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女子疯狂追星诈骗18万 毁了自己也毁了别人[图]

2018-3-27 12:49:21

来源:看看新闻网 作者:宣克炅 选稿:单冉

原标题:女子疯狂追星诈骗18万 毁了自己也毁了别人

  2017年8月份,犯罪嫌疑人谢某得知被害人吴某急于收购9月份王俊凯的生日会门票,于是谎称自己可以争取到名额,通过微信、支付宝转账的方式,向被害人吴某骗取钱财。

  犯罪嫌疑人谢某通过和被害人在明星粉丝见面会上相识,利用被害人收购明星王俊凯18岁生日见面会名额的机会,欺骗被害人说她认识王俊凯经纪公司的内部人士,能够搞到见面会名额,以此先后36次向被害人骗得人民币共计18万8千多元。

  嫌疑人和被害人都很爱追星,谢某说自己非常缺钱,已经把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了明星身上,于是,她动起了歪脑筋。随后,嫌疑人谢某便开始用从吴某那骗来的钱。支持明星开店和创立的品牌,购买产品,比如衣服,总计花销在10多万元。其中,谢某拿骗来的钱直接在某明星推销的网络链接上购买了一件2万多元的衣服,这导致本来没有正当收入的谢某个人经济状况出现了崩盘。

  犯罪嫌疑人从9月份王俊凯生日见面会这一天消失,到她11月份案发被抓,之间2个多月,将骗来的18万8千余元全部挥霍一空。在此期间,她主要用于个人的追星活动,包括购买机票、住在明星住的五星级酒店,在明星商铺里购买用品,以及个人的消费和还款。

  据谢某讲:追星的原因有很多:觉得偶像好看、有正能量、或者凑个热闹。他们把很有追星经验又有钱的粉丝叫"饭圈大大",他们会靠拍明星照片卖图赚少量的钱。另外,如果粉丝"跟车"要付给黄牛钱,所谓“跟车”就是坐上黄牛的车,一路跟随明星的车辆接近自己的所谓爱豆。有时候一张机票就1万多,甚至有些学生贷款砸钱去追星,这些粉丝乐此不疲,为爱豆付出时间、精力、金钱。

  犯罪嫌疑人谢某21岁,广东来沪,2016年3月来上海打工。据谢某交待:她刚来上海,找不到工作,身份证也丢了,只有一个手机,在超市吃、睡了2个月。之后谢某便走上了追星之路,从中去找寻精神寄托。如今,谢某感觉如同黄粱一梦,坦言被虚荣和追星的快感所蒙蔽,结果人生道路越走越远。

  谢某说:以前觉得明星很遥远,因为我们家是农村的,看电视觉得很好。当你第一次看见时的那种感觉,挺新鲜、挺有意思的。其实后来真的觉得很没意思,粉丝怎么说、怎么做,艺人不知道,也不会把你当回事。给你个眼神、给你块糖、跟你说说话,你就很开心。之后想想真的没意思,现在什么都没有。

  浦东新区检察院检察官表示,谢某的行为完全符合刑法"诈骗罪"的有关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欺骗方式,骗取被害人钱款,构成"诈骗罪"。目前,犯罪嫌疑人谢某因“诈骗罪”被提起诉讼。

  如今的谢某已经感到非常悔恨了,现在就自己一个人,真的是孑然一身,什么都没有了,还面临刑事犯罪的指控。而被谢某蒙骗的被害人,面对众多粉丝的催款压力,不堪重负、精神上备受打击出现抑郁倾向。在去年11月份甚至吃安眠药试图自杀,幸亏被及时发现,送医抢救过来。

  这件事情,毫无疑问是件悲剧,因为粉丝不理智乃至狂热的追星行为令两个年轻人备受伤害,几乎产生了对她们这辈子都磨灭不掉的负面影响,一个锒铛入狱,一个负债累累患上抑郁,教训不可谓不惨痛。

  提到疯狂粉丝的追星行为,大陆第一人就是杨丽娟,2007年发生的杨丽娟事件不仅令媒体轰动,更是首次让人们意识到盲目追星的可怕之处,最终家破人亡的后果也超出了当时人们的想象。

  杨丽娟从16岁开始痴迷刘德华,以致理智尽失,不上学、不工作、不交朋友,父母苦苦相劝却毫无效果。因为追星花费高昂,父母为满足女儿追星的心愿,连家里的房子都卖掉,父亲更是卖肾筹措资金帮女儿赴港追星。2007年第三次赴港的杨丽娟终于如愿被安排上台跟刘德华谈话及拍照。但是第二天她的老父亲就跳海自杀,留遗书大骂刘德华:“刘德华,你以为你是谁?你很自私、很虚伪”、“我的孩子杨丽娟为能见你一面,做出惊天动地的牺牲,已付出13年的青春代价,走过13年血泪之路,几乎把命都搭上了。”

  有许多疯狂追星的是青少年,他们或许心智还未完全成熟,容易被引诱走偏,老师和家长在教育过程中的引导也非常重要。在娱乐业很发达的当下,粉丝经济也是一门很大的生意,其中也会暗藏许多见不得人的产业,像上文案件中提到的跟车黄牛,倒票黄牛等,这些不法之徒就是看准了粉丝的疯狂心态,从中赚取,甚至诈骗钱财。其实与其把时间和金钱花在一些肤浅的追星行为上,倒不如培养一些个人爱好。许多追星的人觉得明星很酷,在这个彰显个性的时代,随大流那样去追星,不如另辟蹊径,别把眼光局限在娱乐圈,找位科学家或文学家当偶像去追,岂不是更有个性,更酷。

