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电视节|向外关注社会 现实题材影视剧与生活对话

2018-6-14 10:19:31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熠 选稿:李佳敏

原标题:上海电视节 | 向外关注社会,向内感知内心,现实题材影视剧与生活对话

  去年是现实题材影视作品大放异彩的一年,电视剧有《人民的名义》,电影有《战狼2》《捍卫者》,网剧则有《白夜追凶》与《无证之罪》。今年,现实题材作品同样势头不减,春节档上映的《红海行动》以36亿票房迎“开门红”。此外,《面向大海》《都是一家人》《蓝盔特战队》《天下无诈》《燃烧的DNA》等一系列现实题材电视剧正在紧张筹备中。

  6月13日下午,企鹅影视主办的“互联网影视发展新势能高峰对话”与腾讯影业主办的“互联网时代下现实题材影视作品的创新与思考”论坛在沪举行。出品方、制片人、导演、编剧、演员齐聚一堂,探讨互联网时代现实题材影视剧的创作与反思。

  现实题材受年轻人青睐

  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韩志杰

  2014年,以淞沪会战为时代大背景的抗战题材电视剧《红色》上映,一度在网上引发热议。电视剧豆瓣评分9.2,流畅的剧情、饱满的人物形象与精湛的演技令年轻观众赞不绝口,并将其评为“国产良心剧”。新势能高峰对话现场,导演杨磊感慨道:“《红色》拍完后,我非常意外,得到很多年轻观众的共鸣,但也没失去中老年观众的喜爱。”从《闯关东》(中篇)到《红色》,他发现了一波曾完全没意识到的观众群——年轻人。目前,杨磊正在拍摄一部有关北京的电视剧,同样是现实主义题材,“我酝酿了快十年,主要回答我自己的几个问题,包括我为什么要奋斗,为什么要在北京付出我的青春。我想和年轻人多交流一些。”

  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韩志杰坦言,在互联网影视剧发展初期,企业储备的项目比较少,“认为开发大IP,取得大IP,能够有助于我们达到预想的效果”。但近年来,《人民的名义》《我的前半生》等热播,也令互联网平台开始反思,“网络上有数亿年轻人,他们对现实题材是有兴趣的”。他表示,未来将着重储备现实题材作品,并“定制”与小康家庭、扶贫、创业题材相关的影视剧。

  拍摄现实题材作品,最难的是贴近真实。今年4月开拍的《蓝盔特战队》将镜头对准维和部队,讲述年轻军人在执行任务期间所经历的生死考验。“中国维和部队在做什么,我们不知道。去年冬天,团队跑了六个月,走进军营,采访维和官兵的生活。他们说,每一天的危险,都来自于危险不知道在哪儿。”制片人尹廉和深受触动。电视剧拍摄过程也非常辛苦,演员身上所穿的衣服有50多斤,几乎每天都有人中暑,“但我们坚持了下来,希望能够展现出这群维和官兵的担当和情怀”。

  《天下无诈》围绕一起电信诈骗案件展开,主创团队认为最难的地方在于“原创”,“与普通案件不同,电信诈骗是隔空打电话,谁也不知道谁。在剧本环节,我们就淘汰了20多位编剧”。

  找到内心最需要表达的内容

  《虎妈猫爸》《我的前半生》制片人黄澜

  “最能反映社会现实的题材,都来自我们自身。”制片人黄澜说,拍摄《虎妈猫爸》时,她的孩子刚从幼儿园升小学,她和其他家长一样焦虑升学问题,“后来碰到了同样有教育压力的导演,编剧,大家汇聚在一起,做出了《虎妈猫爸》”。她认为现实题材剧流量不够是个伪命题,“问题不是年轻人不爱看,而是精品剧不够多”。优秀的现实题材作品需要有生活体验、有对现实的观察,更有真情流露,“找社会中最共通的部分,找内心最需要表达的内容,将它呈现给观众”。

  在编剧陈育新看来,现实题材作品的难点在于叙述视角和表达方式。他正在参与《燃烧的DNA》的拍摄工作,该剧讲述一个警察世家的故事,“最大的困惑不是主旋律题材,而是怎么展现矛盾、细节,怎么说故事,让年轻人接受、有代入感”。

  去年底,《都是一家人》在云南阿佤山翁丁佤寨开机,这是首部描写城市少数民族生活的电视剧作品。编剧景宜来自白族,是上海电视节的少数民族代表。“1987年,阿佤山的7个黑皮肤的年轻人,走到深圳、上海,在歌舞厅里追赶潮流;30年后,一群上海的年轻人又走到云南举行开机仪式。在这个交叉点上闪烁着的是时代特点。”她说,“互联网时代的故事,应有中国特色,改革开放,民族交融,大家共同走进一个新时代。”景宜希望有更多少数民族的电视剧在影视节期间展出,“我们将用少数民族五彩缤纷的文化和歌舞,为影视节添加风采。”

  由于制作周期长,黄澜呼吁给现实题材更多的创作时间与支持,“平均一部剧的周期要两到三年,扶持现实题材,一要时间,二要制作经费”。在尹廉和看来,拍好现实题材作品的同时,也要考虑商业价值,两者或许并不矛盾。演员赵立新则认为,“真诚”是关键词,“这个时代,每个人都在直播自己的生活现实,现实题材创作更要高于现实。”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