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费鹤年、徐曼倩获评上海最高寿夫妇:携手77载,一门7博士

2018-10-17 08:22:58

来源:澎湃新闻 选稿:田雨霖

原标题:费鹤年、徐曼倩获评上海最高寿夫妇:携手77载,一门7博士

  今日重阳,天色渐凉爱意浓,岁月情深常安康。

  近日,2018年上海市百岁寿星榜出炉,交大百岁校友伉俪费鹤年、徐曼倩获评上海最高寿的夫妇。

  相遇在交大、相爱在交大,幸福的大家庭培养出7个博士。

  相互扶持,相濡以沫,毕业80年携手77年,爱情一如最初的模样。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他们的幸福不需要正式官宣,时间是爱最完美的注释!

  交大“做媒”,在最美好的年华遇见你

  2018年,102岁的校友费鹤年从交大毕业80周年了,从1936年相遇、1941年喜结连理,他与同为交大校友的101岁的妻子徐曼倩携手走过了77年的婚姻岁月。


费鹤年、徐曼倩订婚照

  1934年,费鹤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土木工程专业;随后1936年,徐曼倩考入上海交大财务管理专业。两人结识于徐曼倩入校时的欢迎会,费老笑着说,“那之后,她每天到图书馆去做功课,我也每天去,日子多了,就产生感情了。不久之后,抗日战争爆发,交大搬入了上海法租界,我们两人被分到了不同的学校学习。那段日子里,基本都是通过书信联系,周末相约到公园见面,交流学习。”

二老交大毕业照

  1938年,费鹤年顺利从交大毕业,并在毕业前与徐曼倩订婚。随后费鹤年被分配到广西南宁兴修铁路,当时生活条件艰辛,加之国内战事紧张,为了不让日本人占用铁路资源,费鹤年只能与同事们一起毁掉亲手修建的铁路,内心郁结,不幸得了肺病,病情严重时甚至会吐血。经过组织商定,费鹤年转回上海工作、治疗,两人得以重聚,1941年,费鹤年和徐曼倩步入婚姻殿堂。


二老合影


  在婚后漫长的岁月里,费鹤年经历过三次大手术,每一次都是在徐曼倩的悉心照料下顺利康复。2015年,徐曼倩做家务时不小心跌断腿骨,费鹤年也不离不弃,精心照料夫人,二人相互扶持,共同走过了这七十多年的人生岁月。

  二老如今身子骨都很硬朗,日子过得十分惬意。近年,每周费鹤年和徐曼倩都会在交大徐汇校区里走一走,还定期参加老校友们举办的咖啡会。日子缓缓流淌,两位老人的生活恬静、淡然,他们爱情还像是彼此相遇的时候,一如最初的模样。

  一门7博士,爱国奋斗书香满门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婚后二老一生育有4个子女,加上孙辈,现今家庭成员已有20多口,其中7个都是博士,其中老二还是我国恢复博士学位制度后的首届清华博士,后来在美取得12项专利授权,被评为多产发明家。最年轻的女儿也从师道,现为中学高级教师。费鹤年自豪地说,他在家中从不教书,但孩子班上个个第一第二。徐曼倩则说,自己很惭愧,对国家没什么贡献,好在下两代人弥补了他们的遗憾。


二老百岁生日照

  为什么能把孩子培养得这么优秀?小女儿费琛说,她小时候从来不上什么补习班,父母亲对于他们兄妹管得也不多,当时有一个表姐家境困难,父亲费鹤年就把她接到家中照顾,表姐和四兄妹一起吃,一起住,一起学习,表姐先考上了清华大学,后来大哥二哥也考上了清华大学,“大姐也是有实力考上清华的,但是父母亲觉得女孩学医好,后来姐姐就在上海读了医科大学。”费琛说,之所以大家都很优秀,也许是榜样的力量,兄弟姐妹们一起比着学习。

  最美不过夕阳红。二老虽然听力不佳,但眼睛尚好,每期校友会寄来的《思源》杂志都是必看。费鹤年晚年不仅自学电脑,还会PS,常常自己制作贺年片,还帮老同学修照片。

  可能与工科出身有关,他们生活制度化,作息规律化,每天都有规有矩,有板有眼。老寿星每天三餐,时间雷打不动,就是7:30,12:00,18:00,餐餐正点开饭。为保证午餐12点钟准时就餐,要求电饭煲11点钟启动,一分不差。

  对话百岁伉俪

  毕业后分隔两地,再回到上海结婚

  你们还记得第一次相识的情景么?

  费鹤年:1934年我进入交大读书,她(徐曼倩)是1936年入学的,我们是在迎新活动上认识的,当时来了四个女生,她走在第一个,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徐曼倩:我入校时是交大40周年校庆,他当时三年级,是学生会的干部。当时学校学生并不多,女生更少,全校只有400多名在校生,女生只有30人。1936年的那一届只有100多人,女生只有10人,当年我们班上有4个女生,算是多的了,后来差不多都和其他专业男同学结婚了。

  什么时候确立恋爱关系的?

  费鹤年:我们在校园里以及图书馆里经常碰到,经过一年左右的交往,1937年日本人占领了上海,我们分在不同的校区上课,经常通信,周日在公园碰头。

  徐曼倩:他的父亲是北京大学的教授,但在他8岁时就去世了。我们相识后,我就多照顾他一些,毕业离开上海之前,我们就先订婚了。他毕业后被分配到广西南宁兴修铁路,生活环境艰苦,患上肺病,最严重时常会吐血。后来回上海来看病,也是我照顾他。

  什么时候结婚的?

  费鹤年:由于我生病,当地的医疗条件也不好,后来我转回上海治疗。她一直悉心地照顾我,我后来就留在上海工作了,做了一名中学教师。我们后来结婚了,结婚的时间是1941年1月2日。

  相护相让才能家庭和睦

  是什么让你们携手走过77年?

  费鹤年:要相护相让,我们风风雨雨77年,也会有些小矛盾,有不同意见,她听我的,我听她的。相护相让才能家庭和睦,这也是我对现在年轻人的建议,我们现在结婚77年了,更祝福年轻的夫妇们能共同度过100年。我身体并不好,是她给了我最温暖的支持与照料。我病重多次,不仅因为修铁路时患上肺病,还曾经被切除过五分之四的胃部,都是在她的照料下挺了过来。

  徐曼倩:当年的老同学都说我年轻时身体最不好,没想到倒活得最长。我们当年的同学,很多都已经走了,他们班只有他一个人还在,我们班也只有几人还活在世上,之前我做家务时不小心跌断大腿骨,是他反过来精心照顾我。

  80岁自学新知识,有什么心得?

  费鹤年:我认为人一定要活到老、学到老,所以我80岁时自学了电脑,现在还会用Photoshop处理照片。

  从心动到余生,跨世纪的校园爱情,在世事变迁中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最浪漫的事,就是陪你慢慢变老。

  岁月有情,相伴无声,最好的爱情,就是相携一生。交大人的爱情,无需官宣,岁月盖章,与时光共舟,与祖国同行。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