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直击海关关员烈日下查验:这样坐豪车、进“冰箱”可不是“美差”

2018-8-11 12:54:5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欢、刘昊 选稿:张侃理

  东方网记者李欢、刘昊8月11日报道:有这么一份工作,每天都可以坐坐刚刚进口的全新豪车。听起来似乎是个诱人的美差,但记者亲身体验过后发现,这个活真有点让人“吃不消”。

  8月8日,东方网记者跟随上海外高桥港区海关关员,先后在港口货轮、汽车码头、冷链仓库三处场地开展查验检查。这天中午12时31分,上海中心气象台发布黄色高温预警信号:最高气温将达到36℃。

  烈日下坐豪车是场“烤验”

  下午14时,一天中温度最高的时候,温度计上的指针指向了36℃。上海外高桥港区海关查验关员祁劲林和同事接到派单,对一票刚刚申报进口的奔驰汽车进行查验。祁劲林和同事拿着《海关货物查验记录单》等资料来到了这票货物所在的查验监管区——海通国际汽车码头。

  这是国内最大的汽车滚装码头,陆域面积26.5万平方米,拥有可同时停放3万辆汽车的专用堆场。场地很大,但毫无遮挡,热辣的太阳直直晒着,让人汗流个不停;水泥地板泛起的热气,蒸得人小腿发烫。记者通过手持式温度计看到,此时地面上的温度已经达到56.8℃。

  穿着深蓝色查验服的祁劲林和同事好像习以为常,他们穿梭在车丛中,核对着需要查验的车辆信息。

  对每一台被布控查验的车辆,祁劲林都要拉开车门,坐在驾驶位上,仔仔细细查看车辆的配置。“对车辆的查验不仅仅是看外部贴的品牌、型号,更要仔细地查看车辆配置是否与申报的信息完全一致,这关乎着车辆的税收等问题。”

  看着这满场整齐排列着的簇新豪车,记者也忍不住拉开车门,想坐上去感受一下。

  “小心,座椅、方向盘都很烫的。”祁劲林开口提醒。记者这才发现,车内温度较外面还要高出不少,加之密不通风,俨然是个“蒸笼”。车内真皮材质的配件摸起来更是十分烫手。这么烫的座椅,祁劲林也坐得下去?

  “习惯了,码头上冬天冷夏天热,也没什么好矫情的。这是室外工作的特点。”看出了记者的不可置信,做了20年查验工作的祁劲林笑着说,派单派到的关员,查一趟就要在这个场地上呆上两三个小时,一天如果派到多趟的话,接受“烤验”的时间会更长,关员的一身制服常常是“湿了干、干了湿”。

  出入40℃温差的“冰火两重天”

  一边是炎炎烈日里汗如雨下,一边是4℃的低温环境下裹着羽绒服御寒。外港海关的查验场地里,每个夏日都在上演着“冰火两重天”的剧情。

  港建路1699号6号门,是海关监管冷链仓库。这里配备着制冷设备,以维持查验场地4℃的低温环境,主要查验肉类、水果、果汁、化工品、医药制品、胶片等冷冻冰鲜货品。

  低温环境看似很爽,但其实,在这里查验也不是什么“美差”。“从室外30多度高温,室内只有4℃,温差太大了,出来一准打喷嚏。”查验关员贺紫晟开玩笑说,在查验科里,同事们患感冒是“此起彼伏”。

  上午10时,记者跟随查验关员贺紫晟、陆奕有,套上防寒服后进入了冷链查验场地。这批查验的货物是原产地菲律宾的香蕉。按照比例,他们要在每个集装箱里抽出16箱进行查验,不仅要看香蕉的等级、价格、是否有夹带,还要仔细分辨香蕉上是否有一些检疫性的有害生物。

  一进入查验场地,陆奕有就熟练地拿起香蕉挨个检查,“菲律宾的香蕉上有时会有一种叫做‘新菠萝灰粉蚧’的生物,它会蚕食香蕉的根茎和果实,属于检疫性的有害生物,如果传播到国内来会影响我们的林业。”贺紫晟则对照着香蕉的外观、盒子、规格查验起来。“香蕉分ABC级,不同等级的价格不同,相应的税率也不同。我们要查的就是它的原产地、规格、等级,是不是与申报的信息一样。”

  10分钟过去,一开始进门的“凉爽”渐渐被丝丝寒意取代,两人却刚刚查验了一半。陆奕有说,不同的货品,查验的要求也会不一样,每次查验快则花费30分钟,慢则1小时。

  20分钟后,两人终于完成这批香蕉的查验。走出冷链仓库,强烈的温差让裸露在外的皮肤极度敏感,一时间,竟分辨不出这体感是冷还是热。记者的镜头上也起了水汽,反复擦了几次才好。

  “先别忙着走到太阳下,在阴凉地多站一会儿,要不更难受。”“老查验”贺紫晟向记者传授着他出入“冰火两重天”的经验。

  7*24小时待命为船舶做“体检”

  上午11时,锦江航运公司的“夏锦轮”在外高桥码头靠岸。日头正高,码头上只有机械臂“不怕热”,在烈日下做着起卸集装箱的单调工作。

  根据规定,远洋船舶靠港后必须要经过海关的船舶检验检疫查验。“夏锦轮”途径“登革热”疫区越南,关员们必须第一时间登船检查,排除船舶染疫嫌疑,消除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

  接到指令后,外港海关船检科关员陈映东、李皓两人开着执勤车来到夏锦轮停靠的外五码头。这段路说长不长——空调还没打热就到了目的地;说短不短——两人也在车里结结实实地“蒸”了五分钟。

  “船上有没有传染病人?”“有没有装自疫区的饮用水?”与船长简单沟通了船舶的基本情况后,陈映东和李皓按照流程进入船舱,对厨房间、餐厅、船员休息区、医务室逐一检查。

  在厨房间,陈映东从一个鼓囊囊的袋子里掏出了烧杯和简单的仪器,从水龙头里接了杯水开始测余氯含量。“夏季天气炎热,再加上越南刚刚爆发过疫情,很容易滋生各种病媒生物,检疫工作一定要做细。”记者这才看到,陈映东随身携带的这个大口袋里除了口罩、防护服等用品外,还有许多采样管、简易的检验仪器等。

  这艘船并不大,两人很快检查完毕,李皓提出要到甲板上再看看。“夏锦轮”从热带而来,他担心甲板的角落里可能会有积水,成为幼虫的虫卵孳生地。

  码头上不时有风吹过,带起股股热浪。李皓和陈映东把着结好的纤绳,在甲板上认认真真地完成着他们作为国门卫士的使命。

  与一般的查验工作不同的是,他们必须24小时待命。“船靠岸的时间不定期,又不能在港口停泊很久,到港后必须尽快做检查,以便后续的装卸集装箱等工作。”陈映东说。

  据了解,每天在外港六个码头上停靠的船舶在20艘以上,这其中有三分之一需要关员进行登轮检疫。陈映东和他的同事们,每天就开着执勤车行驶在这11公里的码头线上,不论春夏秋冬。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