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一出上海火车站,违法叫卖“发票”声便在耳边响起,这些票从何而来?

2018-8-27 20:20:59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车佳楠 栗思 孟雨涵 选稿:张侃理

  “发票,发票,发票……”在上海火车站南广场地铁站的1、2站口周边,票贩子复读机般地念叨,“热情”地招徕和呼唤着来来往往的旅客和路人。上海大学学生李同学向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反映,在上海火车站轨交站出口,有10多名发票贩子长期盘踞在站口附近,有的单兵作战,有的三五成群,连周边公交站个别工作人员都会帮忙望风。不管是车票、住宿,还是三甲医院医疗报销的发票都能开具,只要顾客填写基本信息,就有专人负责传送信息和派送,1小时内拿到。

  外地来沪打工的孟先生近日也致电本报新闻热线63523600,称印象中上海是个管理精细的一流国际大都市,没想到,一出上海火车站南广场区域,就发现倒卖发票的违法行为猖獗,却没人加以制止,实在有损上海形象。

  发票贩子为何敢明目张胆招揽生意?开具的发票到底真伪如何?如何杜绝此类现象?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进行了实地暗访。

  收取10%手续费,1小时内拿到“增值税普通发票”

  8月23日10时,记者来到轨交1号线上海火车站1号口闸机外,看到有警察正在轨交站厅层巡逻。记者等了几分钟,未听到“发票”叫卖声。记者从1号口转到2号口,附近有一片小竹林,竹林之外是一座港湾式公交枢纽。没多久,一名头戴红色鸭舌帽、身形矮小、穿浅蓝色无名制服的大妈,斜跨一个用塑料袋包裹的黑色包袋,从竹林后方走到记者前面,背对着记者,用不高不低的声音快速吐出三遍“发票”。

  “有啥发票?”记者上前询问。“酒店、打车、门诊都可以,你要报销多少?”记者试探地表示,只需报销两晚酒店住宿费。

  “人家都是3、4千元的报销,你这不是糊弄我嘛!”大妈听闻只有数百元金额,一脸鄙夷。记者解释自己是第一次“买发票”,担心被发现。对方老道地说:没什么好怕的,我天天在这儿。还让记者想好了再过来。红帽大妈如此明目张胆令人惊讶,因为就在20米开外,时不时就有公安巡逻等执法车辆或停放或路过。

  记者写了一张纸条追加了报销金额递给大妈。加上车费,共1500元左右。大妈还是嫌“金额太小”,表示“一般不做”,如一定要做,一口价收取开票额10%的费用,也就是150元。记者表示“太贵”,其便转身和一名黑衣女子商量。

  黑衣女子看到纸条后,眉头一皱,“做酒店的话,一张60元起步,车费20元每张,定金50元。1小时就会送过来。”红帽大妈有点急,坚持要价150元。黑衣女子则不停翻看手机微信,记者在其对话框上看到了“2万、3万”等字样。一位带着本地口音的白衣大妈也走了过来,交给黑衣女子一张纸,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两人交流后,转身到小竹林隐蔽处合计起来。

  “有什么好考虑的。”红帽大妈直接向记者伸手要钱。记者欲离开,她连忙追了300多米,一路大声向记者呼喊:100元就100元吧!记者同红帽大妈约好下午再来。

  拉人、下单、送票分头行动,门诊报销不超万元

  16时30分,记者再次来到上海火车站南广场,发现贩卖发票的人数增加了。地面通道、楼梯、门口都有“发票发票”的叫唤声,多了不少生面孔。

  记者直奔2号口。红帽大妈正站在小竹林外的公交车站台附近,与一名同样身着浅蓝色衬衣的男性攀谈。看到记者,大妈便招呼“过来”。记者想确认发票的真伪,大妈愠怒:“你咋这么奇怪,没问题的。”反复催促记者:“快点快点,万一被看到怎么办。”

  把钱揣进斜跨小包后,红帽大妈要求记者离开,1小时后再来。她拿着写着报销信息的纸条,踏着小碎步走向1号口站口。上午见过的黑衣女子,还有一对河南口音的年轻男女,正等在扶梯旁接过大妈的“订单”。记者注意到,黑衣女子接过纸条后,拿起手机拍照、语音后,便开始旁若无人地闲聊,神情放松,即便右上方正对着一个摄像头。

  

  轨交1号线上海火车站1号口附近逗留的发票贩子。

  该名发票贩子正在将订单拍摄下来发送给“上线”。

  发票贩子会将票送到黑衣女子那里吗?另一名记者守候在1号口站口附近,试图锁定随时到来的送票人。

  一名白衣票贩告诉记者,红帽大妈的绰号是“神经病”,不敢招惹。记者试着询问她能否开医疗门诊发票,她还好心提醒:医疗报销是贪社保中心的钱,年轻人还是不要开。但转头又称,最好不要超过1万元,每张400元,三甲医院都行。红帽大妈隔着小竹林一直监视着记者的一言一行。白衣大妈瞄见后,隔空向红帽大妈喊:“她要开医疗的!我叫她少开!”便不再与记者聊天。

  红帽大妈十分警惕,多次呵斥记者不要乱动,随后转移到火车站广场与公交车站的分界处叫卖。那名徘徊在公交车站的浅蓝衬衣男子也随行,虽不说话,但时刻在观察周边状况。记者上前询问其与大妈关系,男子脱口而出:“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个女的在这里很久了。”又强调“和她没什么关系”。

