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70年前在南京路:第一面红旗和第一声“解放了”的广播

2019-5-19 08:36:48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祝义 选稿:田雨霖

原标题:70年前在南京路:第一面红旗和第一声“解放了”的广播


  在喜迎上海解放70周年的前夕,我漫步在南京路,思绪翻滚。南京路不仅是上海最繁华的商业中心,也是上海具有光荣的革命斗争历史的地区之一。70年前,这里集中了永安、先施、大新、新新、丽华、国货六家大百货公司,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六家大百货公司的职工为迎接上海解放和新中国诞生,写下过奉献与奋斗的一页。

  1949年春,我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解放南京,在解放上海的战斗即将打响的重要时刻,南京路上的百货职工在我党的号召下,紧张投入到保护公司、商店,反对破坏,反对搬迁的斗争中,同时积极宣传党的城市政策,争取资方中的进步人士,开展统一战线的工作。

  百货职工翘首以盼的这一天,终于来了。

  绮云阁升起上海解放的第一面红旗

  1949年5月24日晚,解放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攻入上海市区。此时,南京路上行人绝迹,各公司大门紧闭。但南京路上永安、先施、大新、新新、丽华、国货六大公司的职工在我上海地下党沪中区委领导下,组成纠察队、消防队、救护队(后统一改称为人民保安队),通宵达旦地坚守岗位,严防国民党残余势力的破坏。

  


解放军向西藏路桥北的残敌冲击。出自《日月新天:上海解放亲历者说》

  永安公司的一间暗室里,公司地下党组织正召集共产党员和部分积极分子开会,布置迎接上海解放的具体任务。会后,大家迅速就位,有的巡查商场各个楼面和主要入口,严防特务破坏,有的在大幅白布上抄写《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还有的在油印宣传品……

  25日凌晨2点左右,在永安公司屋顶值勤的人民保安队员先发现一队军车由远而近地驶来,车上正是日夜盼望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人民保安队员兴奋极了,不禁高声欢呼:“解放军来了!”

  这一消息如同春雷响起,顿时在职工中传开了,大家纷纷拥到大楼窗口争睹解放军风采。作为先遣队,身穿黄色军装的解放军战士们整齐地行进在南京路的人行道上。不一会儿,对面先施公司和新新公司门前的人行道上,战士们静静地席地而坐。

  “解放了!上海解放了!”永安公司职工抑制不住喜悦的心情,欢呼起来。这时,地下党永安公司党支部提议以升红旗的形式欢迎解放军的到来和上海的解放,大伙齐声称好。说干就干,有人马上来到公司棉布柜台,抽出一匹红布,剪了一段,来到缝纫间,请金永铭师傅赶制出一面鲜艳的红旗。

1918年成立的永安百货,是当时上海四大百货之一。

  5月25日凌晨,永安公司党支部把赶制出来的鲜艳大红旗交给年轻的地下党员乐俊炎、雷于斌、黄明德、唐仁。四个青年人接过大红旗,直奔公司屋顶的最高建筑物——绮云阁,将第一面象征革命胜利、上海解放的红旗,插到了绮云阁的顶上,让它迎着朝阳,在南京路上空高高飘扬。

  抬头仰望晨风中飘扬的鲜艳红旗,很多人喜极落泪,鼓掌欢呼。这时,盘踞在阜丰仓库的残敌,突然打来一排排机枪子弹,“啪”的一声,捆绑在绮云阁顶上的旗杆被打断了。“绝不能让红旗倒下!”年轻的共产党员乐俊炎趁机枪声刚停,用消防皮带将自己和旗杆绑在一起,腾出两手,使劲将绳子系在旗杆顶端,勇敢地把鲜艳的大红旗重新在南京路上升起。

  看到绮云阁上红旗飘扬,新新、先施、大新、国货等百货公司的地下党员也冒着敌人的冷枪,纷纷在各自大楼上升起了一面面红旗。霎时间,人民胜利的红旗在南京路上飘扬并互相呼应着,人民欢庆,众情振奋。

1949年5月25日,南京路上第一面红旗升起在永安公司绮云阁。出自《上海相册:70年70个瞬间》

  此时,永安、国货等公司的地下党员又兴高采烈地在沿南京路的楼面上悬挂出巨幅《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国货公司职工不仅制作了长达三个多楼面的布告,并挂出穿越马路的“人民子弟兵,我们欢迎你!”的红色横幅,十分引人注目。大新和先施公司也在沿南京路的高楼上悬挂出“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红色巨幅标语。

  当天上午,苏州河以南的上海市区全部解放,南京路红旗招展,百货职工情不自禁地唱起了“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而那时,苏州河以北的人民还在焦急地等待解放。

  新新公司电台首播“上海人民解放了”

  “上海人民解放了”的特大新闻,首播来自南京路上新新公司的“凯旋”电台。

  说来话长。设在新新公司五楼的“凯旋”电台,原是新新公司资方开办的。还在人民解放军渡江作战之前,当时上海地下党沪中区委领导指示百货业党委,要求新新公司党支部设法将设在公司五楼的“凯旋”电台控制在党的手中,并且学会使用它,以便在日后迎接上海解放的斗争中发挥作用。

  打进电台内部,第一步需要物色合适的人选。新新公司党支部经过认真排队物色,决定将任务交给地下党员陈君衡,因为晚上在电台值班的老职工杨某是电台老板的同乡,而杨某也是陈君衡的同乡,他俩还曾经因为一桩冤枉官司被国民党一同关过监牢,彼此比较熟悉。谁来担当混进电台,学习使用电台技术的重任?新新党支部物色到曾经业余学过无线电收音机技术的地下党员姚仁根,让姚同杨某建立友谊。

  

新新公司

  按计划,陈君衡、姚仁根与杨某结成了好朋友,经常在闲聊中帮助杨某提高觉悟。姚仁根经常利用晚上时间溜进电台,看似为闲聊而来,实则在短短一个多月内掌握接通电源、使用电钮、调整频率等全部技术。陈君衡又设法弄到电台大门钥匙,秘密配制了一把,为后来顺利控制电台做好了准备。

  5月25日凌晨,解放军进入南京路之时,隐蔽在外的新新公司党支部组织委员张晓峰回到公司,将一叠印着“人民保安队”字样的红字白底臂章以及《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和欢迎解放军的歌词《我们的队伍来了》,郑重地交到党员手里。他向大家传达了上级的指示:“立即使用电台,向全市人民广播!”

