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当今社会如何论证文化大命题?2019全球文化管理学术研讨会在上海交大举行

2019-12-9 13:02:3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傅文婧 选稿:叶页

  东方网记者傅文婧12月9日报道:自文化的概念被提出伊始,文化已经突破其狭义的概念,遍布生活的方方面面。那么,我们在当今社会应该如何论证文化这一大命题?2019全球文化管理学术研讨会12月8日在上海交通大学开幕。此次研讨会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全球文化管理”为主题,由上海交通大学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2005公约秘书处共同举办。

  参加本次研讨会的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政策与管理教席Milena Dragicevic-Sesic教授、全球文化研究领军学者Justin O’Connor教授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委员会委员及70多位国内外知名高校与研究机构的文化学者。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管理与政策教席 Milena Dragicevic-Sesic教授分析了当前文化管理人才培养和专业化研究的两个困境,即高等教育特别是硕博等高阶人才的培养仍处于起步阶段;人才培养、教学研究、文章发表等仍是以英美为中心的,多样性不足。她呼吁新一代学者应当树立全球视野,在世界上为自己的文化发声。

  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原文化部文化产业司司长王永章先生认为创新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终极目标的不竭动力。理论要创新,政策设计要创新,落实措施要创新,平台建设也要创新。他提议,通过此次研讨会,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支持下,以上海交大为主体,吸引国内外更多高校的专家学者参与,共同搭建一个全球文化管理的高端平台。

  英国华威大学Jonathan Vickery副教授认为文化管理是一种文化生产的合理化的理论,是有关文化创造系统性、原理性的理解,是一种创造机会、创新性和应对挑战的能力。文化管理是一种沟通不同文明的介质,需加强公共部门、民间社会、私有部门、文化部门的协同运作。

  上海戏剧学院院长黄昌勇教授认为,中国当下的文化管理存在经济偏向、创意偏向等三个问题。在未来文化管理的发展实践中,要注意全球化和融合发展两大趋势,要突出文化管理的中国特征,思考中国体系、中国话语、中国逻辑、中国贡献,建立文化管理的中国学派。

  上海交通大学全球文化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单世联教授指出,文明人类从来都在寻找并建设共同利益和共同价值。增进文化间的相互理解、管控可能产生的矛盾和冲突,需要全球文化管理。文化管理不只是企业战略管理的复制,不只是政府行政管理的延伸,不只是专业技术管理的应用。文化管理作为一个独立学科包括文化史论、艺术管理、文化遗产管理、公共文化管理、文化产业管理与创意管理六个二级学科。

  新加坡Lassalle艺术学院Sunitha Janamohanan副教授结合东南亚地区文化管理的发展现状指出,未来应注意加强民间社会与政府的联系,加强民间社会的参与和艺术创作者的表达;艺术家和管理者应创造合作交流的良好生态环境,弥合不同体系间的鸿沟。

  上海交通大学国家文化产业创新与发展研究基地主任胡惠林教授从“全球文化进程推动了中国高校尤其是上海交通大学文化管理学科的建设”、“全球化进程塑造了中国与世界的文化管理学科与学术管理研究的新文化关系”、“全球化转型和全球治理变革提出了高质量文化管理学科建设的新时代要求”三方面回顾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文化管理学科的发展历程,并指明了全球化背景下中国文化管理学科建设未来的发展方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组成员、澳大利亚Creative Economy咨询公司总经理Helene George女士总结了近年来全球文化管理思路的几个转变:对文化价值的界定,从单纯的经济效益到对社会的积极意义和正面影响;从短期视野到长期趋向;从依靠政府支持到企业与全社会共同参与。未来的文化管理应该超越文化或学术探讨,面向全人类视野,更加具有可持续性。

  复旦大学中国文化创新研究中心主任孟建教授认为,中华文化的全球传播存在“有效传播理念的缺失、分层传播结构的失衡、精准运作路径的偏差”,为解决这三个问题,可以运用跨文化分层传播理论来实现突破,并提出提升中华文化影响力分层传播研究的框架和路径。

  河北出版传媒集团副总经理高磊博士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正在逐步获得独立性的时代背景,探讨了大数据时代带来的文化生产和传播的新情况,指出大数据是生产要素、核心资源、重要支撑,并提出了打造知识服务的综合解决方案。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教授以视频博主李子柒带来的文化输出为例,回顾分析了改革开放以来商品经济的发展带来的影视剧、流行音乐、出版、艺术和综艺等领域的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历程,提出了如何把握当前文化及文化产业发展新机遇的基本设想。

  清华大学文化创意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张铮副教授认为数字文化产业的管理幅度之大远超行政管理的部门边界,难度之大也超出当前管理学的基本范畴,数字文化产业管理需要对规则、契约等重新审视与认识,也需要对数字文化产业进行层次划分,将其纳入不同领域的治理范畴。

  澳大利亚南澳大学Justin O’Connor 教授指出,文化产业的兴起带来对于劳动者和生产关系的重新理解、思考与界定。20世纪60年代前后,世界范围内的大繁荣大发展让一切似乎都变得与经济利益相关,甚至正在变得更糟,经济价值正在成为世界的掌控者,决定着事物是否有存在的意义,文化的公共价值正是对这一问题的积极应对。在这种语境下,文化应该如何应对这种挑战?文化、艺术是对新时代的人文主义关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