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怒斥违法“公务员”的“上海最牛交警”,为何如今也要“看人行事”?

上观新闻 简工博 丁宏奇
2018年5月6日 14:43:58

  原标题:执法实录|曾怒斥违法“公务员”的“上海最牛交警”,为何如今也要“看人行事”?

  2013年12月31日,一名交警呵斥违法“政府人员”的视频在网上热传,依法严管、有理有节的形象备受网友赞赏,称他“最牛交警”。

  如今4年多过去,记者随视频中的“最牛交警”——浦东公安分局浦东交警支队第二责任区大队一中队副中队长刘文轩执法时看到,他的“牛气”依然不减:违法必究,执法必严。

  不过这份“牛气”如今有了更多内涵。刘文轩不仅仅是对违法者进行处罚,他会帮助违法者解决困难,从困难中找到问题的根源,从根源上力图解决问题以减少违法的发生。

  有人说他是“交警中的马天民”,但刘文轩自己说:“我不过是比严格执法再多走了一步。”

  “最牛交警”学会“看人行事”?

  刘文轩声名鹊起,源自网上一段16秒的视频。

  视频中,他有理有据地教育自称“政府公务员”的骑车逆行男子,中气十足——

  “你作为政府工作人员就可以违法吗?”

  “你是政府工作人员,你就应该作守法的表率!”

  “你不要跟我提资格,政府工作人员违法有什么资格?你让周围老百姓怎么看?”

  那是2013年12月31日,当时25岁的刘文轩,参加公安工作才刚刚1年。

  视频一出,弹幕、评论爆棚,刘文轩被冠以“上海最牛交警”之称。有网友赞他“三观正”,有网友说他“句句扎心”,还有网友几年后仍在询问他的消息:“这个好民警后来不会有事吧?”

  事实上浦东公安分局当时就已调查清楚,所谓的“政府工作人员”,其实是违法者试图让刘文轩免除处罚而假冒的。

  不过确实有人曾经担心刘文轩。有熟悉的亲友提醒他:“虽然这次是假冒的,万一遇到真的上级领导怎么办?”

  这样的担心并非多余。刘文轩所在的浦东公安分局交警支队第二责任区大队一中队,辖区面积22.48平方公里,比整个黄浦区还大。其间既有浦东新区行政中心这样的政府部门,也有世纪公园、联洋社区这样的国际化社区和商圈,还包括龙阳路地铁站换乘枢纽、门庭若市的新国际博览中心——交通形态多样,往来人流复杂。作为一中队的副队长,刘文轩没有固定岗位,哪儿最忙最复杂,他就出现在哪儿。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是个原则问题,我从来没想过因为对方的身份而改变处罚规则和力度。”5年过去,刘文轩“牛气”依旧,但更多了些细致,也会“看人行事”:“我会观察和区分对方的身份,只是为了采取相应的执法方式,让他们更理解更配合。”

  节假日刘文轩在世纪公园周边巡逻,不时会遇上违法骑车,既有外籍高管,也有务工人员。外国人往往十分注重自身安全,头盔、护膝、反光镜一样不少,骑的车却没有号牌;务工人员安全意识薄弱,常有人骑车带人、闯红灯乃至逆行。遇上这样的情况,刘文轩一样会把他们拦下来。有些老外会假装听不懂中文,刘文轩就换英文说;务工人员常常讪笑自己不懂上海法律法规,刘文轩就一条一条解释给他们听——但是该严管处罚的,一定依法管到位。

  “最牛交警”执法时“牛气”不减。

  比严格处罚再向前走一步

  被处罚之后,违法者难免抱怨甚至破口大骂。一些交警觉得委屈,一些交警选择“左耳进右耳出”。

  刘文轩不。他会把违法者的抱怨“当回事”,甚至再花时间纠正违法者的想法:“违法行为可以立即纠正,但是意识不转变,下一次还得违法。”

  一次冬夜,刘文轩接到报警赶往杜鹃路、浦建路路口处理一起交通事故。现场两车碰撞,两名女司机正站在路上吵得不可开交,谁都不觉得自己错。刘文轩先让两人将车撤离至路边,再询问取证,很快确定事故因前车违法变道引起追尾,负全责。前车驾驶员“火力”立即转向刘文轩,骂他“瞎搞”,号称“投诉”,拒绝签字。

  按照法定流程,刘文轩可以直接扣车按一般事故流程处理,这意味着当事司机需来回奔波多次处理,取回车至少在一周之后。

  但刘文轩没有。

  他指着事故现场的实线问对方:“实线能不能变道?”

  “我没看到。”

  “没看到是不是就不违法?观察标志标线是不是驾驶员的基本义务?”

  “天太黑看不清楚。”

  “你车灯现在还开着,怎么会看不清楚?”

