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十二艺节丨文华表演奖得主梁伟平:要每一个气息都在人物里面

2019-5-18 00:30:13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永娟 选稿:吴春伟

  

  东方网记者王永娟5月18日报道:武训,一代义丐,乞讨办学,他用一辈子的时间践行一件事,将理想化成生活。在淮剧舞台上,淮剧表演艺术家梁伟平也用自己的执着演活了武训这个“执着者”的形象,为“都市新淮剧三部曲”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多年对淮剧舞台的坚守,也让梁伟平获得了艺术表演的最高政府奖——第十六届文华表演奖。

  

  十年沉寂,也是十年积淀

  1994年,梁伟平凭借《金龙与蜉蝣》中的蜉蝣得到了第四届文华表演奖,2019年4月,凭借《武训先生》武训这个角色,获得第十六届文华表演奖。这其中的25年,梁伟平也频有佳作,比如《西楚霸王》《千古韩非》等,2005年,他还凭《千古韩非》夺得首届中国戏剧奖优秀表演奖,但这在梁伟平看来,从2005年以来这十几年,是自己沉寂的十几年,“我已经养成一种危机感:一个剧种,如果不出戏、不排新戏、不出作品,是没有地位的。”

  

  著名剧作家罗怀臻给梁伟平带来了好消息

  罗怀臻和梁伟平合作由来已久,两人相熟多年,是同事也是老友,还是多年楼上楼下的老邻居。《金龙与蜉蝣》《西楚霸王》这两部“都市新淮剧”编剧都是罗怀臻,梁伟平在其中饰主角。这两部剧也将淮剧推上了新高峰。1994年《金龙与蜉蝣》的横空出世,石破天惊一般,让业界看到了戏曲发展的新方向,让当时在走下坡路的中国戏曲看到了新希望。

  “上海淮剧人和淮剧团一直给人的印象是有生气、有创新,拿不出作品怎么行?”坐不住的梁伟平想起了他和罗怀臻的“都市新淮剧三部曲”之约,还有第三部没有兑现呢!

  其实“武训先生”这部戏,早在罗怀臻那里早有打算,但他一直觉得时机还未成熟,还需要酝酿酝酿,直到2016年,他找到梁伟平,为他送来这份“60岁的生日礼物”,说《武训先生》可以启动了。

  

  剧本罗怀臻几乎是一气呵成,这背后是他近十年的酝酿,但对梁伟平来说,剧中武训需要从20岁演到59岁,挑战太大。但是,想到十几年后还能在戏曲舞台上塑造新人物,尤其是武训这样一个胸怀大义,卑微而又高尚的人,顿时又感觉不管付出怎样的努力,都非常值得。而这“沉寂”的十几年,也让梁伟平有了深厚的生活积淀,他以自己“不出作品愧对观众”的战战兢兢所积累的艺术素养,把武训这个人物演绎得入木三分。

  “要每一个气息都在人物里面”

  一部戏从头演到尾。对梁伟平来说,剧中人物的年龄跨度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这样的年龄,就算是演同龄人,两个小时的表演,对体能来说就是个考验,更不用说还有两场年轻时候的戏。”

  为了表现青年武训的憨实可爱,梁伟平给角色设计小碎步、耸肩、甩头、憨笑等动作,步态上快起急停,也是为了展示年轻人的活力与轻盈。两场下来,耗掉了梁伟平大量的体能,“就像汽车,启动快,刹车急,但是它耗油是最多的”。

  体能耗掉大半,但接下来的戏才是全剧的高潮,更加不能松懈。在这两场戏里,武训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放下自尊去乞讨,需要有大段的唱。考验演员在情绪上的处理,同时也要耗费大量的体力和气息,包括心灵上的考验。“往往一场戏下来,感觉整个人都要散架了,无异于跑了一场马拉松。”

  梁伟平年轻时演过话剧,演过电视剧,这些经历使他在刻画人物方面有着不同于一般戏曲演员的见解。梁伟平演戏很走心,不管是蜉蝣还是武训,他都投入了全付身心去体验角色,去演绎角色,他演绎的角色往往有很强的代入感,但这也让他沉浸太深,常常感觉心力交瘁。“你要全身心投入,要走进人物内心,要每一个气息都在人物里面,这样就要付出很多,一场戏下来,感觉很累。”

  这样的付出,也让他获得了专家的赞誉。上海戏剧学院原党委书记戴平赞他,“梁伟平今年60岁了,但演20岁的武训,眼光是明亮的,清澈眼神含有温暖和爱意,和后来饱经沧桑的眼神完全不一样。”在上戏教授荣广润看来,“《武训先生》从青年一直演到垂暮,一方面梁伟平的体型保持得好,更重要的是他的神态,演小青年时,对生活有非常美好的向往,乐观中夹着羞涩。”

  “要耐得住寂寞,站得住舞台”

  2017年9月,《武训先生》在“上海市新剧目评选展演”中获得优秀作品奖。然而,你也许想不到,两个多月前,梁伟平的小腿被撞成开放性骨折,被医生宣称“100天之内,能走就不错了,不可能再上台”。

  那年初夏,梁伟平在弯腰解锁一辆共享单车时,被一辆快递助动车身上的钢筋扫过,小腿被撞成开放性骨折。送医后被鉴定为十级伤残,腿部打了两个月的石膏,这时他却接到了《武训先生》要参加“上海市新剧目评选展演”的消息。

  整个剧组包括团里的人都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梁伟平前思后想,还是决定上。“但是,让一个在床上躺两个月的人直接去跑马拉松,那肯定不行。”石膏还在腿上,他就拄着拐杖练功。刚拆石膏的时候,他连踮脚的动作都做不了。为了快速复健,梁伟平每天三次去人民广场快走,争取早日恢复肌肉。奇迹居然真的发生了,上台后,他连一些高难度的动作都能完成,从凳子上跳下来,垫脚小跑等,连导演也惊呼,“太了不起了”。

  对于这一“奇迹”,梁伟平笑称,“是靠武训的毅力在支撑”。他的那条受伤的腿现在依然还有创伤后遗症,长时间不活动会有点麻痹感。站起来后,要活动一下,等血脉流通了才能正常行走。

  “都市新淮剧”三部曲完成之后,梁伟平面临的是如何确保淮剧后继有人的问题。10年前他参与了淮剧团与上海戏校合办的淮剧班的招生工作,现在这批学生已经进团工作。梁伟平想,就像当初筱文艳老师培养他一样,要给这些孩子创造更多的机会去实践。“我在舞台上站了几十年,这个剧种想要传承,年轻人也要忠诚戏曲事业,耐得住寂寞,站得住舞台。”

  【人物小传】

  梁伟平,男,1957年生,江苏阜宁人,淮剧国家一级演员,1971年进阜宁淮剧团学艺,工文武小生,1984年调入上海淮剧团工作,师承筱文艳、杨占魁、岳美缇(昆剧)。2018年5月,被评定为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现任上海淮剧团艺术总监,代表作有《金龙与蜉蝣》《西楚霸王》《千古韩非》,此次凭借主演《武训先生》一剧,获得第十六届文华表演奖。(图中照片均由上海淮剧团提供)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