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轮渡成了浦江游 东方明珠观光变为远看一眼 七旬老兵被“一日游”气走

2019-5-14 16:08:32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陈浩 选稿:田雨霖

原标题:轮渡成了浦江游 东方明珠观光变为远看一眼 七旬老兵被“一日游”气走


图说:假国旅依然在营业 受访者供图(下同)

  近日,两位七旬老人在沪参加“上海一日游”,不料原计划的7个景点统统没去,只改去了金茂大厦,没列入行程的购物点反倒去了两个,最后提前3个小时就被“散团”。“‘中国国旅’太忽悠人了!”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两位老人遇到的是假的“中国国旅”!该“中国国旅”的电话号码两周前已遭执法部门公开曝光,但还在继续拉生意!

  老人来沪,参加上海一日游

  牛老伯今年70多岁,家住安徽宿州。近日,他平生第一次来到上海,看望多年不见的战友。

  老人难得来一次上海不容易。4月17日,市民陈女士受好友所托,帮牛老伯和他的战友沈老伯安排游览上海风光。他通过百度搜索引擎,找到“中国国旅”,报名参加“上海一日游”,每人150元。陈女士回忆,当时她与对方都是通过电话和微信确定行程的,付款也是在微信上完成的。“没有收据,也没有签合同,现在想来自己真是太大意了。”

  次日上午7时,旅行社便派车,从永兴路紫金东悦酒店提早接走了两位老人,赶往游团发车地人民广场。“当时大巴上已有约30名乘客。”


图说:在线客服联系记录

  东方明珠,你不是看见了吗

  旅行社通过微信,向陈女士提供的旅程安排中,含“登东方明珠电视塔(登到第二个球)263米观光层及259米悬空观光长廊”,并注有“可透过脚下的透明玻璃,俯黄埔江两岸全景,感受在云中漫步的感觉”;此外,还有参观百年历史陈列馆,乘坐豪华邮轮船游黄浦江,逛上海老城厢等。上述共有7个景点。此外还有“远观”上海世博园、环球金融中心等。最后约于下午5点于外滩散团。

  然而事实情况怎样?据两位老人反馈,第一站就改去了金茂大厦,参观没多久,他们就被拉去了浦东外高桥一家丝绸店,在内逗留了一个多小时。吃午饭的地方根本算不上饭店,充其量就是一家厂房的大食堂。午饭后,导游又带着一车人跑到浦东一家珠宝店去了。“从珠宝店出来,导游就把所有旅客丢在东昌路轮渡码头,宣布游程结束。”

  “7个景点统统没去,只改去了金茂大厦,其他时间不是在购物店里,就是在去购物点的路上。”陈女士愤愤地说,当时导游还振振有词:“东方明珠,你们不是在金茂大厦里看见了嘛!浦江浏览,你们不也都在轮渡上看了吗?”一日游遭遇“套路”,牛老伯十分失望,第二天就负气离沪。


图说:“客服”联系微信已拉黑

  两家旅社,都被假借了名义

  事后,陈女士想与旅行社交涉,但发现“客服”的手机号码已经联系不上了,自己在微信上也被“拉黑”了。

  记者拨打了旅行社先前给陈女士提供的客服电话,电话接通之前的录音播报称,对方并不是所谓的中国国旅,而是“中国青年国际旅行社”。接电人员说,对此次事件不作任何解释和评论。

  记者尝试登陆陈女士提供的网站发现,网址上出示的经营资质以及ICP备案号,均无法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和中国ICP备案管理中查证到。

  随后,记者又拨打了中国国旅的客服热线。客服明确表示,他们收到很多类似投诉,而查下来,大部分都是被其他旅行社“借”了名字。客服表示,中国国旅也会提供类似“一日游”服务,但所有活动内容都会严格按照合同安排。即便安排购物点,也会在行程中明示。

  记者还拨通了上海中国青年国际旅行社的客服电话。客服表示,现在外面有太多“黑”旅行社,提供的客服电话都是私人手机号,很难查证。并称:“我们国青不提供上海本地周边游玩产品。 如果出售的内容是‘上海一日游’,那么一定是冒充的。”

  早已被查,还在继续拉生意

  记者在进一步调查中发现,4月30日,上海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官网发布的《“一日游”、“周边游”相关提示》说,近两个月总队和市文化旅游局收到游客投诉和举报,发现一些“一日游”“周边游”旅游经营主体涉嫌非法经营旅行社业务;提醒游客跟团参加“一日游”“周边游”旅游活动时,务必核查报名旅行社的资质情况,签订旅游合同,索要发票,切勿轻信街头、地铁车厢散发的非法旅游小广告。

  随着这份《提示》,官网公开曝光了一些冒用的旅行社名称或虚假名称,以及对外使用的网址或电话号码。之前陈女士联系的那家“中国国旅”的客服电话15601838881赫然也在其中,只是公示中冒用的是“上海华东旅游公司”。

  那么这个电话还在继续拉生意吗?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再次尝试拨打。接电人员自称“中国青年国际旅行社”,表示“上海一日游”的价格是每人150元,能看东方明珠、城隍庙、南京路……并称这个团每天都有。“怎么付钱呢?”“上车交给导游就行。”并热情地问老人几岁,他们可以到酒店接客,然后统一到人民广场发车!

  截至发稿,记者已向上海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官网“举报”了这一情况。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