  沉默之际,车灯忽然熄灭,惊得驾驶员一时不知所措。

  “刚才吵那么久,你的车灯、空调都没关,十有八九是没电了。”刘文轩一面安抚,一面帮她把车推到附近,掏出电话帮忙叫了拖车:“这个点位拖车更方便出入。”

  第二天,这名驾驶员带着家人,为刘文轩送来一面“秉公执法、热心助人”的锦旗。

  在刘文轩看来,“抱怨”中往往藏着违法的根源和合理的诉求,不能错过。

  去年,刘文轩处罚了一起出租车司机不按导向车道行驶。司机一边签字一边唠叨:“就知道罚,我们在杜鹃路出租车就餐点吃个饭都没地方停车,饭都吃不安心,也不见谁来管管。”

  这天下班,刘文轩就到这名司机说的杜鹃路上玉兰路至海桐路路段实地查勘。在路边就餐点餐厅里,刘文轩向老板咨询来此就餐的出租司机客流量和高峰时间段分布。此后一周,刘文轩每天用餐时段“掐表”到现场观察情况。他发现出租车司机用餐时间比一般居民要提前一小时左右,就餐时段周边道路车流量不高,具有开放临时停车泊位的条件和空间。

  他和同事为此撰写报告,几经协调,终于在这一路段南侧开辟出20余个用餐时段临时停车泊位。落实之后,他再登门拜访,请出租车驾驶员尽量相互协调用餐时间,守法停车。

  “这个交警很照顾我们,我们肯定不能再添乱。”回访之时,刘文轩巧遇当时被他处罚的驾驶员。听说自己自以为无用的抱怨竟被刘文轩“当回事”,这名驾驶员半开玩笑说:“早知道能有这样的结果,你当时再多计我2分也值!”

  严格执法后再“多走一步”是刘文轩的工作心得,可以解决更多的问题。

  用数学公式提升交通“痛点”效能

  作为上海乃至长三角地区首屈一指的会展场馆,新国际博览中心去年全年客流量高达900余万人次,进出场馆货运车辆就有37万辆次,前来参观的客车流量则达到82万辆次,几近人气爆棚的迪士尼。但与交通配套完善的迪士尼相比,新国际博览中心距杨高路、龙东大道、内环线等干道很近,毗邻龙阳路轨道交通枢纽,周边还有大量小区,交通问题牵一发动全身——这样一个交通“痛点”,不过是刘文轩和同事们的“日常工作”之一。

  过去每逢展会,值班的同事就会发现刘文轩佩戴的GPS定位装置早上5时45分就开始在周边移动,直至晚上19时后场馆客流基本疏散才会离开,有时甚至会持续工作到晚上22时。

  但他发现,单纯依靠警力叠加和延长工作时间的排堵疏导效果有“天花板”——现场交通资源满足不了的大客流必然因“堵”生“乱”,交警现场管理无法根治,无路可走的居民和过境车辆有怨气。分析研究现场车流数据和道路情况,刘文轩和同事们采取了一系列“对症下药”的管理措施。“很多展览虽然在周末,但布展、撤展却在工作日,进出都是大货车,对居民日常出行影响大。”针对这一“症结”,布、撤展货运车全部被引导至最右侧一根车道,以减少展览对日常交通的影响。

  日常交通秩序得以改善,但展会主办方却有想法:货运车全靠一根通道通行,影响展览工作效率。他们希望货运车辆进出场馆时间“越短越好”。

  看似“不可能”的背后,刘文轩和同事们找到“解题”的思路:把日常车流、参观客流和布、撤展车流精确匹配组合,就能最大限度利用现有道路资源。

  各方交通参与者“无缝衔接”需要更精细的管理方案。以上周为例:陶瓷展、慕尼黑展和动力机械展同时开幕,周末总客流逾50万人次的烘焙展接踵而来——这些展览所需的货运车辆大小和运输时间段千差万别:“比如机械展,一般需要动用20-30吨的货车,耗时较长;一般展览8-10吨的货运车就可以了,一些小型展品卸货的速度也快得多。”

  刘文轩与馆方、展方联手,综合展馆大小、展会规模、展品性质等各项要素,总结出一套计算公式,提前算出优化交通组织方案,然后发放许可证让货运车辆分时段、分批次错峰进出。一旦有货车“插队”,交警第一次劝离,第二次就要开出罚单。进出现场,刘文轩还协调责任区大队调整绿灯时长,创造“绿波”让货运车辆尽快疏散。

  记者周末在现场看到,“四展连轴”的情况下,分批前来的货运车辆基本未对周边交通造成明显影响。馆方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交通问题改善,我们工作人员都轻松了!更重要的是客户体验度大幅提升,愿意再来参展。”这名负责人打趣说:“我现在管刘文轩不叫‘刘队长’,我叫他‘牛队长’!”

  为解决新国际博览中心交通难题,刘文轩和同事做了大量调研工作。

选稿:付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