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一晚上补货近百箱 靠一碗泡面熬过去 24小时便利店:长夜里的温暖灯火

2019-8-14 07:44:38

来源:东方网 作者:邵未来 选稿:潘丽娟

原标题:24小时便利店:长夜里的温暖灯火

  据劳动报,长夜闷热而寂寞,总有一些灯火不眠不熄。这个夏天,我们特别关注到了城市中那些“晚睡”的人们。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那些伴着月光熬夜的人,有多少心事可以言说?劳动报、“劳动观察”新闻客户端记者走进寂静的黑夜,聆听“昨夜今晨”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也是每一个奋斗着的你、我、他。

  仲夏夜的上海,闷热的空气中,匆匆的脚步里,忙碌了一天的人们踏上归家的路。此时,斜土路便利蜂的朱叶萍,才刚刚开始她的工作。

  在上海,24小时便利店数以千计,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用一夜灯火,伴着这座城市进入梦乡。

  理货上架

  近100箱商品有时让人“绝望”

  20点,朱叶萍换上工作服,完成交接,开始上班。

  这个夜晚稀松平常,照例是先将货架上的商品一一比对,把临期熟食在摄像头下依次废弃,然后,清洗锅盆餐具。

  晚间,店里的客人络绎不绝,三台自助收银机前,总是人来人往,买一瓶水还要等上一会儿。她在收银机边,手把手指导着一位中年大叔扫码结账。很快,就完成了一笔交易。

  23点。店里正好没有客人,球赛散场带来的人群已经慢慢散去,阵阵喧闹声后,店里归于平静。墙上时钟滴滴答答的响声,反倒显得有些吵闹。

  一辆绿色的厢式货车驶到小店门口停下。“今天来得挺早的嘛!”朱叶萍拖着两个推车迎了上去,一边打着招呼。

  在便利蜂,每天会统计出各个门店白天销售的商品数量,再根据大数据测算补货量,在夜间进行及时补充。“进货分两次,一次是冷链产品,一次是常温商品。今天来得早,最晚一次,凌晨两点才来。”她嘟囔着,因为那一次,把这些货理完都已经大天亮了。

  一箱又一箱水摞得老高,超过了朱叶萍1米6的个头。卡车师傅帮她把推车拉进店里,又一箱箱卸下货物。这一天,由于持续高温的影响,光是饮料和矿泉水,就来了40余箱,再加上冷饮、泡面等,足有近100箱货物。随便打开一个蓝色储物箱,里面横躺着的饮料就有50多瓶。

  把师傅送走,她挠了挠头,又叹了口气。在这家便利蜂,100余个平方的面积里,容纳着近2000种商品。虽然每个产品的位置她早已了然于胸,但上货,对价签是一个“细活”,容不得半点差错。“有时候看着角落里堆满的箱子,要自己一箱箱往仓库里扛,真有点小绝望。”

  放空2分钟

  把疲劳抛到脑后

  “2个小时后,车会再开过来把储物箱带走。”朱叶萍说,来不及理货,就只能先把东西捣腾出来,把空箱子放在门口等回收。拖着、扛着、背着,伴随着箱子一个个腾空,新的一天也已经到来了。

  只有3平方米的储物间里,货品堆放地满满当当,只留下一条十几厘米的小道,人只能侧身一点点挪动身子,跨进中央区域。

  凌晨1点,箱子被收走,朱叶萍再次送走了卡车师傅。她走到店门口,抬头看了看夜空,四下静悄悄的,只有知了不知疲倦地叫唤着。远处的灯火阑珊,星星点点,若隐若现。两年来,趁着理货的间隙去夜空中发呆已经成了她的习惯,虽然每次只有短短2分钟,因为还有大把的工作等待着她。但就在这2分钟里,让自己的思绪彻底放空在无边的黑夜中,这让她感觉到了一种完全的释放。

  这是朱叶萍连续的第三个夜班,再坚持一夜,她就能休息上两天。虽然比白班要多一点补贴,但她期盼着能有更多的年轻同事能够独当一面,分担她的压力。

  保持微笑

  没有白天与黑夜之别

  凌晨2点,伴随着一阵悠扬的门铃声,一位年轻人匆匆跑进店里,在烟柜前仔细搜索着。

  “您好,欢迎光临便利蜂。”朱叶萍微笑着起身,迎了上去。

  “来一包辣条。”年轻人指了指,蹦出一句。

  朱叶萍麻利地打开柜子,将东西递给了他。

  “欢迎下次光临。”结完账,她送走了客人,脸上依旧挂着微笑。

  她总说,保持微笑,是24小时的,并没有白天和黑夜的区别。

  深夜便利店也并非如人们想象的那样生意冷清,相反,每隔个三两分钟,门铃就会响起。

  朱叶萍说,晚上来的很多都是熟客。不是在边上网吧上网的,就是健身房里锻炼的,又或者,在隔壁娱乐场所里刚刚散了场。午夜的烧烤店里,三两个小伙子慢慢踱步出来,身上还散发着酒精的气味。这些,都是便利店的“夜生意”。从销售额上看,和白天比,夜生意的数据其实差得并不多,收入非常可观。“卖得最好的就是水、烟和小零食。”她念叨了一句。

  深夜便利店里,有时也售卖着属于夜的欲望。一次,一位男士在店里兜了两圈,什么也没买,最后在门口货架上匆匆拿了盒杜蕾斯,径直走向自助结账区域。这样的客人并不少见,朱叶萍有时就在一旁远远地望着,避免引起对方的尴尬。

  一碗泡面

  一扫深夜的饥饿感

  凌晨3点半,蹲着的腿阵阵发麻,朱叶萍起身伸了个懒腰。此时货品基本都被搬上了货架。她打开一碗泡面,往里面倒开水。然后,取出一件罩衫套在了工作服的外面。这顿早饭,来得确实非常早。但已经成了她生物钟的一部分。“不吃真的很饿啊。”

  根据规定,员工不能穿着工作服在就餐区吃东西。所以,她特地准备了一件衣服。她掏出手机,顺便把长长的未读信息翻看了一遍。这是整个夜班里,她最惬意的一小段时间。“有一次,正吃到一半,有顾客进来了。赶紧把罩衫扒下来,手忙脚乱的。”

  夏天的早晨,天总是亮得很早。鸟鸣是大地苏醒的前奏,马路上传来扫帚的清扫声,城市,迎来了又一个骄阳天。朱叶萍没有闲着,包子、豆浆、鸡蛋、卷饼,这些都是为上班族准备的早餐。进蒸锅,入烤箱,新鲜出炉的热食总会在短时间内被一扫而光。她甚至都没有时间,踏出店门看看清晨的第一缕晨光。很快,8点到了。

  朱叶萍完成了又一天的夜班工作,远远地,就能感受到她的倦意。“回家洗洗睡,醒来下午5点,吃个便饭,又该来上班了。”

  “基本没有喘息的时间。”她这样形容自己的工作,却又乐此不疲地干着。除了薪酬,也许这份工作在她心中,还有些超越金钱的小小价值和意义。

  临走前,她特意正了正自己的T恤。这件衣服上面上写着,“小小的幸福,在你身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