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用“从我家拆起”打开僵局 拆违“硬汉”杨德忠的“美丽乡村梦”

2018-4-16 05:49:59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黄尖尖 选稿:王珂然

原标题:村支书用“从我家拆起”打开僵局,浦东川沙新镇杜尹村90%村民自愿拆违 拆违“硬汉”杨德忠的“美丽乡村梦”

  进入4月,浦东新区川沙新镇六团社区杜尹村迎来了“五违四必”整治的关键节点。截至目前,杜尹村拆除无证违法建筑达18.5万平方米,村民签约率达90%。这个曾经在川沙出了名的环境薄弱地区,在短短一年间变成水清岸绿的先进典型。而在这一“奇迹”发生的背后,有一位“硬汉”功不可没。

  从企业管理者到村党组织带头人,他在环境整治最艰难的时刻临危受命、迎难而上。当农村地区拆违工作陷入僵局时,他挺身而出,从自己家里“开刀”。他大胆创新,以情、理、法管理村务,解开村民十多年“心结”。他是浦东新区川沙新镇六团社区杜尹村党支部书记杨德忠。

  “拆违,从我家拆起!”

  川沙新镇六团社区,过去是川沙出了名的乡镇工业排头兵。几十年过去,村民享受了工业发展初期带来的红利,同时也背上了环境的“欠账”——违法建筑多、环境污染严重。杜尹村也不例外,1.1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746户村民,违法建筑户占58.45%。

  杨德忠是杜尹村人,有着多年在川沙新镇园区公司的管理经验,2014年履职牌楼、高桥联合党支部书记时,曾大刀阔斧地改革村务,解决了困扰村里10多年的综合市场违建顽疾。2015年10月,杨德忠被委派到杜尹村当村支书。“杜尹村的事情就是我自己家里的事情,处理自己家的事,我责无旁贷。”

  在农村地区,村民住宅违建拆除是“五违四必”工作中的难点。违建体量大,一提到拆违,村看村,户看户,村民看干部,他们看着杜尹村的两委班子,看着刚来不久的党支部书记杨德忠。“村里都是看着自己长大的长辈,怎么‘管’他们,当时心里很没底。”杨德忠坦言。

  拆违工作一开始便遭遇瓶颈,如何打开局面?杨德忠决定,从自己家拆起!7年前,杨德忠家在屋后的场地上加盖了147.25平方米的彩钢板顶棚,堆放早年做装潢生意时添置的施工脚手架等设备和材料。“虽说这些东西已经好几年不用了,但几万元的资产真的要扔掉,家里人还是舍不得。”

  去年2月的一天,镇里负责违建助拆的6名工作人员带着工具、设备来到杨德忠家,不少村民都来看热闹,“书记家拆了,看来这次是动真格了”。当天下午,助拆队伍又来到村主任徐建忠家,拆除他家搭建多年的“灶间”和堆放农具的杂物间。就这样,杜尹村两委班子5个人家里的全部违建在一个月内率先拆完,普通村民拆违工作的局面被迅速打开。

  用法理情解村民“隔阂”

  73岁的汤维良是杜尹村村民,通过出租他家的9间房子,每个月能收回4000多元租金,这对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来说是一笔丰厚的收入。“私心肯定是有的,刚听说要把我家房子拆掉,我是不能接受的。后来随着拆违在全村推进,村支书一次次上门做工作,我才知道村里有这么多各式各样的违法建筑。”

  来到杜尹村以后,杨德忠通过上门了解情况、到百姓中聊天,发现百姓多年来一直对村里工作有误解,与村干部之间有隔阂。“归根结底是因为村务工作在村民的公开程度不够。工作不公开,百姓就会认为有‘猫腻’。”村务公开,是他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情。

  杨德忠和村委班子成员精心编制了 《杜尹村村民自治章程及实施细则》,136页的小册子里,杜尹村的村史、荣誉、村规民约、村民自治章程、实施细则……一应俱全。村民有建房需求,应通过什么途径办理;若有新增违建,当事人将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相关组织怎样依法依规处理……全都一目了然,有章可循,真正做到“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截至目前,杜尹村村委共通过了80多份建房、翻修、奖罚等申请,实施前一律通过公示,没有引发一起争议。

  治理村务,除了做到有法可依,还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大家都还记得,上世纪70年代,我们都可以下河游泳,河水打上来甚至可以直接饮用,为什么现在都不行了呢?”“躺在病床上数钱和健健康康地在田边散散步,到底哪个更好呢?”……在杜尹村走家串户,经常能听到杨德忠苦口婆心地劝告村民。

  今年3月6日,村里发生一场大火,因为违建太多,消防车、救护车都开不进,村民损失惨重。3月8日,杨德忠趁着“热度”紧急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我和村民们说,如果将来你们家里也发生火灾,消防车、救护车开不进来怎么办?”村民们听了纷纷点头。百姓理解了村干部的工作,打开了心中隔阂,环境整治工作也稳步推进。

  水清岸绿的“乡村梦”

  今年春节过后,汤维良家的9间无证违建房屋已全部拆除,虽然蒙受了经济上的损失,但老汤却说,“值得!”违建房子拆除以后,村里专门派人来把断壁残垣清理干净,腾出来的土地全部用来耕种粮食。河流两侧的土地种上绿化,道路宽敞笔直,两边绿树成荫。

  如今,老汤家门前,原先被违法搭建占用的地方变成了一条300米长的景观道。“杜尹村真的不一样了,以前违建房子很多的时候,亲戚们来我家,每次都找不到我家房子。快递员进了村里,兜来兜去老半天都送不到目的地。小汽车都不敢进村,进来了就拐不出去……”如今看着道路规整、环境清爽的乡村新貌,汤维良似乎懂得了村支书的良苦用心。

  今年,杜尹村定下“创无违村居”的目标,第一季度已拆掉了一批重点问题企业的违法建筑。如今,村里还有9.8万平方米违建,大头都是企业。“到今年9月,能否成功创建‘无违村居’,关键看企业这块‘硬骨头’能否啃下来。”

  作为上海创建“美丽乡村”的试点村,杜尹村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营造高品质的生活环境。“我有一个小心愿,就是村民们在朝阳或晚霞下,沿着河,看到清澈的水里有鱼儿在游动;沿着田,能听到阵阵蛙鸣声不断;沿着林地,可以像在天然氧吧里一样深呼吸。”在杨德忠心里,乡村应该是野趣自然,生态宜居,又有独特的风景与人文历史,而大上海也需要这样的乡村。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