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随警日记|这一路,我跟上海警方跨境打击犯罪那些不为人知的事

2018-6-26 16:07:36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邬林桦 简工博 选稿:叶页

原标题:随警日记|这一路,我跟上海警方跨境打击犯罪那些不为人知的事(附真 抖音视频)

  6月20日

  上海:阵雨

  昆明:多云

  孟连:多云

  入“颠”记

  是在很临时的情况下接到跟随上海警方前往云南边境跨境打击报道这个任务的。

  事情的缘起可以追溯到一个多月前:有市民接到“快递员”打来的电话,说他们快递丢件,“快递公司”愿意赔偿,并且发来了二维码……作为经常跟公安打交道的人,看到陌生人发来“二维码”这个“关键词”,大概已经猜到后面的事——扫“二维码”其实是进入了钓鱼网站,自己的相关信息悉数被盗,关联银行卡的资金也会被转出……

  跟公安部门联系核实,很快得到他们的回复和权威提醒:这是新的诈骗“剧本”,有类似情况千万不要扫陌生二维码。虽然事实厘清,还是觉得“不过瘾”,要把这些骗子给“办”了才解气啊。

  事情很快有了进展。上海公安部门追踪线索是在云南边境外。6月初,上海市公安局派出工作组赶赴云南普洱,与当地警方展开联合侦查。摸清了骗子“老窝”,本来是件好事情,但上海警方在境外没有执法权,始终存在变数。

  曾经一度因为警方没有海外执法权,电信诈骗团伙纷纷把老巢设在了境外,认为这样“安全”。但这些年包括上海警方在内的中国警察已经走出国门,通过境外警务合作将藏身海外的嫌疑人抓捕归案。2013年与柬埔寨警方合作查破窝点,2015年与印尼警方执法合作,上海警方在抓捕海外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方面有了积极探索和成效。那句“虽远必诛”虽然在网上用滥了,现实中却有人扎扎实实地这么做着。

  19日晚上的雷阵雨绵延至20日,梅雨季节要到了。我搭乘的航班13时30分起飞,三个半小时后降落到昆明长水机场。

  现场会直接在机场转机时如此“随意”开掉了

  

  晚上20时,警方的工作组和我们在机场汇合,准备换乘支线航班飞往澜沧县景迈机场。我们就在机场开了个“极简高效”的碰头会,部署第二天早上的安排。21时30分许,再次乘坐飞机,最终在剧烈震动中降落在景迈机场,机上乘客已经吓得惊叫起来了。

  一下飞机,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九支队政委史立新指着航站楼正中间一个葫芦雕塑来了劲:“葫芦好,抓妖怪,好兆头。”其实我知道他是想鼓舞起士气——一天之内辗转两次飞机,还经历了一次剧烈的颠簸,特别是对明天行动的不确定,大家都有些凝重。不过其实压力真正大的是他。我们出发前他可是立了“军令状”的:“不管难度多大,一定要把人安全带回来,绝不能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

  坐一个小时中巴到达孟连。看不清外面的情况,但估计全是山路,颠得我胃痛。更令人烦恼的是还没上车司机就提醒要注意防蚊,结果到了孟连县城,找遍周围能找到、还开着的超市、药店,就买到一瓶花露水,全身涂得喷香也没挡住蚊子进攻。

  一天之内两次飞行一小时山路,到达目的地还要被蚊子袭击

  

  6月21日

  孟连:阴

  边境风云

  第二天早上8点30分从孟连县城出发,赶往孟连口岸所在的勐阿村。

  近三小时的路程所有的感受只要一个字就描述完了——颠。以前开车出入上海市境,有几处道路不平,车辆会忽然腾起,但是比起今天脚下这路,那种颠簸简直像朋友轻轻推你一下——属于“玩笑” 级别。如果不是这些年养成系安全带的习惯,估计我的头不下二十次会顶到中巴车的行李架上。同车一个民警半开玩笑地说:“终于知道云南为什么简称‘滇’了,这一路真的太‘颠’了。”后来我几乎习惯了这种感觉,居然还有人掏出手机拍了一段“抖音”视频。嗯,是真“抖”音视频。

  三小时我们走的是这样的路

  

  窗外,山体裸露出国画特有的那种颜料赭石色,不知是不是因为进入亚热带雨季的原因,山体好些地方被冲刷得松动,沿途我几次看见山石滚落进路边壕沟的泥浆里——若是石头再大些,甚至会对车辆构成威胁。

  下车后,有同行者打开手机一看,坐在车上这段路,微信步数显示走了11266步——他当然一步没走,全是颠出来的。

  到这一刻手机主人其实一步没走过

  

  中午11时到达勐阿村。我们与6月初就赶到这里的侦查员们汇合,听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经过前期沟通,境外警方已经于前一天“动手”,成功将嫌疑人抓捕;但坏消息是原定于当天下午移交嫌疑人,境外警方因故推迟。现场的上海警方与云南警方紧急磋商,更令人焦虑的是,刚刚接到通知,从23日开始,孟连要停电5天。

  因为各国法律制度、生活习惯乃至风土人情的不同,跨境行动很容易遇上这样的“不确定”因素。近年来,在公安部指挥下,各地公安与境外警方接触日益增多,这样的“不确定”逐渐成为“可控”。跟境外警方反复确认好第二天交接后,耐心等待是目前最好的状态。

  警方正在紧急协商以应对突发状况

  

  上海刑侦总队民警苑子威,6月初就作为派出工作组的一员来到云南。“到了这边才明确,犯罪嫌疑人在境外,全躲在一江之隔的对岸。”从境外警方反馈的信息,涉案的4名嫌疑人住在当地闹市区的出租屋,2人住在一间赌场对面的宾馆。

