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这项无缘“桃李满天下”的事业 启智学校校长石筱菁说:我会一直干下去!

2019-9-9 04:48:37

来源:东方网 作者:黄丽春 选稿:吴春伟

    东方网记者黄丽春9月9日报道:早上7点15分,上海闵行区启智学校校长石筱菁笑容满面地站在校门口,开始迎接一个一个向她走来的孩子。这是一群心智和身体发育迟缓的特殊孩子,有的走路踉踉跄跄,有的说话含糊不清,可还是争先恐后地向她挥手致意、叫她“校长妈妈”,那写满一脸的真诚劲,总是让石筱菁欣慰又感动。

  

  启智学校平常的一天,就此拉开序幕。这样的迎接,石筱菁风雨无阻坚持了14年。校门缓缓关上,对于石筱菁和她的团队来说,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因为他们面对的是接近200名智商均处于50以下的孩子,除了单纯性智障之外,更多的孩子同时还患有脑瘫、自闭、唐氏综合征等多种染色体异常引起的残疾类型。

  14年来,凭借爱心和不断教学探索,石筱菁和老师们帮助这些特殊孩子自理自立,走出家庭融入社会,给他们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她用一片丹心诠释着“热爱了便是一生,坚守着便是幸福”。

  初生牛犊不怕虎,32岁踏上校长岗位

  2005年4月,32岁的石筱菁作为闵行区后备干部,适逢启智学校老校长即将退休,受命担任新校长。在普通学校当了13年英文老师的她,能在特殊教育“一把手”的岗位上独当一面吗?

  石筱菁1996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她想,党培养了自己这么多年,教育局把这个任务委托给我,我不应该有任何犹豫:“需要我去做的事,这是我的职责所在,我要用我的实际行动来回报党的培养。”

  石筱菁来到启智学校后,在老校长科研兴校的精神引领下,承担了“十一·五”教育部青年专项课题《中重度智障学生言语康复训练》。在研究过程中,学校研编了“三类辅助教学活动”,对智障孩子进行专业的语言康复矫治训练。

  “所有的特殊孩子,他们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在石筱菁看来,语言是人类赖以交往交际最主要的工具。“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医院的报告,语言发展迟缓是中重度弱智学生存在的普遍情况。他们由于口腔肌肉萎缩、脑部发育不全、器质性损伤等原因导致难以发展正常的语言能力,教育者就要对症下药,先解决语言的问题,才能继而解决他们学习方面的问题。”

  基于这样的认识,在石筱菁的带领下,课题组整整花了3年时间探索中重弱智学生言语康复训练的内容,探索有效的、能满足广大中重度弱智学生需求的教育训练方法和途径,为普通教育系统的随班就读生及辅读学校的特殊学生提供了宝贵经验。

  启智学校的很多教师都参与到了这个项目中,通过与医院医生、高校专家的合作,整理出特殊孩子在语言发展方面存在的问题。根据他们的特点,把汉语拼音教学系统引入言语康复训练教学;进一步完善了学校创建的两类辅助教学活动“唇舌操”以及“汉语拼音手势符号方案”,并创编了第三类辅助教学活动“言语训练歌曲”。

  石筱菁和老师们把“三类辅助教学活动”作为学校内部的训练来执行。在上语文课之前,老师带着学生,用五分钟的时间来完整地做唇舌操。午间和课间还会做做手势符号,唱唱言语训练歌曲,整体创设一个大语言的训练环境。同时,注重学校和家庭共同合作,有效提高孩子的语言发音能力。

  三年研究,的确帮助了很多孩子。“三类辅助教学活动”沿用至今,其教程在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之后,全国各地很多的特教学校以及华东师范大学特教系都以此作为可供借鉴的教材内容。

  特殊孩子因材施教,重构现代特教价值

  石筱菁一直记得自己刚到启智学校那年的中秋节,适逢周末去南方商城办事,突然听到一声呼喊“校长老师,校长老师”,话音未落,一名启智学校的学生向她迎面扑来。石筱菁一边感受着周围人异样的目光,一边和孩子交谈起来,了解到他是陪妈妈去银行取钱,因父亲已经过世,母亲有残疾,腿脚不便,眼睛也不好,只能在周末让孩子代为签字。“我们能为这样的孩子、这样的家庭做些什么?”这件小事让石筱菁沉思良久。她深刻感受到,仅仅在学校里帮助他们康复、教会他们自理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打破社会固有的成见,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们、接纳他们。

  这些年来,石筱菁一直在坚持做一件事,那就是努力重构现代特教的价值:智障孩子也要融入社会,支撑起生命的尊严与生活的希望,保障处于社会弱势群体的他们接受公平教育的权力。学校多次举办智障学生画展、出版画册,学生作品获“全国首届精神卫生日”作品展一等奖,在首都历史博物馆展出,被宋庆龄故居纪念馆收藏。学生舞蹈节目京舞《中华京剧娃》在首届中国少年儿童艺术节全国少年儿童舞蹈总决赛中荣获团体银奖、团体特别奖和组织奖,并受邀人民大会堂举行的颁奖典礼上演出。学生连续四次代表中国队参加世界冬季特奥运动会,凭借“雪鞋走”项目取得了18枚金、银牌的好成绩。