上一篇稿件

女子疯狂追星诈骗18万 毁了自己也毁了别人[图]

2018年3月27日 12:49 来源:看看新闻网

原标题:女子疯狂追星诈骗18万 毁了自己也毁了别人

  2017年8月份,犯罪嫌疑人谢某得知被害人吴某急于收购9月份王俊凯的生日会门票,于是谎称自己可以争取到名额,通过微信、支付宝转账的方式,向被害人吴某骗取钱财。

  犯罪嫌疑人谢某通过和被害人在明星粉丝见面会上相识,利用被害人收购明星王俊凯18岁生日见面会名额的机会,欺骗被害人说她认识王俊凯经纪公司的内部人士,能够搞到见面会名额,以此先后36次向被害人骗得人民币共计18万8千多元。

  嫌疑人和被害人都很爱追星,谢某说自己非常缺钱,已经把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了明星身上,于是,她动起了歪脑筋。随后,嫌疑人谢某便开始用从吴某那骗来的钱。支持明星开店和创立的品牌,购买产品,比如衣服,总计花销在10多万元。其中,谢某拿骗来的钱直接在某明星推销的网络链接上购买了一件2万多元的衣服,这导致本来没有正当收入的谢某个人经济状况出现了崩盘。

  犯罪嫌疑人从9月份王俊凯生日见面会这一天消失,到她11月份案发被抓,之间2个多月,将骗来的18万8千余元全部挥霍一空。在此期间,她主要用于个人的追星活动,包括购买机票、住在明星住的五星级酒店,在明星商铺里购买用品,以及个人的消费和还款。

  据谢某讲:追星的原因有很多:觉得偶像好看、有正能量、或者凑个热闹。他们把很有追星经验又有钱的粉丝叫"饭圈大大",他们会靠拍明星照片卖图赚少量的钱。另外,如果粉丝"跟车"要付给黄牛钱,所谓“跟车”就是坐上黄牛的车,一路跟随明星的车辆接近自己的所谓爱豆。有时候一张机票就1万多,甚至有些学生贷款砸钱去追星,这些粉丝乐此不疲,为爱豆付出时间、精力、金钱。

  犯罪嫌疑人谢某21岁,广东来沪,2016年3月来上海打工。据谢某交待:她刚来上海,找不到工作,身份证也丢了,只有一个手机,在超市吃、睡了2个月。之后谢某便走上了追星之路,从中去找寻精神寄托。如今,谢某感觉如同黄粱一梦,坦言被虚荣和追星的快感所蒙蔽,结果人生道路越走越远。

  谢某说:以前觉得明星很遥远,因为我们家是农村的,看电视觉得很好。当你第一次看见时的那种感觉,挺新鲜、挺有意思的。其实后来真的觉得很没意思,粉丝怎么说、怎么做,艺人不知道,也不会把你当回事。给你个眼神、给你块糖、跟你说说话,你就很开心。之后想想真的没意思,现在什么都没有。

  浦东新区检察院检察官表示,谢某的行为完全符合刑法"诈骗罪"的有关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欺骗方式,骗取被害人钱款,构成"诈骗罪"。目前,犯罪嫌疑人谢某因“诈骗罪”被提起诉讼。

  如今的谢某已经感到非常悔恨了,现在就自己一个人,真的是孑然一身,什么都没有了,还面临刑事犯罪的指控。而被谢某蒙骗的被害人,面对众多粉丝的催款压力,不堪重负、精神上备受打击出现抑郁倾向。在去年11月份甚至吃安眠药试图自杀,幸亏被及时发现,送医抢救过来。

  这件事情,毫无疑问是件悲剧,因为粉丝不理智乃至狂热的追星行为令两个年轻人备受伤害,几乎产生了对她们这辈子都磨灭不掉的负面影响,一个锒铛入狱,一个负债累累患上抑郁,教训不可谓不惨痛。

  提到疯狂粉丝的追星行为,大陆第一人就是杨丽娟,2007年发生的杨丽娟事件不仅令媒体轰动,更是首次让人们意识到盲目追星的可怕之处,最终家破人亡的后果也超出了当时人们的想象。

  杨丽娟从16岁开始痴迷刘德华,以致理智尽失,不上学、不工作、不交朋友,父母苦苦相劝却毫无效果。因为追星花费高昂,父母为满足女儿追星的心愿,连家里的房子都卖掉,父亲更是卖肾筹措资金帮女儿赴港追星。2007年第三次赴港的杨丽娟终于如愿被安排上台跟刘德华谈话及拍照。但是第二天她的老父亲就跳海自杀,留遗书大骂刘德华:“刘德华,你以为你是谁?你很自私、很虚伪”、“我的孩子杨丽娟为能见你一面,做出惊天动地的牺牲,已付出13年的青春代价,走过13年血泪之路,几乎把命都搭上了。”

  有许多疯狂追星的是青少年,他们或许心智还未完全成熟,容易被引诱走偏,老师和家长在教育过程中的引导也非常重要。在娱乐业很发达的当下,粉丝经济也是一门很大的生意,其中也会暗藏许多见不得人的产业,像上文案件中提到的跟车黄牛,倒票黄牛等,这些不法之徒就是看准了粉丝的疯狂心态,从中赚取,甚至诈骗钱财。其实与其把时间和金钱花在一些肤浅的追星行为上,倒不如培养一些个人爱好。许多追星的人觉得明星很酷,在这个彰显个性的时代,随大流那样去追星,不如另辟蹊径,别把眼光局限在娱乐圈,找位科学家或文学家当偶像去追,岂不是更有个性,更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