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网约护士”来了,三甲医院约吗?

2019-10-10 05:54:46

来源:文汇报 作者:唐闻佳 选稿:刘晓晶

  “网约护士”来了,日常护理工作已十分繁重的三甲医院护理人员,有余力成为“网约护士”吗?而且,按我国物价核定标准,一、二、三级医疗机构的医疗服务价格不同,那么,当护理服务“触网”后,护理服务价格是否也将拉开差距?事实上,定价、人员配置是决定“网约护理”长远健康发展的两大关键问题

  今年夏天公布的《上海市“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实施方案》提出,“为充分发挥优质护理资源作用,在‘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区同时开展护士区域化注册管理试点工作,鼓励二、三级医疗机构护士到基层医疗机构和社会医疗机构执业,为出院病人、慢病病人和老年病人提供延续护理、居家护理等。”

  换言之,“网约护士”来了,市民不只可以在手机上“点单”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护士,还可能“网约”瑞金医院、中山医院等三甲医院的护士。问题是,日常护理工作已十分繁重的三甲医院护理人员,有余力成为“网约护士”吗?

  而且,按我国物价核定标准,一、二、三级医疗机构的医疗服务价格不同,那么,当护理服务“触网”后,护理服务价格是否也将拉开差距?事实上,定价、人员配置是决定“网约护理”长远健康发展的两大关键问题。

  “网约护理”给三甲医院急诊“解压”

  对于上海的这份“互联网+护理”方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副院长陈尔真仔细研读了,他说:“不要小看‘上门护理’,这项工作很有意义。”作为急诊医学专家的陈尔真请记者关注各大三甲医院急诊室里那些滞留的病人。

  “为什么总有病人滞留在急诊?医院环境噪杂,还存在交叉感染的风险,要不是没有办法,谁愿意长期睡在医院?”在陈尔真看来,病人滞留急诊,其实很无奈,因为有许多护理服务,比如导尿管、鼻饲护理等,家属不会操作。他认为,“网约护理”的推进,有望让一些长期住院病人回家,不仅有助于缓解急诊的压力,将急诊的优质资源腾出给更加需要的病人,也可以让患者在家里获得更好的生活质量。

  正因如此,陈尔真对“网约护理”格外关注。他告诉记者,“网约护理”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像瑞金医院这样的大型医院就有护士上门给患者打针、开展压疮护理等居家护理服务。后来,由于护士们工作量大幅上升,“上门护理”不再普遍开展。

  之所以提及这段“网约护理”的“前世”,陈尔真意在强调,三甲医院若要参与“网约护理”,不是要去和下级医院的护士“抢饭碗”,而应带着健康全程管理的理念与各级医疗机构开展康复护理合作,让术后患者、出院患者回到社区后获得连续的医疗健康服务。

  这一点获得了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护理部主任姜丽萍的认同。在她看来,如何用好“网约护理”政策,为患者提供延续的医疗服务,很重要。“比如,在新华医院看病、接受过手术的患者回家后,遇到问题,社区未必掌握患者的具体病情,如果区域医疗机构展开合作,将让‘网约护理’发挥更大的作用。”

  要让护士对“网约护理”有积极性,科学设计绩效很关键

  三甲医院、三甲医院的护士到底以何种方式参与“网约护理”,尚无模式参考。而一个紧随而来的问题是:当三甲医院涉足“网约护理”,价格怎么定?这块亦属“空白”。

  “互联网+护理服务”如何收费,是患者普遍关注的问题。今年1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在关于“互联网+护理”推进方案中提出,建立“互联网+护理服务”的价格和支付机制,要求试点地区结合实际供给需求,发挥市场议价机制,参照当地医疗服务价格收费标准,综合考虑交通成本、信息技术成本、护士劳务技术价值和劳动报酬等因素,探索建立价格和相关支付保障机制。

  在上海,近年已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展“网约护理”雏形试点,采取的模式是:每次“点单”后,患者家属前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付费,其中相关医疗、材料费用等原本就有物价标准,上门费80元/单(按本市物价核定标准),然后由护士上门,整个过程不再收费,也不得提供“点单”以外的服务。

  那么,二、三级医院又该如何定价呢?业内普遍认为,当下中国护士依旧短缺,工作量大,要让护士对“网约护理”有积极性,科学设计绩效很关键。

  福寿康(上海)医疗养老服务有限公司创始人张军对此深有感触:“五年前,国内兴起一波‘网约护士’潮,但由于政策不明朗,也没有很好解决支付问题,这群‘吃螃蟹者’大部分成了‘先烈’。”

  张军和他的福寿康团队是上海护理服务产业的先行者。2011年创业之初,福寿康为第一批10多位老人提供“居家照护”,定价问题成了当时最关键的问题。“收费低了,公司难以为继;收费高了,老人们承受不起。”张军说。

  好在相关政策陆续推出。2013年,上海试点“高龄老人医疗护理保障计划”,对符合条件的独居老人给予“老年护理费用专项补贴”。2017年1月,作为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城市,上海又在徐汇、普陀、金山3个区先行试点长期护理险,并在去年将长护险推广到全市。福寿康团队是原上海市高龄老人医疗护理保障计划和长期护理保险的首批定点服务机构,也是医保定点单位,目前业务遍及全国。

  近几年,上海因长护险等政策“红利”发展起了一批类似福寿康的社会护理机构。它们既盘活了市场资源,也让老人享受到便捷的养老护理服务。下一步,长护险能否为“网约护士”提供稳定的市场需求,备受期待。

  “网约护理”走向纵深或催生“互联网排班”

  涉足居家护理八年,张军还观察到一个现象,即居家护理的时间点。“一些人将‘网约护士’约等于‘滴滴护士’,认为可像预约出租车一样即时预约上门护理服务,这能否成为现实?至少这种‘即时’的要求与目前设想的情形不太匹配。”张军分析,一些医疗机构希望护士利用下班后的碎片化时间来完成“网约”,这与患者的需求之间可能存在矛盾。

  简言之,“网约护理”的预约时段很可能是大部分护士的上班时间,往往在白天。陈尔真也注意到这点。他谈到,如果“网约护士”走向纵深,则可能在医院日常排班之外,催生“互联网排班”。也就是,护士轮流“接单”网络预约护理需求,考虑到成本效益最大化,各大三甲医院可以“包干”片区的形式辐射周边,对接附近社区的居家护理需求。

  “不过,三甲医院的护理工作任务重、专业性强,三甲医院的护士是否有余力开展上门护理,还有待探讨。而现阶段可发挥好医联体的作用,由三甲医院护理团队领衔,带动区域内医疗机构护理人员开展好各类专业护理服务,满足患者不同需求。”陈尔真强调,不论“网约护理”,还是在实体机构的护理,医疗质量与安全是必须坚守的底线,毕竟医疗服务不同于一般服务,它面对的是生命。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