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埃尔那尼》曾被改编成越剧成功上演 重温雨果浪漫主义戏剧之路

2019-11-8 12:15:2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包永婷 选稿:实习生 贺江敏

  东方网记者包永婷11月8日报道:雨果第一部被介绍到中国的戏剧作品是什么?雨果的戏剧在法国读者和观众心目中究竟是怎样的?近日,在“雨果的戏剧作品与翻译”主题论坛上,中法戏剧专家、翻译家多角度剖析以雨果为代表的浪漫主义戏剧流变,以及雨果名剧在中国的译介与改编,共同探讨在不同时代与地域情境下雨果戏剧的意义与价值。

  据复旦大学外文学院法文系主任、上海翻译家协会副会长袁莉介绍,雨果第一部被介绍到中国的戏剧作品是《项日乐》(Angelo),1910年由包天笑和徐卓呆从日译本转译为中文(当时的译名是《牺牲》)。清末小说家曾朴从法文版重译了一遍,取名《银瓶怨》(后又直译剧名为《项日乐》),张道藩据此做了改编,后来成为在中国舞台上多次上演的话剧《狄四娘》。

越剧《英雄与美人》说明书封面(李声凤提供)

  一直关注中法文化交流和现当代戏曲的上海翻译家协会会员李声凤,为现场读者揭秘了“越剧与雨果的一次亲密接触”。20世纪50年代,雨果名剧《欧那尼》(即《埃尔那尼》)改编成越剧《英雄与美人》在上海成功上演。李声凤表示,这部越剧是第一部保持“洋人洋装”、以外国人形象来演的外国改译剧,当时宣传中称这是“创有史以来空前之盛举”,上演了50场之多。她从编剧的译本选择,讲到越剧本中做了哪些本土化改造,以及当年的越剧演员们又如何装扮模仿。作为资深的越剧票友,李声凤在现场用越剧发音朗诵了剧中对白,引得读者热烈鼓掌。

  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宫宝荣则跟读者探讨了“雨果为首的浪漫主义戏剧为何好运不长”。浪漫主义戏剧兴起于19世纪上半期,至1830年因《欧那尼》事件一举战胜了古典主义,然而兴盛时期仅有十几年光景。其代表人物雨果的影响如此深远,浪漫主义戏剧却如此短命,原因何在?宫宝荣认为,浪漫主义戏剧的最大贡献是突破了古典主义戏剧的局限,使得欧洲的戏剧舞台发展出新气象。而浪漫主义戏剧热潮的消退受到时代变迁、大众喜好变化等诸多因素影响,其自身的题材局限、夸张的表现手法等,也往往经不起推敲,无法产生具有持久价值的戏剧作品,这些都是造成其短暂历史的原因所在。

爱德华·富尼耶(1857—1917)《埃尔那尼》:最后一幕,1903年布面油画

  “维克多·雨果:天才的内心”展览正在上海明珠美术馆热展。展览选取了雨果最具代表性的四部戏剧作品,从《埃尔那尼》首演的剧院论战场景到其最后一幕的情节描绘,从《吕伊·布拉斯》19世纪演出时的道具展示到其人物形象描摹,从《吕克蕾丝·博尔日亚》中的单人肖像到《城堡卫戍官》的宏大战争群像,通过雨果同时代艺术家的不同视角描摹,给出最直观的时代审美与历史影像。“作为策展人,我们讲故事都是通过艺术作品、视觉作品。大家可以从这些雨果戏剧的相关绘画中体会到视觉艺术的妙处,它比读剧本更直接,或者说它能还原历史。”明珠美术馆执行馆长及策展人李丹丹说。

  雨果的戏剧在法国读者和观众心目中究竟是怎样的?法国里昂国立高等戏剧学院院长、戏剧导演劳朗·古特曼为中国观众了解雨果和他的戏剧作品提供了新视角。在他看来,雨果的戏剧故事宏大,然而在表现上容易夸张过度,这是导演雨果戏剧的一大难点。他重点介绍了随后在现场演出的剧目《一千法郎赏金》,这是雨果《自由戏剧集》中最长的一部,故事情节曲折,人物众多,但是语言相对简单,没有太多雨果诗歌的抒情风格。

  “为什么我们今天要谈雨果的戏剧?事实上戏剧作品可能比小说、诗歌更能对一个时代或是一个文学类别带来更大冲击力。雨果的戏剧实在是给法国文学史带来了太大影响,这也是因为小说和诗歌的阅读大部分是个人行为,戏剧毕竟可以有一个规定场景,有一个场合,如果连演50场,特别是他的剧具有直击心灵的力量,一定可以给这个时代带来更大的冲击。”袁莉最后总结了雨果戏剧的力量。

  “雨果的戏剧作品与翻译”主题论坛由明珠美术馆携手上海翻译家协会青年译者沙龙举办。

  >>>延伸:雨果的戏剧之路

  “戏剧,这是一件浩大和巨大的事情,这是人民。这是人类,这是生活。一出剧,是一个人。青铜面具下,是有血有肉的面孔。还有深沉的无限。我透过面具的小孔,看到的不仅是眼睛,我看到了星星。”这是剧作家维克多·雨果对戏剧的思考。

  1827年,25岁的雨果写成篇幅长得难以搬上舞台的剧本《克伦威尔》,发表《序》。这篇长序新颖大胆,轰动一时,吹响了法国浪漫主义戏剧的号角。1830年,剧作《埃尔那尼》(也译作《欧那尼》)上演,标志着浪漫主义戏剧的历史地位真正确立,可以说雨果的剧作体现了浪漫主义戏剧美学的最高成就。

  19世纪30年代,雨果步入中年,创作力旺盛,这一时期上演了他创作的7部剧本,其中4部在法兰西剧院首演。然而好景不长,到了1843年,诗剧《城堡卫戍官》在法兰西剧院首演,演出每况愈下,33场后被迫撤下。雨果一气之下,告别舞台。

  直至海岛流亡期间,雨果才重又握起剧作家的笔,创作了多部剧本。他在1869年左右陆续写成多部短剧(也是小说《笑面人》的写作时间),内容创新、风格轻松,有喜剧,有正剧,有诗体,有散文体,有奇异构思,有社会写实,雨果为之命名《自由戏剧集》。1886年,即雨果逝世后一年,这部《自由戏剧集》作为遗著出版。剧集中的《一千法郎赏金》是现代题材的散文剧,和《悲惨世界》的精神世界相连,受到关注。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