  17时45分,票送到了,不过蹲守在1号站口黑衣女子附近的另一位记者并没能锁定住送票人,原来发票并没有在黑衣女子那里“过手”,而是直接由红帽大妈转交。大妈从小竹林里走出时,手上已拿着一黄色信封,上面写着“带路”字样。记者欲打开发票检查,她略带恐吓地说:“快点走,容易被看到,你胆子也太大了吧!”记者还是打开了发票,看到发票开具方是“上海仙庭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再用微信的“扫一扫”功能扫描了发票左上角的二维码,系统自动识别出了“增值税普通发票”的代码、号码、合计金额、校验码等信息。“不满意的话再改,我天天在这里。”红帽大妈说道。

  国税总局发票查验平台无法通过,以假乱真但仍存破绽

  通过现场的拍摄和记录,记者统计出当天火车站区域约有10名发票贩子在徘徊。他们分别招徕潜在客户,互相望风;达成交易后,再将订单交给负责对接“印厂”的“黑衣女子”。黑衣女子通过手机下单,印制完成后,再将成品送给兜售人员,三方分摊收益。

  事后,记者对拿到的“发票”在多个平台进行验证,并同真发票进行比对。在国家税务总局全国增值税发票查验平台上输入发票的“发票代码”后,始终显示“发票代码输入有误”;而在支付宝平台,显示出了发票为“卷式发票”及基本信息,但点击“国税总局有奖发票应用”的“开始摇奖”选项后,则显示“抱歉,暂未查询到此发票,无法摇奖,请核对发票信息或稍后再试。”而当记者用其他正规购物发票在几个平台验证时,在国税总局发票查验平台均能查到发票的基本信息;但用微信或支付宝“扫一扫”功能扫描发票上的二维码进行验证时,却发现有的能显示基本信息,有的只能显示一串数字编号。

  

  收到发票后,记者立即用微信扫描左上角二维码,自动跳转出的发票信息。

  

  用支付宝扫描“发票”后,显示发票为“卷式发票”等信息,但点击“国税总局有奖发票应用”的“开始摇奖”选项后,则无法继续查询。

  输入“发票”代码后,国家税务总局全国增值税发票查验平台始终显示代码输入有误。

  用肉眼识别看,从发票贩子那里获取的“发票”,其代码为“231001670052”,第6、7位数字代表着发票的印刷年份为2016年。而按照国家税务总局规定,各地普通发票的印制数量应严格控制在一年以内,防止过多冗余,避免造成损失。第二,仔细辨别,“票贩发票”上的代码、号码的字体与正规发票的“专业定制异形字体”存在差异。第三,“票贩发票”正中央的“全国统一发票监制章”位置存在1-2毫米左右的差异。不过,用硬物在发票背面划过后,“票贩发票”和正规发票都会显示淡蓝色线条,纸张都由“西安西正印制有限公司”2017年生产,但纸张质感存在略微差异。

  另外,经核实,票贩开票的“上海仙庭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所在地址无法查到。由此基本可以断定,记者从票贩手里拿到的发票,应该是假发票。不过,总体上说,假如不仔细辨别比对,或不到国税总局发票查验平台核实,仅用微信的“扫一扫”功能,很容易被蒙混过关。

  一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外面市场找代开的都是克隆票,套用了真实发票的号码或代码,还提供开票公司、开票公司税号,但纸张是假的。不过,只要财务不是很“顶真”一张张到国税总局查验平台去查验,一般报销都能“混”过去。

  公安:管辖交界地带已实现联动,正加大打击力度

  火车站周边发票贩子为何能长期盘踞?上海市公安局城市轨道和公交总队方面表示:十多年来,上海火车站地铁站的发票贩子的确一直都有,在2010年、2016年和2017年,轨交公安曾与铁路公安、静安公安以及税务方面联合采取过专项整治行动,端掉过几个制作加工假发票的窝点。排摸一个窝点一般需要3至6个月的时间,执法成本较高;而与之相反的,却是制作兜售假发票的违法成本较低,交易流程和复制技术简单,容易出现回潮。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虚开本法第205条规定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以外的其他发票,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对此,轨交公安表示,在实际执法过程中,发票贩子通常会选择在管辖交界地带流窜,即使抓到,票贩身上往往也没有制成的发票;而警方必须现场抓到制作或持有假发票的行为和相关工具才能作为定罪依据,不能仅凭摄像头作为违法犯罪的记录。此外,售卖假的增值税普通发票,需累计80万元才能入刑。因此,警方至多对游走的发票贩子进行法制教育。

  目前,轨交警方记录在案的发票贩子约有十几人,多以四五十岁的女性为主,有的票贩确实持有精神疾病方面的证明,靠兜售假发票为生。但这些票贩对接的加工点有多少,位于何处,还有待调查。从以往执法情况看,票贩的加工制作点不在火车站周边,一般隐藏于居民楼内,需要和多部门展开跨区域联合行动。轨交公安表示,目前辖区范围内的发票贩子情况都在掌握当中。随着上海进口博览会的到来,将加大力度打击兜售假发票的行为,增加文明标语和宣传力度,收紧发票贩卖者的交易生存空间。

  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上海站地区治安派出所则告诉记者,近年来,派出所共打击处理兜售假发票违法犯罪嫌疑人23人,呈逐年下降趋势。针对兜售假发票等违法犯罪嫌疑人,站区治安派出所已建立“治安管理数据库”,初步实现了对辖区违法犯罪人员信息采集、研判。发现辖区范围内的发票兜售行为,有一起处理一起。

  据悉,站管办、静安公安、铁路公安、轨交公安在火车站区域已建立联合指挥平台,一旦发现制作、售贩假发票的行为,各单位可实时联动,通报信息,做到第一时间组织力量开展严厉打击。与此同时,税务会同公安机关、市场监督管理等相关部门开展多种形式的宣传活动,为群众传授识别假发票等相关知识。

  希望相关部门加强联动,让城市的窗口不再藏污纳垢。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