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居民生活受侵扰 魔都"民宿热"规范管理如何跟上?

2018-6-13 09:31:40

来源:东方网 作者:仲颖 选稿:叶页

  出门旅游住哪里?过去住酒店是人们的不二之选。如今出门旅游找住处,酒店已不是唯一的选择,民宿作为一种新型的业态,正逐渐成为休闲旅游业的“新宠”。

  近几年,上海民宿业发展迅速。据了解,2017年国内入住排名前十的民宿目的地城市中,上海位居第二位。民宿业的发展给上海旅游业注入了新的活力,然而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管和指导,本市民宿业存在的问题也不少,对此,浦东新区、崇明区已出台本区民宿管理办法。2017年,浦东新区和金山区率先开展乡村民宿试点。市人大代表时筠伦表示目前上海正对郊区民宿业的发展进行规范化管理,但对于城市民宿业的规范发展还有待进一步明确。

  城区民宿吸引越来越多游客

  在一些热门旅游平台找一间嵌于城市某个角落的民宿,已成为越来越多的人来上海观光旅游的首选。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成都、上海、北京、重庆等城市名列全国入住最多民宿目的地城市前十,而这十座城市的间夜量合计,接近全国间夜量的六成。

  “民宿对体验者、游客的吸引力在于它的特色,一个是建筑本身的特色,第二是与当地文化和生活融入的特色,有别于宾馆千人一面或者标准化造成的单调。”在时筠伦代表看来,上海一些石库门建筑、花园住宅、新式里弄等等以其独特的建筑特色和全新的体验吸引着游客。

  记者在爱彼迎等网络平台搜索热门目的地上海后看到,家庭房、江景房、老洋房、石库门阁楼套房不同定位的民宿应有尽有,价格低的一、两百高的五、六百不等。从挂出的图片来看,房间内部布置大都温馨整洁,从游客的留言看,不少民宿的主人还热情参与接待,会提供不同的个性服务,比如配备投影仪或者煮咖啡机等。“给人家的感觉,在异地或异国他乡能完全过上当地人的生活,可能房东还会给你做早饭,跟周边市民共享的活动设施都能体验到,接地气。”时筠伦代表说。

  民宿安全及对居民生活的侵扰引关注

  然而随着中心城区民宿的日益发展,一些问题也随之而来,“中心城区民宿比较红火,但是不可避免地给周边原住民的生活带来困扰,”时筠伦代表认为首先是不安全感,“与郊县的民宿不一样,郊县的民宿相对独立,和周边的邻里关系,对当地人生活的侵入没有那么强烈。我们中心城区比如石库门建筑可能一个门洞一幢楼,有5、 6户居民,如果我们的游客以隔天或者一天的频率更换,就会使门洞的居民产生不安全感。”

  其次是生活习惯上的影响,“游客的生活习惯和原住民的生活习惯不一样,中心城区老龄化程度较高,大家可能早上6 、7点起床了,中午吃饭也早,晚上到8 、9点就看看电视准备睡觉了。可是游客做不到,白天晚上都要去游览观光,这么多体验很高兴,晚上很迟回来或者在房间聚会,产生噪音会给当地居民造成干扰。还有的游客不注意卫生,也会经常出现纠纷和矛盾。”

  除此之外,还有消防安全方面的隐患,“我所在的静安区,因为游客不注意,引发火灾的时有发生。”

  2017年上海市消保委发布了对40家特色民宿的安全、卫生以及预定金、押金退换状况的消费体察。这些民宿涉及小猪、蚂蚁短租、途家等10个网络平台,集中在静安、徐汇、黄埔、长宁等区。结果显示,大部分体察者对民宿的地理位置、设备、服务等较为满意,但在安全、卫生和信息真实性方面,住宿体验不如人意。

  在安全方面,在40家特色民宿中,33家没有灭火器,38家没有急救包及逃生通道图,7家民宿的门窗不能从内部反锁。卫生方面,所有民宿用品都无消毒清洁标识、房间或用品有异味、卫浴不够干净,卫生条件总体较酒店差。

  城区民宿应相对集中有住宿时间要求

  民宿业应该如何规范管理?据了解,一些城市已经制定了相关法规和管理办法。2017年10月1日国家旅游局出台的《旅游民宿基本要求和评价》正式实施,这是我国第一个关于旅游民宿的国家行业标准。为了规范民宿业的发展,早在2016年上海浦东就出台了《浦东新区关于促进特色民宿发展的意见(试行)》。此外崇明、青浦、松江、金山等农业区也对本区民宿业的发展进行了有益地探索。

  “浦东出台的试点意见,主要是针对农村宅基地上建设的房屋,如何投入民宿类的经营。房源是相对独立的,这样邻里的干扰相对会少。同时他要求集约化经营。从市场准入到日常监管,基本还是参照宾馆酒店来要求的。”时筠伦代表认为由于建筑本身以及居住环境等方面的区别,管理办法并不适用于城区民宿的管理,但他也表示,“中心城区民宿也要有一定独立性,以减少对周边居民的干扰,也便于日常的监管。”时筠伦代表建议,“我们需要整合一下房源,房源不能无序提供,要尽可能朝一幢或者一层集中,现在的问题是供应一哄而上,供应中难以准确把握和监管。”

  此外,民宿与短租要有所区别,一些网络平台为了规避经营风险打起了法律擦边球,比如打着短租的幌子进行民宿经营,时筠伦代表认为一旦遇到盗窃、人身伤害等事件时,游客的合法权益将不能得到保障。“闲置的房屋出租给别人居住是允许的,但这种一般是长租,少则半年多则几年,民宿不是这样,短的一天,长的一周。”时筠伦代表表示应该要求平台对租赁与民宿经营进行区分,进而采取不同的管理措施,“比如最短期限一个月,在城市有比较长的停留,主要还是满足居住功能,这样的可以作为租赁按照居住物业租赁来管理,如果是短期的就按照民宿参照宾馆酒店业管理,现在就怕两头都监管不到。”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