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网租房却遭遇“隔断房” 多名网友爆“巴乐兔”平台违租乱象

2018-8-21 11:05:4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理 选稿:牛强

图片说明:柳笑与巴乐兔平台签订的电子合同,房屋实际地址在光复西路1145弄

    东方网记者刘理8月21日报道:在巴乐兔租房平台的官网上显示,主打“房东直租、去中介化”的模式为其带来了超千万的用户。真实房源、免中介费、房租可月付、阳光收费租金及租后全程保障服务服务,吸引了不少租客的目光,也成为了巴乐兔在众多网络租房平台上的优势。

  然而,近日,记者通过微博爆料进入到一个维权群中获悉,多名来自上海、北京的网友表示,在巴乐兔平台上曾遭遇“租到隔断房、拒绝入住后被非法扣克押金”的情况。除此之外,经记者调查后,发现“房东直租”的宣传也存在过度包装的情况。

图片说明:隔断房施工现场

  两房被“隔”成四房房东放话:随便你去投诉

  7月30日,历经十余次看房的柳笑终于找到了令自己满意的房子。

  在上海市光复西路,一间宽敞干净、价格适中的两室一厅小区房,牢牢地吸引住了她的目光。当场看完,柳笑决定拍板“定下”。两个小时后,她爽快地付清了一个月租金和押金。可是,当柳笑兴奋地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时,绝不会想到,这是她即将踏上艰难“维权之路”的开端。

  7月初,住在嘉定区的柳笑开始寻找市中心的“房源”以缩短通勤时间,一个月无果。29号晚,柳笑照例在网上寻找合适的租房信息。最后,锁定了巴乐兔平台上一间位于光复西路的两室一厅房子。从联系巴乐兔租房管家,到看房拍定,一切都进行地十分流畅。其间,房东从来没露过面,这一点也没有引柳笑片刻的重视。后来,她告诉记者“这完全是出于对这个平台的信任。”

  转机出现在签完合同的10分钟后,此前未露面的“房东”突然出现,并告诉柳笑:“客厅将被隔成两间房”,原来的“两室一厅”将变为“四室无厅”。而这样一个“重大”消息,身着红色工作的巴乐兔租房管家在签定合约之前,没有进行过任何告知。

图片说明:柳笑与中介聊天记录截图

  在回去的路上,联想到身边朋友曾因二房东违法改房被大房东赶走的经历,柳笑脑子里“嗡”的一下,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租赁的是“违法建筑”。

  在接下来的日子,从未入住过该房的柳笑多次向巴乐兔平台、房东索回之前交付的房租与押金,无果。随后,她向居委会、市民热线、房管所等多个部门进行投诉,均得不到有效的解决方法。在与巴乐兔平台、房东数次的交涉过程中,平台仅表示“赠送一张价值3000元的平台租房券”作为解决方案,而房东则表示“你去投诉啊,哪里都行,中央都行。”

  “隔断房”陷阱连骗数人已有3人提起法律诉讼

  在另一个城市北京,在巴乐兔平台租房的孙海龙也遭遇到了同样的困境。

  唯一不同的是,孙海龙曾住进了“隔断房”中,还遇到了“电器老旧损坏后,房东撒手不管”的尴尬境地。孙海龙告诉记者:“如果不是被朋友告知自己住的房间是隔断房,我还不知道原来这属于违法建筑。”

  6月23日,在入住两个月后,孙海龙所租住的隔断房被当地有关部门依法拆除。当天,他被迫办理了退房手续,并收到了中介公司的一张“退房收条”。孙海龙告诉记者,直至今日,他也没有收到本应退回的押金。在整个过程中,孙海龙曾多次与巴乐兔、地产中介公司进行交涉,均没有得到有效解决方案。

图片说明:维权群内,王女士所在的小区出租房也遭到整改

  8月21日,东方网记者联系到与孙海龙签订租房合同的北京宏圆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的负责主管,该刘姓主管表示:“我现在在老家,具体情况不清楚,这件事不要来找我了。”随后,以正在忙为由挂断了电话。

图片说明:孙海龙在搬离当日收到的退房收条

  目前,据东方网记者所在的爆料群称,多人曾因为巴乐兔平台的“不透明信息”而租到隔断房。其中,有3名租客表示,已就此事提起法律诉讼,1人在接受采访的途中与巴乐兔达成协调解决,中止采访。

  8月20日,记者曾就此事联系了巴乐兔平台公关部,工作人员表示以上两件纠纷仍在协调当中,随后将以邮件的方式,针对情况进行详细说明。截止发稿日,巴乐兔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图片说明:王女士与中介机构的聊天记录截图