  说完他带领几个保安队员,直奔5楼电台。半途中碰到电台经理,当他明白人民保安队的来意,突皱眉头,呐呐地说:“对不起,我们是私营电台,警察局有规定,不准随便把电台借给他人使用。”

  “国民党警察局吗?已经挂白旗投降了。这里的事由我们人民保安队负责。”

  那位经理半信半疑地走近窗口,探头望了一阵,直到确切地看到对面警察局门口挂起的白旗,才回过头来,无可奈何地连声说:“应当效劳,应当效劳……”

  这时,公司业余话剧组的李云森一个箭步跑进播音室,打开开关,开始播音。可用收音机却收不到声音。

  姚仁根连忙进行检查,发现电台播放频率已被故意拨乱,他胸有成竹地马上动手将它调整过来。李云森面带激动的泪花,郑重播道:“我们上海人民解放了!”电波穿越长空,飞入了上海千家万户。

  


解放军进城

  收音机里继续响起庄严的声音:“亲爱的同胞们,上海人民保安队播音开始了!人民解放军已来到上海南京路!”然后,反复播放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

  播音不到5分钟,家住尚待解放的苏州河北岸的公司地下党员兴奋地打电话来报信说:“我已听到你们的广播了!”

  三天特殊播音,苏州河以北顽敌纷纷投降

  播音进行之时,国民党文化特务筱快乐腰挂小手枪,带了五六个打手,突然闯到电台,冒称是“共产党地下政工人员”,威胁电台停止广播。但他们被守卫在电台门外的公司保安队员拦住,捣乱图谋未能得逞,最后只能灰溜溜地走了。

  然而,这帮家伙并不死心,下午四时左右又返回,拿出所谓“共产党地下挺进军”的委任状,扬言接管电台,却正好又碰到在场负责沪中区联络工作的“职协”委员梁仁阶。梁出示了“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工作人员臂章,说:“只有得到我的上级通知,才能按通知移交电台!”其中一个彪形大汉听了眼睛一瞪,手拍腰间手枪,粗声粗气地说:“不成!”梁仁阶已料定他们不是自己人,便机智地用地下工作惯用的暗语问:“你认识S(S代表共产党)吗?”那帮家伙面面相觑,一时不知所措。老梁马上逼问:“那么你们是老K(老K代表国民党)了!”自称是地下党,居然连这个暗号都不懂,这帮家伙立即被人民保安队员轰了出去。

俯瞰上海苏州河两岸

  此时,龟缩在苏州河以北的国民党残敌还在负隅顽抗,不断地用机枪朝河南边扫射。为密切配合解放军解放苏州河以北地区战役,电台针对国民党士兵的思想状况,发起了强大的政治攻势,除不断播放《约法八章》外,还参照其中的精神,拟出敌军投降“三项保障”:一、保证生命安全;二、要回家的给路条;三、不没收士兵的个人东西。电台反复广播,向顽抗的残敌喊话,发动宣传攻势,同时播出电台的电话号码,欢迎问询。

  这一招对敌军作用显著。被我军包围在浙江路桥北碉堡里的100多个敌军,收听到“三项保障”广播后,马上挂出白旗,向解放军缴械投降。苏州河以北地区许多被围的敌军官兵则纷纷打电话到电台来询问:“你们的‘三项保障’是真是假?”“接受缴械投降有什么手续?”电台用人民保安队的名义在广播中一一作了明确的答复,促使他们尽快投降。

  坐落在苏州河北岸的大康纱厂里,工人专门借了一只收音机给驻厂敌军,让他们自己收听电台广播。敌营长当即表示停止抵抗,等待解放军前来缴械。邻近的英电修造厂工友们也运用电台广播,解除了厂内两个营敌军的武装。

  盘踞在英联船厂和邻近的怡和纱厂、海军工厂、申通七厂的一批国民党残兵败将,起先还在江边修筑防御工事,妄图顽抗。英联船厂地下党支部书记沙玉琳依靠工人群众,把从新新公司电台收听到的《约法八章》、“三项保障”的内容,讲给驻厂的敌军指挥官听,当天下午2时,敌军正副连长及全体士兵缴械投降。沙玉琳等同志又说服已投降的敌指挥官,一起到盘踞在怡和、恒丰两厂和海军工厂的202师、208师做工作。那里的敌军军官也表示,“只要有‘三项保障’,全体官兵都愿意听众沙先生的指挥,缴械投降”。

  新新公司地下党将私营凯旋电台掌控在人民手中,改造成为“人民之音”,在解放上海的斗争中连续广播了三天,时而用普通话,时而用广东话,更多地用上海话播音,同全市各界人民共享上海解放的欢乐,共迎新中国的诞生。

  本文图片部分出自《上海相册:70年70个瞬间》《日月新天:上海解放亲历者说》等出版物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