感不安。

图片说明:星屋秀幸留学时期使用的外汇券(左)和外国人旅行证(右)

  大街上,几乎没有小汽车,只有无数的自行车和公交车。衣着也几乎是中山装,街上感觉灰蒙蒙的,只有抬头看到著名的“北京秋天”的蓝色天空,才有所慰藉。北京著名的王府井百货,商品种类较少,且服务员毫无售货热情。此外,对食堂、公交车、百货商店、宾馆的从业人员,要喊“同志”;外国人购物需要用“外汇券”,食堂要用“粮票”;离开北京去外地旅游需要公安局签发的“国内旅行证”。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让他有点不太适应。

  图片说明:1979年,星屋秀幸(左二)在北京语言学院留学期间与中国同学合影,右一为徐静波同学(现为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教授)

  但很快,他便投入了留学生活,努力适应,去各地旅游,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并结交了很多好朋友。此外,他还向《人民日报》投稿,其题为《我的故乡》的文章在他回国后不久得到刊登,据说是该报首次刊登外籍人士的投稿文章。

  1979年12月,日本首相大平正芳在北京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礼堂发表演讲,“今后在(日本)全国范围内,为助力中国经济发展,将推进企业、市民、大学等进行广泛的对中合作。即使在21世纪,日中两国历经很多磨难,但若站在20世纪中日友好交流的历史上来看,是可以共同携手度过的”。这些话语,令星屋秀幸顿时热血沸腾,同时也确定了今后的人生目标——中日交流。可以说,大平首相在北京的演讲,确定了星屋秀幸的人生方向。

  中日经济交流新时代见证宝钢发展与浦东开发

  一年留学生活结束后,星屋秀幸没多久便被委派到天津,承担三井物产天津事务所相关工作。1981年,作为天津事务所负责人的星屋秀幸非常关心宝钢第一期工厂建设,他来到宝钢一号高炉建设现场,被推进中日合作项目的中日工作人员洋溢的热情所感染,确信中日交流的新时代即将到来。

  新日铁协助宝钢建厂后,他们已将先进的钢铁生产技术传授给宝钢,而钢铁流通环节需要日本综合商社负责。因此,1990年某日,星屋秀幸突然接到三井物产经营管理层的特殊命令,命他促成构建与宝钢的业务合作体系,向宝钢提出与日本综合商社的战略合作方案。之后,他每月前往上海进行方案磋商,终于在1991年促成了三井物产与宝钢的全面战略合作,签订了《综合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进行人才交流、开设市场经济专门讲座,促进贸易投资、干部交流等。

  1995年,星屋秀幸再次被派往上海,担任三井物产上海总经理。于是,他们举家搬迁到上海,入住虹桥别墅。由于雇用了阿姨,妻子可以和日本友人一起购物、休闲。日本人学校虹桥分校离家也很近,孩子们可以就近读书,学校也没有欺凌现象。他们很快融入了上海的生活,成为了上海的粉丝。

  此次来到上海,让星屋秀幸感到上海的生活方式已完全改变。地铁1号线通车了,市内正在建设高速公路,很多现代高层公寓兴起,商店街里的商品也多种多样,服务员也以微笑相迎了。服装从中山装的单一色系变得多姿多彩,渐渐形成了自己的时尚潮流。与东京的生活差异正在减少,他对上海的发展速度惊叹不已。

图片说明:1993年,中国钢铁市场经济化专门讲座——宝钢钢铁生产知识研修班,中间为星屋秀幸

  这次赴任的首要任务是详细说明钢铁业与汽车产业有机结合的日美模式,研究未来的“中国模式”。为此,他组织宝钢、中国汽车生产厂商20人,用3周时间考察了日美等汽车公司、工厂、钢材加工中心、研发中心等。中方对丰田的零库存方式非常感兴趣。在经历多次交流后,宝钢和三井物产决定,将位于中国的钢材加工中心全部统一,作为合资公司经营。此外,他还促成了宝钢与上海通用汽车的合作。

  他到任后不久,还来到浦东视察,因为在1994年,三井物产的合作伙伴森大厦在浦东新区签约取得了土地,建造两栋摩天大楼。当时的浦东满是仓库、工厂、农田,对要在10年间建设国际贸易金融城这一宏伟的计划简直不敢相信。且若将三井物产上海办公室所在的浦西黄金地段的瑞金大厦搬迁到浦东陆家嘴的上海森茂国际大厦,上海的员工也持怀疑态度,并非常反对。再者,三井物产总部对浦东的前景也持怀疑态度。但是,森大厦是三井物产的资方,邀请他们早日入驻浦东办公室。

