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公司更名人员转移 东方网记者直击:执行法官与老赖的“战争”

2018-6-19 15:58:31

来源:东方网 作者:毛丽君 选稿:付杨

上海长进置业有限公司的办公地却挂着其他的名牌。

  东方网记者毛丽君6月19日报道:曹杨路535号501室,这是上海市仲裁委员会裁决书上记录的上海长进置业有限公司的办公地址。今天上午9点半左右,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陈法官一行来到这里,根据楼道内挂牌公司的明细和现场的比对,并没有发现长进置业的踪迹。申请人明明确认过上周这公司还在这里,怎么几天就人去楼空了?手机号空号、办公地址查无此处,难道今天又要白跑一趟了?

办公桌上杯子里的咖啡粉还没来得及冲泡,人已经不见了。

  2012年,执行申请人姚某与长进置业签署了一份长达6年的、关于曹杨路555号某商铺的《委托经营管理协议》,双方约定由长进置业负责经营管理该商铺,每年支付姚某租金(含税)82万余元,先支付后使用。然而,长进置业除了2013年正常将租金交付给姚某外,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的租金均通过仲裁及强制执行方才支付到位。如今,2017年度的租金执行任务被交到了法院手中。

  今天上午9点半左右,陈法官一行来到了卷宗上显示的长进置业所在地,却并没有发现该公司的踪迹。明明上周还在的公司怎么就消失了?经过与执行申请人的再三确认,在仔细询问周边公司和物业公司相关人员后,同楼层513室一家挂着“上海怡攀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牌子的办公地引起了执行法官的注意。

  然而,就在法官与各相关方面确认信息的间隙,怡攀公司内的工作人员已不知去向,只留下并未上锁的办公室。办公室内,员工桌上的杯子里刚倒的咖啡粉,还没来得及冲泡。

办公桌上有来自沪上各法院的ems快件。

  在这间办公室内,执行法官一行很快就发现了“猫腻”。几张办公桌上放着几份文件,乍看之下并不起眼,但翻开后,在场的人都惊呆了。燕尾夹夹着的厚厚一刀文件,是沪上各法院从2016年至2018年陆续发出的各种传票、执行通知、限高令,收件人正是长进置业和公司执行董事高银龙。

  这些信息进一步证实了这间办公室与被执行人长进置业有关。执行法官一边与各方面保持沟通协调,希望可以尽快找到该公司的相关人员,一方面他从执行申请人姚某处得知,姚某接到了来自长进置业的“威胁”电话,这说明,法院上门执行的消息已经传到了被执行人耳中,既然消息可以这么快传递出去,那么就不怕找不到人。“他们在门口挂了一个全新的公司名牌,就是想逃避履行法定义务。”陈法官说。

二中院此前发出的执行通知,淹没在燕尾夹夹着的厚厚一叠执行文件中。

  斗智斗勇,申请人离执行款又近了一步

  “请你转告公司的相关人员,我们过来,是来沟通协调的,如果他们不出现,我们将采取强制措施,到时候办公室门口贴了封条,他们要拿个人物品都要来法院签字才行。”陈法官对大楼物业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说,而该工作人员此前曾表示长进置业已经搬走,不知搬到哪里去了。

  等待的过程中,陈法官在一份文件上发现了一个“熟人”的名字周某,前不久的一个执行案件正是周某配合协调落实的。于是,法官拨通了周某的电话。确认了周某也是长进置业的工作人员后,法官对其进行了一番劝说,最终周某同意20分钟内赶到现场沟通。

EMS工作人员送来一份需要签收的文件,同样来自某法院。

  期间,一名EMS工作人员推开了怡攀公司的大门,他手中拿着一封需要长进置业签收的文件,发件人是沪上某区人民法院,该工作人员表示知道这里是长进置业的办公地;一名50岁出头的女性推开了怡攀公司的大门,她来找周某要钱,她说自己和长进置业签署了委托管理协议,结果长进置业方面并未按时支付其约定的租金,如今他们之间的合同已解除,但周某给她打了一张40多万的欠条,半年多过去了,只支付了4万。“我们当初贷款买的房子,等着租金还贷款。”看着桌上密密麻麻的法院传票、执行通知,她的脸上露出了些许无奈。

  公司更名人员转移,他们从执行法官眼皮底下溜了20分钟后,周某仅在办公室露了个脸,便要求和执行法官单独沟通。事后,东方网记者了解到,周某是长进置业的办公室主任,他证实513室挂着怡攀公司牌子的办公室正是长进置业的办公之处。他表示,长进置业牵扯了多起执行案件,不少公司银行账号都已经被不同的法院控制,一些房产被法院查封,楼下经营的商铺收回的租金,直接被相关法院划拨,要立即拿出拖欠申请人姚某的这笔钱确实有困难,但他表示,会跟公司老板汇报,尽快筹集这笔款项,还给申请人。

  “涉及长进置业的执行案件并不止一起,好几起都是同样的情况。”陈法官表示,面对这样的老赖,法院多次对公司及个人发出了限高令,但限高令的执行需要社会各个部门配合,才能让老赖寸步难行。“后续我们还会继续盯着他们,如果他们不配合,长进置业和相关负责人都会被纳入失信黑名单,最大限度限制他们的各种市场和个人行为。”

  记者手记:

  在破解执行难的过程中,上海法院做了很多的努力,协同多部门发布失信黑名单、出台限高令,有的甚至把印有失信老赖信息的易拉宝放进了他们居住的小区,为的就是让老赖无处遁形,逼他们主动履行义务。

  近年来,这些做法确实见效了,但老赖们的“求生”技能也在不断推陈出新,隐匿转移财产拒绝执行的有,“改头换面”在市场上见缝插针的也有,执行法官和老赖之间的“战争”是一场持久战,什么时候“诚信”二字的份量够重了,失信的代价够大了,信用透支成为所有人都不敢触碰的底线了,这场“战争”或许才会消停。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