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王思聪被上海法院限制高消费 旗下公司拖欠主播近370万款项所致

2019-11-9 13:10:28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理 选稿:刘晓晶

  东方网记者刘理11月9日报道:继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后,王思聪再被上海法院限制高消费。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王思聪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包括不得乘坐飞机、不得旅游度假、不得在夜总会等地高消费等 9 方面的限制高消费行为。

  记者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了解到,此次申请执行人曹悦此前曾为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熊猫互娱”)旗下的一名游戏主播,因其他合同纠纷向熊猫互娱提起诉讼,请求嘉定法院判令熊猫互娱支付款项近370万元获支持。

  王思聪被法院限制高消费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的限制消费令显示,法院于2019年08月12日立案执行申请人曹悦申请执行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其他合同纠纷一案,因熊猫互娱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王思聪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包括: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旅游、度假;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旗下公司拖欠游戏主播近370万

  记者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了解到,曹悦原系案外人广州某某公司旗下直播平台的游戏主播,被熊猫互娱引进,作为其旗下熊猫直播平台的游戏主播并签订《游戏解说合作协议》及《补充协议》。若因曹悦与某某公司解除协议产生违约责任,由熊猫互娱直接向某某公司赔偿,或在曹悦承担相关费用后由熊猫互娱向曹悦支付其已付款项。

  后曹悦与广州某某公司解除合约,经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确认曹悦向广州某某公司赔偿损失360万元及相应的诉讼费用。熊猫互娱因未履行判决书确定的付款义务,被曹悦告上法庭。

  记者了解到,该案于今年6月27日作出一审判决,原告诉请获上海嘉定法院支持。

  嘉定法院判决,被告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曹悦人民币3,699,893元,并支付此款自2018年12月5日至实际付清日止的利息损失(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标准计算)。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上海嘉定法院判决书截图

  律师:被执行人未履生效法律文书义务可被限制高消费

  上海瀚元律师事务所邵永劼律师表示,王思聪作为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属于限制高消费人群,其是否属于“老赖”,这里需要引入另一个法律概念——失信被执行人。

  失信被执行人,民间所称的“老赖”一般就是指这类人。法律规定:“被执行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依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一)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二)以伪造证据、暴力、威胁等方法妨碍、抗拒执行的;(三)以虚假诉讼、虚假仲裁或者以隐匿、转移财产等方法规避执行的;(四)违反财产报告制度的;(五)违反限制消费令的;(六)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的。”

  邵永劼律师还表示,被限制高消费并不像失信被执行人那样达到“失信”的程度,法律规定:被执行人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的,人民法院可以限制其高消费。而限制高消费不以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为前提。

  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和限制高消费是执行中的两个程序,都可以由申请执行人申请,也可以由人民法院依职权行使。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