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大唐贵妃”史依弘:除了“翠盘舞”,还有一段封存了18年的珍贵唱段

2019-10-23 08:41:05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永娟、曹磊 选稿:实习生 贺江敏

  东方网记者王永娟、曹磊10月23日报道:昨天是中国戏曲艺术大师梅兰芳诞辰125周年。一部从其名剧《太真外传》《贵妃醉酒》改编而来的《大唐贵妃》新版排练正在上海京剧院排练厅内紧锣密鼓进行中。11月6日至10日,新版京剧《大唐贵妃》将作为第21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参演剧目,亮相上海大剧院。这也是《大唐贵妃》第二次参演上海国际艺术节,在上海国际艺术节的历史上堪称绝无仅有。

《大唐贵妃》排练中 摄影:严天妤

  18年前,《大唐贵妃》首演获得巨大成功,该剧为交响乐首次古装京剧的尝试,汇聚了梅葆玖、张学津二位老艺术家和于魁智、李胜素、史依弘、李军等名家,受到观众热烈追捧。18年后,《大唐贵妃》再出新版,在重新打磨下将有什么改动?记者专访了新版《大唐贵妃》杨玉环的饰演者——主演史依弘。

史依弘接受本网记者专访

  有改有增,“赐白绫”“誓死也要唱”

  史依弘说,在原版《大唐贵妃》3组演员中,自己和李军是从头到尾一直参与的一组,虽然没有演出全本,但排练时从头演到尾,因此,对剧情十分熟悉。而这熟悉也让爱琢磨剧情的史依弘品出了原版中剧情上的一些不足和遗憾。

  “当时我心里有疑惑,为什么杨贵妃被贬回杨府反而唱起《贵妃醉酒》,怀念宫里的奢华生活,这从她的性格设定来说讲不通。”

  18年前,因为众星云集,《大唐贵妃》也就成了一部“看角儿”的艺术作品,既要考虑到梅兰芳经典唱段的保留,又要考虑到各位艺术家自身表演的特点,以及音乐中的华彩片段等。因此,剧情内容更多服务于形式,于是,在原版《大唐贵妃》中,就出现了杨贵妃被贬回杨府后,却唱了一段“贵妃醉酒”的原因: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

  “已经被贬回杨府了,从三千宠爱于一身到被贬回府,在这么大的心理落差下,她内心应该是很凄凉的,在此心境下,还有心情回顾昔日宫廷奢华生活,显然是不符合人物心境的。”

  众主创一致同意对这一部分进行更改。于是,在新版中,原来的唱词被替换掉,唱腔也做了微调。依然是四平调,杨乃林老师的华彩配乐依然保留,但在唱词上改为:寂寞长空冷月叹无情,萧瑟龙楼黯宫灯。华清凄寒水,骊山孤魂石,霓裳羽衣如醉绸,云散雨停。隔墙问,羯鼓擂动处,你可知星光点点,是奴的泪痕……”改动之后,贴切地表达了杨玉怀悲凉的心情和对李隆基的思念。

  18年前《大唐贵妃》囿于时长,删掉了杨贵妃自尽前与李隆基诀别的唱段,这也让史依弘耿耿于怀,“当时是觉得非常遗憾的,因为几乎没有一出戏是会轻易放过诀别这个环节的。不管是跟亲人还是爱人,比如《白蛇传》《霸王别姬》等,诀别环节的处理都增加了剧作的可看性和张力。”

  在新版中,这场被封存了18年的诀别戏将再次与观众见面,而且,在史依弘看来,这段戏揭示出杨贵妃是为了爱情心甘心赴死:“这白绫权当是万岁御赏,马嵬坡就是我长眠之乡……但愿得梨树下身安葬,到天上我也要献舞恩皇。”史依弘认为,这场戏也是李杨爱情的写照,尽管新版中唱的段落不少,但这一段无论如何不能删减,自己“誓死也要唱”。

《大唐贵妃》排练中 摄影:严天妤

  重现经典,将在1.2米高“翠盘”上翩翩起舞

  梅派艺术历来有载歌载舞的艺术特色。在梅兰芳的新创戏里,几乎每一部都有一段舞蹈,各有特点,比如《霸王别姬》里的“剑舞”、《天女散花》的“绸舞”、《西施》的“羽舞”、《麻姑献寿》里的“袖舞”等等。在《太真外传》中也有一段“翠盘舞”,如今,将在重新设计后再现于《大唐贵妃》舞台。

  但是,同许多其他舞蹈一样,《太真外传》中的“翠盘舞”到底什么样,谁也没见过,而且也没有影像资料留下来。为了了解这段舞蹈,史依弘四处寻访梅兰芳当年舞蹈的史料,而与翠盘舞相关的只有一两张剧照。“从照片上可以看到,梅先生站在一个大概1.5米见方的盘子上,身穿宫装,边上有一些人挥舞着旗子,从记载里可以看出,这些旗子代表着风雨雷电,杨贵妃作为一个梨园教坊里的指挥官,在上面边唱边舞,或者说仅仅就是跳舞。”

《大唐贵妃》排练中 摄影:严天妤

  史依弘认为,从剧照中可以看得出来,舞蹈并不复杂,但翠盘舞这个概念特别好,“可以想象,当在舞台上推出这样一个翠盘来时,它所起到的视觉冲击还是很大的。”而且,据说,当年《太真外传》中,作为“舞台”的翠盘还是可以旋转的,这种类似于“八音盒”的创意在当时还是非常新颖的。

  在原版的《大唐贵妃》中,也曾有“霓裳羽衣舞”片段的展示,不过当时是由李军击鼓,史依弘在平地上起舞。这次,遵循梅葆玖先生的遗愿,这段“翠盘舞”将被重新搬上舞台。

  新版如何展现“翠盘舞”?史依弘介绍,杨贵妃将站在1.2米高度的翠盘上翩翩起舞,外圈增设转台,其他舞蹈演员环绕翠盘周围。“具体舞蹈动作还在讨论,要考虑到演员当时的服装穿着,还要考虑到和打鼓的李隆基以及其他舞蹈演员的配合,希望能给观众一种全新的体验。”

  在史依弘看来,《大唐贵妃》对梅派艺术的传承具有其独特性,“它背后的《太真外传》代表了梅兰芳唱腔的顶峰,是集大成者,音乐、板式、旋律非常丰富,完美体现了梅先生‘无声不歌、无动不舞’的宗旨,堪称梅派代表作。这也是梅葆玖先生想极力推广这部戏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大唐贵妃》主题曲的《梨花颂》,因其兼具梅派唱腔特色而又朗朗上口的旋律,广为传唱,为广大戏迷以及非戏迷所喜爱。不仅上过春晚舞台,还走进了全国中小学生的音乐课堂,成为很多小朋友的京剧启蒙。上海京剧院即日起面向全国小朋友征集主题曲“梨花颂”最美童声,入选“声音”将有机会于演出开场前在上海大剧院现场播放。对此,史依弘表示,各种传播形式让戏曲普及有了更多的途径和选择。而对于京剧人来说,还是要排出更多好戏,能够成为经典的戏,比如像《大唐贵妃》这样的戏。“有了好的口碑,才能吸引更多的人走进剧院,亲眼目睹、亲耳聆听,近距离感受京剧的精髓和魅力。”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