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成长的烦恼》《神探亨特》……当年上海如何引进第一批海外剧?

2019-6-18 13:00:42

来源:东方网 作者:熊芳雨 选稿:潘丽娟

  东方网记者熊芳雨6月18日报道:在上海电视节电影节召开的热热闹闹的6月份,不少国内外影片让申城的观众享受了影视盛宴。但是,你知道最早的海外影视片是如何引进中国的吗?近日,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国家一级导演孙重亮在上海图书馆讲述了“海外影视的引进与中国京剧的出巡”。一个“引进来”,一个“走出去”,在孙重亮的讲述中交织在了一起,因为这是他人生中的两段经历。

  引进来:海外影视剧为观众打开一扇窗

  孙重亮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回顾了改革开放初期,海外影视是如何引进来播出的。

《姿三四郎》

  1981年,上海电视台尝试引进一部日本电视剧《姿三四郎》,但那时候并没有专业队伍,也没有专业配音棚。只好从播出科临时调几个录音师,加上上海译制片厂的演员、导演,拼凑了一只队伍。“因为大家都有日常工作要做,所以译制工作只好利用下班时间来打磨,花了半年多时间,片子终于译制出来了。”孙重亮回忆道,没想到这部电视剧一炮打响,在当时万人空巷。

  有了成功的经验,1984年上海电视台的译制科很快成立了,引进了不少海外影视剧。《两代夫人》《玛丽安娜》《家庭的荣誉》等,观众好评如潮,收视率也越来越高。

《成长的烦恼》

  孙重亮表示,这些片子为广大观众打开了一扇瞭望世界的窗口。当《神探亨特》《成长的烦恼》还在美国播出时,中国就拿过来同时放映了。“我们的家庭观念比较传统,有三从四德,有父为子纲,可是一看《成长的烦恼》,原来父母和孩子可以像朋友一样相处,这对于当时的家庭观念有很大的冲击。”孙重亮说。

  《神探亨特》第一次将西方社会的司法理念带入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上世纪80年代的国人的法制意识远不如今天这么普及,当年社会上曾流传一则原告殴打被告律师的事件,打人的理由居然是“被告律师包庇坏人”,这在今天看来如同笑话,而在三十多年前还真有人认为原告的义愤情有可原。


《神探亨特》

  而在《神探亨特》中,中国观众首次听到那句经典台词,这就是每当抓到歹徒时,麦考尔警官都要向他们宣布的“米兰达法则”——“你有权利保持沉默,如果你放弃这个权利,你的话将在法庭上作为你的证词;你有权请律师,如果你请不起,法庭将为你指定一名律师。”这句当时街头巷尾耳熟能详,乃至十岁孩童亦会模仿的台词等于是在无形之中进行了一次“普法”教育,使不少人明白,原来法律也同样赋予了被告(“坏人”)聘请律师为其辩护的权利。

  走出去:优秀的文化艺术没有国界

  在多元文化格局下,京剧一度被边缘化。2001年,孙重亮调去上海京剧院工作。刚去的时候,舞台下看戏的人很少,左看白发苍苍,右看也是白发苍苍。孙重亮提出我们要化被动为主动,于是大家开始“京剧万里行”,去东北,去南方,去西北,还去国外,总之一定要走出去。

  2004年来了一个契机,丹麦首相访问上海,邀请上海京剧院参加丹麦每年8月份举办的“莎士比亚戏剧节”(当时叫卡隆堡组织戏剧节),孙重亮爽快地答应排演一出京剧版的哈姆雷特。

京剧《王子复仇记》

  大家聚在一起讨论,不能把京剧西洋化,而是把莎士比亚京剧化。于是大家找出中国宫廷斗争中类似哈姆雷特的故事,如《狸猫换太子》,以王子复仇为主线,把演员的名字改为中国名字。哈姆雷特叫子丹,母亲叫姜戎,完全按京剧的路子来。哈姆雷塔装疯的时候用京白,正常时用韵白来区分。水袖功、矮子功,这些也都恰到好处运用到剧中。

  丹麦的观众看过无数版本的哈姆雷特,是最挑剔的观众,他们见过哈姆雷特无数种死法,但从没看过京剧这种处理。在最后,王子中了毒剑,皇后喝了毒酒,国王被杀掉。报仇之后,哈姆雷特也剑伤毒发,唱了最后的唱词“叫留一出悲剧,代代朝朝”。然后王子扮演者慢慢身体前倾,形成探海的姿势,突然变身反转、倒地。“当时全场一声惊呼,宫廷侍卫们在悲惨的音乐声中,慢慢放下长矛一起跪倒致哀,灯光渐渐暗去,全场静止了几秒钟,突然爆发出疯狂的掌声、呼喊声、跺脚声,我们成功了,我当时的眼泪都掉出来了。”孙重亮现在回忆起来都激动万分。

孙重亮

  “我的前半生有一个很好的体验,当西方文化大量涌入后,我们既要虚心学习汲取营养,又不能妄自菲薄邯郸学步。”孙重亮说,京剧《王子复仇记》十一次出国巡演载誉欧美,展示了中国京剧的魅力,也充分说明艺术没有国界,我们要大胆地把中国文化送出去,这才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