  “听境外警方说,这几名嫌疑人经常出入当地的赌场。你说气不气,拿着骗人家的钱干这些事。”苑子威跟我说,越“气”越要“沉住气”。公安破案,“等待”其实是一种必要状态,无论是蹲守抓捕嫌疑人,还是寻找视频中一个一闪而过的身影,都需要沉得住气的“等待”。

  在等待的过程中,我开始打量这个边境小镇。孟连口岸位于普洱市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勐马镇勐阿村,孟连系傣语谐音,意为“寻找到的一个好地方”。

  勐马镇建筑看起来比县城豪华。一方面这里是橡胶的重要原料产地,当地农民大多是“胶农”;另一方面中缅边民可自由出入口岸,有一个大型的“边民互市市场”。不过今天不是5天一次的赶集日,市场里没什么人,就连路上人烟也很少,据说村民都住在山上,赶集才下来。远处群山连绵,看着有些寂寥。

  中巴司机老陈是孟连县城人,皮肤黝黑,人高马大,手上布满皲裂纹,老茧很厚。他跟我说,1995到1997年,他就在勐阿打工。当时的“孟连口岸”并非现在所在的南卡江大桥,老口岸是铁架桥,1998年被洪水冲走了。上世纪90年代,地处金三角北翼的孟连口岸一度成为跨境毒品犯罪的重要渠道,随之而来还有一系列违法犯罪。“那时,你要是胆子够大,敢过境出去做生意就能发财。我胆子小,不敢过去,也不敢在这里呆,回家找其他事情做。”老陈半眯着眼说:“当时一起来的一个表兄弟,现在在口岸对面开大赌场,是大老板啦!”

  6月22日

  孟连:阵雨

  如此简洁严肃的交接

  今天是约定交接的日子。勐马小镇云遮雾绕,南卡江浊浪滚滚。从酒店到孟连口岸步行只要10分钟,这天上午我不知来回走了多少趟。等到双方约定的14时逼近,我开始通知后方值班编辑准备“抢”现场新闻。

  谁知云南警方竟岿然不动。一问才知,约定的时间其实是按照对方采用的仰光时间来计算的,下午14时其实是北京时间的下午15时30分。这一出“意外”却让我放松了。

  下午15时30分,交接正式开始。现场相当简洁——百米长的南卡江大桥正中摆着一张桌子。境外警方将嫌疑人逐一带到这里,签署相关文书,再由等候在此的中方警察将嫌疑人带进中国境内。

  交接现场就是南卡江大桥正中摆一张桌子

  

  但这里并未因简洁而变得轻松。前一天“等待”时跟我们又是皱眉又是大笑的苑子威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身着制服,一脸严肃朝南卡江大桥中间走去,接过对方送来的嫌疑人,朗声说:“我是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民警,因你涉嫌诈骗罪,现依法对你刑事拘留。”随后给对方戴上约束带,签署相关文书,带回中国境内。

  嫌疑人交接完毕,上海警方立即将他们带至当地派出所,核验身份,出具《拘留证》。从嫌疑人带上车开始,上海警方就打开了执法记录仪,全程取证,规范执法。

  进入中国境内,上海警方执法记录仪全程打开

  

  第一场讯问就在当地派出所展开。虽然问的都是在境外的生活状态,但几乎所有人都众口一词“不知道”。侦查员说:“这个我们早有预料,也没打算在这里就能审讯出结果。我们主要目的是将他们成功押解回上海。”

  16时13分,后方编辑通知稿件已经上线。不由感叹技术变化带来的效率。环顾这碧色如黛却道路泥泞的小镇,未来又会怎样?

  边境小镇的周五晚高峰同样繁忙

  

  办完手续,搭乘中巴出门却堵上了——是的,不仅周五的上海交通繁忙,小城孟连也迎来周五的晚高峰。在我们从勐阿村返回孟连县城路上,对向“车道”几乎都是接学生回家的车,有一辆5座面包车里塞了8个人,还有摩托车载学生、老人回勐马镇,掀起一阵一阵泥浆——因为勐马镇没有高中,这里的孩子只能到孟连县城读高中,每周五回家一次。

  再次一路“颠”到孟连汽车站,所有人修整15分钟。民警给嫌疑人分发了面包和水,他们刚才审讯时还如死水一潭的眼睛忽然动起来了。几个嫌疑人连说谢谢,有一名嫌疑人跟我说,从他被抓后就没吃到东西了,只给喝了一点水。

  前面这名嫌疑人说这是他被抓后第一次吃到东西

  

  晚上20时从孟连出发,当地天光尚早。如果从孟连直接到昆明,高速公路要开10小时,但是凌晨2时至5时高速公路禁止客车通行。所以上海警方工作组决定的方案是从孟连取道普洱,休息之后再前往昆明。

  这段200公里的道路上,1/4一是泥路,一半多是省道,最高限速每小时50公里。开了8个多小时。开车的老司机脾气火爆,遇上被人超车,便是一连串高亢的当地话飚出去。但奇怪的是,他的远近光灯使用和切换特别规范。山路没有路灯,可以开远关灯,但只要看到对向车道有车过来,师傅就会立即切换成近光灯,有好几次接连4、5次会车,他都不厌其烦。“有什么比安全重要?”师傅跟我说:“小兄弟不要看我超车骂人,我也是怕自己犯困。”

  是,还有什么比安全重要呢?我想到千里之外的上海,那个小小的家里的一盏灯火,忽然有种温柔的倦意,像毯子一样袭来。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