  对普通孩子而言,这样的成绩也属不易,更何况一群特殊孩子,这意味着他们需要花费数百倍的尝试和努力才能完成,而教师更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辛勤汗水。在启智学校,现有已知的学生残疾病症共有数十种之多。除唐氏综合征等常见残疾类型外,还有很多上海市乃至国内少有的病症,如天使综合征、威廉姆斯综合征等等,类型也是逐年递增。针对不同的特殊孩子,需要因材施教,除了国家规定的课程之外,石筱菁和老师们制定了不同的训练方法,为这些孩子提供个别化教育。

  比如脑瘫孩子,因为脑损伤造成了运动机能的伤害,他们更需要肢体的康复,学校就和复旦儿科医院、江川地段医院进行合作,共同设置康复课程,这项合作已经持续了十几年。孩子们每周都会到康复医院接受训练,同时学校也有专门的老师对他们进行肢体方面的物理治疗,再配合言语训练,多管齐下,来提高脑瘫孩子的治疗效果。

  再比如自闭症孩子,他们的言语沟通能力和社交能力很弱,行为刻板,但是往往有音乐、艺术等方面的天赋,针对这些孩子的特征,老师就为他们量身定制绘画、刺绣、音乐等课程。

  特殊孩子融入社会,期待更多爱心包容

  在启智学校的校园里,经常可以看到一名个子高高、笑容灿烂的大男孩,他就是经过启智学校12年康复教育后,已经留校工作2年的自闭症学生许斌。每天除了带领孩子们做操之外,许斌还负责帮助老师打印资料、分发报刊杂志、管理校园的图书馆。

  “斌斌属于自闭症孩子康复当中比较成功的案例。”提起许斌,石筱菁颇为自豪,“我们当时把他留下来的一个初衷,也是让自闭症孩子的家长能够看到希望。”2005年,石筱菁进入启智学校当校长,同时,许斌也入校接受学前教育。在许斌身上,班主任王老师倾注了大量心血。许斌的情绪一有波动,王老师就会关注到他的变化,马上想办法安抚他,还为他设定了很多小岗位,收废纸、送报纸、打印以及主持学校里的大型活动。这些根据许斌自身能力设置的任务,潜移默化中锻炼、提升了他的社会交往能力。

  “特教老师要有爱,但这种爱不是仅仅基于本能的母爱,而是智慧的爱,这就要求教师有专业化的能力。”石筱菁刚到启智学校时,学校师资队伍参差不齐,只有5个华东师大特殊教育系毕业的毕业生,其他老师都从普通教育转岗而来,很多人之前都没有接触过特殊教育。特殊教育面对的是特殊群体,很多孩子有暴力倾向,有精神类障碍疾病,每天教室里充斥着喊叫、哭闹和大小便不能自理。这样的教学环境,对教师来说是一种无形的压力。石筱菁深知一线特教老师的甘苦,“作为校长,我是全校老师的坚强后盾,必须为大家撑起一片天!”

  排忧解难、纾解压力、生活帮助……老师们的任何困难,在石筱菁的眼里,都变成了她自己的事情。同样也是特殊教育“门外汉”的她,和老师们一起学习、培训,走出去参加国内外培训,也把专家请进来现场教学。现在,启智学校已经建立起一支集教学、心理学、康复学等为一体的区域复合型教师团队。

  14年来,石筱菁承担了2项国家级课题研究,5项市级课题研究,9项研究成果获国家级、市级奖项。出版的书籍《中重度弱智学生言语康复训练研究》《言语沟通训练——辅助教学系列》属国内开创性实践研究。在她带领下,仅有50余名的教师团队撰写的350多篇论文及案例在国家级、市区级教科研成果评选中屡屡获奖,各类荣誉达230余个,其中包含了全国特教园丁奖、全国“十一五”教育科研先进工作者、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上海市优秀共产党员、上海市优秀班主任等重量级奖项。

  

  如今,孩子们慢慢长大,石筱菁的目光未曾远离,她又开始新的思索:“毕业了怎么办,父母老去了、离去了怎么办?”这样的命题或许过于沉重,需要整个社会来考量。可是,这个高速运转的社会准备好了吗,有企业有意愿、有能力接受他们吗?石筱菁在想,学校或许可以再多做些什么,比如在校门口开一家洗车店、开一间咖啡馆,有熟悉的老师辅助这些孩子,让他们在力所能及的岗位上发挥自己的价值。

  虽然阻力和风险丛丛,石筱菁依旧执着,特殊教育这项无法享受“桃李满天下”成就感的事业,她会一直干下去,干到退休,甚至退休以后。石筱菁饱含深情地说,是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爱让我坚守!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