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梳理20世纪华人美术家!中华艺术宫新展里有你熟悉的林风眠、丰子恺

2018-8-8 14:07:53

来源:东方网 作者:熊芳雨 选稿:叶页

  东方网记者熊芳雨8月8日报道:20世纪中国现代美术潮起上海。8月起,中华艺术宫举办长期陈列展“海上明月共潮生——中华艺术宫藏华人美术名家捐赠作品展”,展出作品150余件,均来自历年来艺术家或者艺术家家属捐赠给中华艺术宫(原上海美术馆)的藏品。

  据悉,此次展览共分为“春江推潮后来人”“融合中西为吾志”“敢叫日月换新天”与“为有墙外暗香来”四个部分,分别展示了吴湖帆、谢稚柳、钱瘦铁、唐云、关良、林风眠、丰子恺、贺友直、李青萍、萧勤等人的作品。记者挑选了部分画作以飨读者。

  春江推潮后来人:坚持传统文人水墨画

  这个单元展示的这些“汇入我民族固有之美术,抱持其以往之光荣”的艺术家,包括朱屺瞻、贺天健、吴湖帆、程十发、谢之光等。他们曾接受过系统的文人画训练,传统绘画功力非常深厚,但又在传统的基础上有所发展,具备鲜明的个人风格。

图片说明:朱屺瞻《江宽风紧折绵寒》 67x67厘米 中国画 1991年中华艺术宫藏

  在1920年代,画坛仍然按照传统的方式运转,京沪两地国画社团的数量惊人,众多的画家坚持传统,以继承文人水墨的传统技法和价值观为自身艺术创作的宗旨。当时在北方等传统深厚而接受西方直接影响较小的地区,维护中国本位文化的呼声很高,这些地区的风气偏于保守,对革新抱持警惕和排斥的态度。1919年、1920年间,“中国画研究会”成立,该会“提倡风雅、保存国粹”“精研古法、博取新知”,要求保存和发扬“国粹”,发展和维护中国文人画传统,与迅速扩展的西洋画抗衡。

图片说明:贺天健《桐庐一角》 112x54厘米 中国画 1955年中华艺术宫藏

  这些保守的中国画团体,虽然与历史发展的方向相悖,但具有深厚文化传统的中国,面对外来文化冲击和威胁之时,本能地会作出抗拒的姿态,文明的融合的同事,伴随着的就是文明的冲突。

  融合中西为吾志:中西方艺术形式融合

  如何对待汹汹而来的西方文明?在美术界,第一代留学欧美及留日艺术生的归国,这一单元的作品以融合中西的艺术家作品为主,包括林风眠、汪亚尘、关良、吴冠中、吴大羽。

图片说明:林风眠《琵琶仕女》66x68厘米中国画1960年代中华艺术宫藏

  中西绘画从最基础的材料技法上就有着极大的差异,中国绘画的笔墨纸砚和西方绘画的布面油彩从材料的属性和表现力上可以说毫无相同之处;审美追求和价值判断更是差异殊大,中国的绘画传统讲究的是“墨分五彩”,计白当黑,崇尚的是“逸笔草草”“书画同源”“形不似而神似”,并不追求对客观物象的精确表现。

图片说明:关良《贵妃醉酒》 95x59厘米 中国画 1979年中华艺术宫藏

  在这样的基础之上,将西方绘画移植至中土,如将两种原本冲突的艺术形式进行融合,这种调和艺术显然更为符合艺术规律。革新中国画成为大势所趋,上海作为接受西方物质文化和文艺思潮的前沿城市,以油画为主体的西洋画艺术迅速发展,当时既有崇尚西方古典写实主义的美术社团,又有以西方现代艺术为自己学习追随目标的现代社团。

  敢叫日月换新天:提倡艺术为大众服务

  为人生、为大众的艺术,是在近现代美术启蒙时期出现的最重要的美术思潮。传统文人画的精英化倾向,脱离民间大众生活,这一弊端在近代的智识阶层中引起了普遍的反省。徐匡、吕蒙、沈柔坚、丰子恺、贺友直等是其中代表人物。

图片说明:丰子恺《玉人歌午未曾归》 45x33厘米 中国画中华艺术宫藏

  早在1920年代,就有许多油画家提倡艺术为大众服务。而将“为大众的艺术”通过自己的推动和呼吁,落实到艺术的实践上的重要人物是鲁迅。在他的努力下,新兴版画运动得到了迅速的发展,木刻成为比油画更方便表现中国现实,“为人民服务”的大众化的艺术形式。

图片说明:吕蒙《女电焊工》 34x34.7厘米 版画 中华艺术宫藏

  这种讨论及大众化的文艺观念在抗张爆发之后得到了极大的响应和发展,救亡压倒启蒙,为大众的艺术成为主流。抗日战争期间,在延安的木刻艺术中得以蓬勃发展,特长是紧贴时代,反映民间大众真实的生活。这在建国后成为官方支持的艺术图式,并且一直影响到今日的美术创作。

  为有墙外暗香来:偏西方的绘画风格

  这个单元里主要呈现曾长期生活在海外,受到西方影响的艺术家的作品,包括贺慕群、李青萍、萧勤、陈澄波。这些艺术家接受过比较系统的西画训练或长期生活在海外,绘画风格更加西化,比如陈澄波,出生于台湾,在日本东京美术大学接受西画训练,毕业后前往上海,曾参加过“决澜社”社团活动,画风颇受“外光派”影响,1930年代末返回台湾定居。

图片说明:贺慕群《无题》 114x162厘米 油画 1968年中华艺术宫藏

  这些艺术家的作品有强烈的的西洋味道,但亦有自己的个人风格,他们不同于文化上保守的传承派,也不同于以“中西融合”为志向的革新派,他们的作品中有中国元素,但是总体面貌更倾向于学习西方。他们是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们作品传达出的,是在乱相纷呈的世道里,没有纠集在某些观念旗帜下的属于个人的艺术选择。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