图片说明:1996年,时任上海市副市长、浦东新区区长赵启正会见星屋秀幸

  正在犹豫之时,1996年3月,星屋秀幸下定决心去见时任上海市副市长、浦东新区区长赵启正,他打消了星屋秀幸的顾虑,并表示:正巧下个月去东京出差,将代替星屋秀幸向三井物产高层领导解释浦东开发前景以及上海经济现状。此后,公司内部对浦东开发的疑虑开始慢慢消除。起初,有一个本地女员工还哭着反对搬迁到浦东,但星屋秀幸对她说:“我作为日本人,这么相信上海浦东开发,难道作为上海人不应该相信浦东开发吗?”在数次说明后,她渐渐理解了三井物产上海的决定。最终,1996年6月20日,作为森大厦的第一家入驻企业,三井物产在上海花园饭店举行了签约仪式。当时,星屋秀幸心中默念:“既然今天已签约,那一定要大力发展上海实业。这是作为上海总经理,对上海员工以及三井物产总部经营者的回报。”结果,正如原副市长赵启正承诺的那样,浦东的营商环境分阶段得到改善,三井物产也在新大楼里茁壮成长、扩大,收益大大增加,得到了总部的好评。在上海担任总经理的8年间,三井物产始终处于盈利状态。这说明搬迁到浦东是个正确的经营决策。


图片说明:1996年,上海花园饭店,三井物产入驻上海森茂国际大厦签约仪式

  2003年,他回到东京总部,在钢铁部门从事中国相关业务。由于协助森大厦的上海业务而与其结缘,于2008年到森大厦,担任特别顾问。2014年,在64岁这一不再年轻的年纪,再次被派往上海,担任森大厦(上海)有限公司、上海环球金融中心有限公司总经理。很快,两年多的任期顺利结束。

  在2017年回国前,他接受了上海人民出版社的约稿,特意自费出版了《中国情缘——我的人生之旅》一书,以此回顾了自年轻时代至今与中国近40年的不解之缘。

  中日民间交流用一生进行的事业

  1998年的长江洪灾捐赠、1999年向复旦大学赠送日本著名作家永井荷风的作品全集、2015年和2016年邀请森大厦援建的都江堰奎光小学的师生来上海参观和旅游、2015年担任“熊猫杯”全日本青年征文大赛评审委员,星屋秀幸始终活跃在中日交流的各个舞台上。

图片说明:2015年,星屋秀幸访问奎光小学“森纪念图书馆”

  由于星屋秀幸在担任三井物产上海总经理期间,为上海做出的重要贡献,他两度获得上海市政府颁发的白玉兰奖,分别是1999年的白玉兰纪念奖和2003年的白玉兰荣誉奖。而他自己创作的藏头诗《驻沪抒怀》(每句诗的第一个字连起来是“三井物产星屋秀幸”),体现了他对上海的感情以及日中交流的期待。

  三年变样大上海

  井然有序新浦东

  物资丰富靠贸易

  产业发达重流通

  星月同辉日中情

  屋宇独高气象宏

  秀女俊男齐努力

  幸福人生世纪隆

  为了加深白玉兰获奖者与上海的情缘,2014年,他提出成立“日本人上海白玉兰会”,并得到了上海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的支持。该会每年在上海或者东京,组织白玉兰奖获得者聚会。至今,此项活动已举办了五年。

  2017年秋,上海市政府联系星屋秀幸,说要颁发永久居留证给他。他想想:“回国后出差也不会超过90天,是不是需要呢?”上海友协的友人给他提出建议:“不仅限出差,还希望多多为中日友好交流做贡献。”于是,他下定决定:只要身体允许,努力用一生为中日民间交流服务。

  图片说明:星屋秀幸寄语改革开放40周年:日中友好新时代;一带一路有希望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40周年。在亚洲,中日关系非常重要。今后,中日关系也应该沿袭“互惠平等、谦虚交流”的宗旨。星屋秀幸希望年轻人加强交流,不仅在商务交流上,也希望能走访各地,在文化、体育等多领域广泛交流、加深友情。他相信中日交流有无限可能性。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