  在目前的房屋租赁市场上,租客的维权之路如何之难呢?上海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记者:“租赁方面受到侵权,其实维权部门不多,或者说都是推脱的。此外,维权难的本质,还是因为租客是比较弱势的。一般租赁合同是私下的,后续要在政府租赁平台上进行交易,这样租赁方面的维权机制才能更好地得到建立。”

  记者实地看房租房管家承认确有“隔断房”

  为体验巴乐兔网上租房平台,8月16日,记者通过该平台预约了黄浦区一五户合租的小区房看房。不久后,手机短信显示预约成功。在约定看房前的一小时,巴乐兔工作人员突然以“房东不在,没有钥匙”为由,向记者介绍附近的另一套房屋。

图片说明:8月16日,记者预约上门看房

  在约定时间,记者被带到另一间四房一厅的房间。在看房的过程中,巴乐兔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换房原因:“你之前预约的那一间房有十来个人合租,条件比不上现在这一间。”记者又反复询问,本次所看的房间是否为隔断房?该工作人员指向客厅中的另一间房,向记者保证:“中间那间房是隔(断)的,你这间绝对不是隔断房。”

  在我国住房和城乡部官网,2011年实施的《商品房屋租赁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属于违法建筑的、违反规定改变房屋使用性质的房屋均不得出售。随后,记者采访了北京市惠诚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玉科,王律师告诉记者:“这种房屋(隔断房)本身就是违建,又不符合之前的约定,无法实现租赁合同目的,可以要求提前解除合同。”

  除此之外,巴乐兔平台上的出租房是否100%都是“真房源”?8月17日,记者以另外一个手机号在巴乐兔平台上对首次预约的“五户合租”小区房再次进行预约看房。结果,巴乐兔工作人员仍向记者推荐附近的其他房源。对此,业内人士分析,在房源较少的情况下,中介一般以“优质房源”吸引租客与其取得联络,之后再以“不方便看房”等理由转而介绍其他房源。

  业内频现“二房东”“群租房”乱象专家:监管缺乏

  据了解,此前,已有媒体爆出巴乐兔在平台上出租“群租房”及“隔断房”的现象。当时,巴乐兔创始人高萌曾致歉,并表示平台出现了运营流程上的疏忽,将全面进行内部自查。然而,不到一个月,巴乐兔再次遭网友曝光,仍在平台上公然出租“隔断房”。

  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进入第二阶段,优质的教育资源、工作机会都相对集中在一线城市,在大城市中租房已经成为了外地打工者的一种生活刚需。据智研咨询发布的信息显示,到2030年,我国租赁人口将达2.7亿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4.2万亿元。未来,将有更多人口从中小城市向大城市聚集。

  然而,租房租赁市场的发展却远远没有跟上租赁人口的增长。

  据记者多方了解,目前,在房屋租赁市场上,“黑中介”、虚假房源、中介收费不合理等乱象时有出现。据中国青年网报道,租房社区“看房狗”曾对877名租户的调查报告显示,42.3%租户的押金遭非法扣押,16.42%的租户都曾遭遇黑中介的暴力、威胁和言语辱骂,12.77%的租户更是遭遇黑中介对居住环境的破坏。

  柳笑告诉记者:“房型不一,货不对板的事常有。”此前,柳笑还曾遭遇到了恶意扣压押金的情况,直到报警处理,才将押金全部收回。在上海租房的王莉则对记者表示,她在租房时曾因为金钱纠纷,遭到过中介的辱骂,至今还没有收回押金,却也不知该向何处投诉。

  除此之外,记者了解到,在如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当中,“二房东”也成为一种越来越常见的现象,甚至也渗透到了网络租房平台当中。比如,在此次调查中,以“房东直租”为一大卖点的巴乐兔平台,也出现了中介公司、二房东将房屋隔断后再转租的情况。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租客若与二房东交易,相对而言风险更大,资金安全和居住利益得不到保障。

  那么,目前,市场对于“二房东”的监管如何呢?严跃进告诉记者:“对于二房东的监管难,其实本质上是因为房源是个人的,这个时候监管很难进去,而且投诉的机制也没有。所以后续其实是要房管都纳入到监管平台,类似有一个标签或身份系统,这样房源背后的备案制度就是有积极的。”

  另一位业内人士则表示,平台方审核不力、管理不严,也是出现违租乱象的一大原因。目前,业内的政策法规仍不太完善,特别是互联网平台的租房机制存在明显短板。未来,要完善整个房屋租赁市场,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柳笑、王莉皆为化名。)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