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萤火虫聚集地岌岌可危 奉贤萤火虫栖息地正面临被开垦

2018-7-9 04:53:55

来源:解放网 作者:郁文艳 选稿:吴春伟

  

  上周末,全球迎来了首个世界萤火虫日,旨在让人们正视萤火虫面临的危机和人类自身面临的挑战。在沪上,热心萤火虫保护的市民环保志愿者、专家以及部分公园组织了萤火虫自然观察活动。奉贤金海社区一处荒地是目前观察到的沪上萤火虫密度最高的地方。然而,这处荒地正面临着随时被垦荒的境地。

  萤火虫聚集地面临危机

  曾经,萤火虫在申城,尤其是郊区并不稀奇。然而,随着城市化进程、杀虫剂的使用以及人类活动干扰,它们躲了起来,有的地方甚至销声匿迹了。根据沪上萤火虫保育志愿者的调查,目前在青浦金泽、朱家角、奉贤金海社区、浦东三岔港等远郊、近郊,以及中心城区的上海动物园、上海植物园等处有萤火虫,其中,奉贤金海社区的这处荒地“萤火虫密度最高”。

  然而,这处萤火虫栖息地却岌岌可危。

  你也许不信,这处萤火虫栖息地处在一片已动拆迁后的荒地。这里原本是一个村子,房子拆除后,村民搬迁到附近的动拆迁安置小区,但一片稍显杂乱的小树林被遗留了下来,小树林大约仅一二十平方米,中间有一条土路,40米左右长,就是在这短短40米的道路两旁,夏季的夜晚,最多可以看到约4000只萤火虫。若是走进小路,萤火虫简直是扑面而来。

  但是,搬迁的村民白天还是纷纷回到村里的荒地开垦,种玉米、种番茄、种芋艿……享受田间劳作的辛苦与快乐。记者在现场看到,萤火虫栖息的小树林四周,容易开垦的荒地几乎都已经被开垦,开垦范围正慢慢逼近小树林。

  率先发现这处萤火虫栖息地的萤火虫保育志愿者姜先生非常担心,“你真不知道,几千只萤火虫飞舞的情景真的很美,但是这个萤火虫栖息地随时可能被开垦掉”。

  姜先生和一些萤火虫保育志愿者们在为保护这片难得的萤火虫栖息地奔走努力,希望能在小树林周围围起围栏,竖立标识,让村民不要将小树林开垦掉。也有政协委员曾提过提案,荒地所属开发公司进行过答复,说会采取保护措施,然而迟迟不见行动。根据规划,未来这里将被打造成一座中央公园。

  迎来首个世界萤火虫日

  夏季刚刚开始,萤火虫也刚刚从幼虫转变为成虫,出飞不久,在国内,包括上海,就已经出现了不少想利用萤火虫来谋取商业利益的活动。令关心萤火虫未来的人们欣慰的是,刚刚过去的周末,一个由世界各地的专家组成的国际萤火虫网络发起了“世界萤火虫日”,将今年7月7日-8日定为首个世界萤火虫日。今后,每年7月的第一个周末都是世界萤火虫日(南半球是冬季除外)。

  世界萤火虫日,要做些什么?这个机构建议,可以开展萤火虫自然观察、萤火虫科普教育活动、工作坊等各种形式的活动,最终的目的是,大家一起认识萤火虫,了解萤火虫,保护萤火虫及其栖息地。

  [昆虫专家呼吁]

  别再漠视它们的存在

  金杏宝是沪上知名昆虫专家,曾任上海科技馆副馆长,长期从事昆虫学研究和自然科普教育,获悉本周末将迎来首个世界萤火虫日后,金杏宝连夜撰文,呼吁保护萤火虫及其栖息地。

  她说,以蜗牛、螺类为生的萤火虫,并不与人类争夺食物、抢占空间,只要人类还需要清洁的水源、湿地和树林草丛,就会有萤火虫的轻盈漫舞,为我们带来希望之光。即便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萤火虫依然在被我们暂时遗忘的角落苟且偷生。它们在远郊荒野,在河畔湖边,在绿地边缘,甚至在居民小区的幽静处,频频发出微弱而有节奏的冷光,犹如“SOS”的呼救声:请人类手下留情,不再用杀虫剂,留下枯枝落叶让我们栖身;我们是“雨打灯难灭,风吹色更明”,为了你们美丽的家园、看得见的乡愁,我们将不吝此生,“若非天上去,定做月边星”。

  金杏宝表示,在人类社会高速发展、自然栖息地极度萎缩的今天,我们能及时为萤火虫设立世界日,不再漠视它们的存在,还不算太晚。

  金杏宝呼吁,人人行动起来,回应萤火虫的呼救,寻找身边的萤火虫,学会与萤火虫同存共舞,让乡村更美丽。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