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地铁安检8年了!有人自觉有人反感,你配合安检吗?

上观新闻 邬林桦
2018年5月30日 14:01:33

  原标题:上海地铁安检已经8年了!有人自觉,有人反感,你会配合安检吗?

  2010年上海世博会前夕,上海地铁开始实行进站安检。世博会过去了8年,安检这一“习惯”被保留了下来。如今,上海地铁工作日均客流已逾1100余万人次,单日最高客流达1235万人次,395座车站工作日均安检320万包次。

  8年了,但是在上海人们对地铁安检似乎还没有习以为常。有人认为地铁安检“形式大于内容”,有人觉得高峰时段“逢包必检”根本无法落实。安检员也表示无奈,缺少法律依据,对拒检乘客无计可施。记者走访多个地铁站发现,不同时段安检宽严不一,乘客与安检员也时有纠纷发生。那么面对常态化的大客流,上海地铁安检该如何化解安全与效率的冲突?

  高峰时段保证速度至关重要

  5月28日8时许 8号线延吉中路站

  记者发现这样的情况:

  “双肩包请配合安检。”安检口两名安检员不断重复这句话,并抬手示意每一位进站乘客安检。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鲜有乘客自觉把包放进安检机,不管背双肩包或斜挎包的乘客都对安检员视若无睹,直接“闯”过安检口。

  一前一后站立的两名安检指引人员对于乘客的表现,似乎已习以为常。在一次指引过后,如果乘客不主动上机安检也不会拦下第二次,就用手持式安检仪扫过乘客的背包。

  为什么高峰时段,安检人员对乘客“闯关”习以为常?乘客为何不主动安检?

  “赶时间”

  “上班着急啊,我又不是坏人,干嘛要安检。”

  “你看,大家都不放包,我为什么要放?”

  “这么多人都背着包,

  一个个都要过安检机,上班肯定迟到。”

  采访中,乘客不愿接受安检的理由五花八门,“赶时间”成为大家普遍提及的原因。

  安检员为何不严格安检?

  “保安全”

  “大客流时段,排队进站乘客很多,阻拦一个不配合的乘客要花很长时间,后面排队的人会不耐烦。而且如果每个人都要过包,等候的客流很快就会积压起来,也不安全。”谈及为何不阻拦未安检的乘客时,一名安检员这样表示。

  据测算,一台X光安检机一小时的检测量在900个包左右,但一些客流集中的站点,高峰时段一个安检口进站人数能达三五千人。“毕竟地铁是快速交通工具,保证速度至关重要。”申通集团副总工程师王如路指出,如果将大客流积压在安检口,同样存在隐患,既影响通勤,又可能造成踩踏,“从安全角度出发,至少目前高峰时段的地铁安检还不适合过于严格。”

  客流高峰时段,乘客和安检员似乎达成了效率优先的“共识”。那平峰时段,是否有更多乘客愿意配合安检呢?

  平峰时段安检员敢于“较真”

  13时30分许 12号线南京西路站12号口

  一名安检员站在安检通道入口,手里拉着一条黄白相间的塑料绳,另一头系在通道的栏杆上。每当乘客走近安检口,安检员即伸出手臂,拉开塑料绳,“堵”住去路。

  不用更多提示,背包的乘客心领神会,主动将包放进安检机,安检员随即侧身,让出一条通道。

  据记者观察,10分钟内,经过的35名乘客中背双肩包的25名乘客全部接受了安检,5名背单肩包和1名提着塑料购物袋的乘客都主动打开包让安检员检视,没有背包的乘客则径直走过安检通道,秩序井然。

  可以看到,平峰时段安检员很“较真”,乘客一般都会主动安检,但也有些不和谐音。不过,也有少数乘客不配合,甚至与安检员发生冲突。记者也发现一些站点的安检人员流于形式,面对许多“闯入者”仅伸手意思意思,显得漫不经心。

  乘客的“对立”情绪因何产生

  2017年起,根据反恐总体工作要求,上海将安检原则提升为“高峰时段安检率最高、平峰时段逢包必查”。

  对于越来越严格的地铁安检措施,很多市民形成了主动配合的习惯。“安检是为了安全,关乎每个人,主动配合是应该的。”

  但也有一些乘客不喜欢安检,理由也是各种各样:

  有对安检设备不放心的

  “安检设备不整洁,

  我的名牌包包怎么可以放上去啦”

  有对辐射的担忧,

  “每天经过X光安检仪,对胎儿会不会有影响?”

  而更多的乘客是将矛头指向了安检员

  “经常看到坐到安检机后面的人光顾着玩手机,根本不看屏幕,安检机不就成摆设了吗?”

  “一些安检员对态度强硬的乘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说要过安检,这东西是怎么带上来的?形同虚设,不如不检”

  这些乘客认为,上海安检执行不力存在管理漏洞。

  “要我安检,你却不作为”

    对立情绪也由此产生。那么,地铁安检如何兼顾安全和效率,消除乘客安检员之间的“对立”情绪?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要改变如今上海地铁安检现状,提高安检率,首先要消除乘客和安检员之间的“对立”情绪,共同维护地铁安全。王如路毫不讳言,不少安检员的工作态度、言行举止等方面都有待规范,需加强培训。

  试点运行“分道安检”

  上海已在徐家汇站等44座车站64个进站口试点运行“分道安检”。这些站点采用金属隔离栏将安检通道设置为“有包、无包”或“大包、小包/无包”通道。经测算,试点安检口的安检率较前期提升了近60%。

  采用更多技术手段和新设备

  王如路提出,可以通过提升安检的科技含量,来消除安检能力与大客流的冲突,例如引进“走入式安检”设备,既能快速甄别安全隐患,又不影响乘客进站速度。

  完善立法明确乘客安检义务

  今年5月17日17时30分许,一名身背双肩包的男乘客在1号线汶水路站南厅安检处不配合安检,撞击安检员致使其摔倒在地,并造成安检处栏杆翻倒。事发后,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相关规定,因其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轨交警方依法对其处以行政拘留5日。

  “虽然上海规定乘客应当接受安检的义务,但并未明确拒检乘客需要承担何种责任。”业内人士表示,不管是交通、公安管理部门还是运营方,都希望能提高上海地铁的安检率,但如果乘客不配合,因缺少明确的法律依据,安检员也无计可施。

  《上海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规定:“轨道交通企业有权对乘客携带的物品进行安全检查,乘客应当予以配合”“对安全检查中发现的携带危险物品的人员,轨道交通企业应当拒绝其进站、乘车;不听劝阻,坚持携带危险物品进站的,轨道交通企业应当立即按照规定采取安全措施,并及时报告公安部门依法处理”。

  《条例》只规定了携带危险物品的乘客应该怎么处理,对于不配合安检的乘客怎么处理则没有明确规定。

  “既然实行了进站安检措施,那就要落到实处。应当完善相应法律法规,建立完整的制度保障。”业内人士认为,上海应该进一步完善地方立法,明确乘客接受安检的义务和责任,从制度上保障地铁安检工作有序进行。

选稿:王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