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宠熊”突宣布破产负责人失联 会员退费遭拒

解放网
2018年3月9日 05:20:50

  

  3月2日凌晨,宠宠熊各门店的一则蹊跷的破产停业公告,在养宠圈内掀起波澜。上海所属16家门店,5家门店关门人去楼空,10家门店突然转为自主经营,1家门店正在寻找下家。而大量消费者手中的预付会员卡变成了大麻烦:不能退款,在其他门店或不能使用或大部分需要再支付现金。

  对此,律师认为企业虽有权选择停业,但在停业前仍正常预约业务、办理充值,涉嫌违约和欺诈。

  金山区经济委员会表示,正在联系负责人,将在了解情况后作出相应处理。

  老板发微信突然宣布破产

  2日凌晨,一阵手机震动将熟睡中的小胡吵醒。打开手机,是“宠宠熊源深店会员群”里的一条微信信息:群主“宠宠熊源深店”发送了一个名为《停业通知-门店会员》的word文件。内容中宣布公司将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公司总部将于即日起停止运营,部分加盟门店将转为独立经营”。

  通知没有加盖任何公章,甚至落款也仅有“宠宠熊”三个字。在小胡看来,这份通知看起来非常不正式。“我想这么大一家公司,怎么会突然倒闭?”但很快,小胡便发现自己被群主移出了群聊,源深店店长的个人微信也将她拉入了黑名单。而当天上午赶过去一看,店里已经是人去楼空。这一切发生得过于突然,小胡说:“我前两天才跟店里预约好周末给狗狗洗澡,甚至我上一次消费就发生在5天前。”

  位于张杨路1528弄的宠宠熊源深店,隶属于上海宠宠熊宠物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主要经营宠物用品销售、犬只美容寄养等业务。据其官方APP内信息显示,宠宠熊公司光上海就有16家门店。与源深店同时关门的,还有宠宠熊碧云店、宠宠熊漕宝店、宠宠熊古北店、宠宠熊江浦店。而仍在经营的门店中,有10家直营和加盟店突然转为自主经营,与宠宠熊脱离关系。另外仅存的1家宠宠熊黄浦直营店,也在寻找下家接手之中。

  “我充值万元次日就关门”

  小胡的宠宠熊预付会员卡中还有近2000元的余额,而与小胡一样,在宠宠熊的消费者多采用充值用卡消费。“因为充值办会员,可以打折。”

  6日上午,记者在尚且经营中的宠宠熊花木店内看到,宠宠熊的会员级别有4种,从1000元的银卡到10000元的钻石卡,分别享有9.5-8折的折扣。而当时到店消费的几位客户会员卡中,均有过万元的余额。

  随着门店关门而来的,是这些预付会员卡的使用和退费问题。此前,宠宠熊会员卡在全国范围内的所有门店通用。然而,3月1日,在上海的各门店纷纷宣称转为自主经营后,有消费者连去了几家门店都遭到拒绝用卡。

  记者在花木店内看到一张门店公告:原花木店、碧云店、成山店会员可以继续到店消费,原花木店会员消费金额的四成从原会员卡中扣除,另外六成须付现金。而另外两家店的会员卡扣款比例仅三成,剩下的七成都需要现金支付。

  当天下午,记者致电除黄浦店以外的其余9家门店,得到了类似的答复:其中两家门店只接受在本店开办会员的客户用卡消费,另外7家门店接受指定的相邻两家店铺会员的用卡消费,比例限制在30%-40%,也就是说剩下的60%-70%需要消费者支付现金。而所有门店均不提供会员卡退款服务。

  在宠宠熊宣布破产以后,无法正常使用充值卡的消费者建立起维权群。据消费者自发统计的数据称,仅上海地区就有274名客户总计近57万元的会员卡余额。平均每个客户都有超过2000元的余额在充值卡里。

  老刘可能是其中最气愤的一个消费者:“我2月27日充的10000元,第二天店就关门了。”

  员工称对倒闭毫不知情

  花木店曾是宠宠熊的直营店,店内几位员工在其宣布破产后将门店承接了下来。据其中一位员工称,在3月1日公告发布之前,门店一直是正常经营。

  “我们也是突然接到通知,说总公司倒闭了。”这位员工表示,宠宠熊公司还欠自己2月份的工资没发,对于公司倒闭的具体原因并不知情。而之所以在自主经营后仍接受部分门店的会员卡消费,“只是为了减少我们店客户的损失,卡内的消费我们实际上收不到款项。”

  宠宠熊其中一家加盟店老板回忆,停业通知是由总公司负责人徐成于3月1日发布在店长群里的。一共发布了两份word版停业通知,一份是公司层面的,另一份是给门店会员的,也就是小胡看到的那份。“确实很突然,两份通知扔到群里后,就联系不到他本人了。”

  据这位老板介绍,不管加盟店还是直营店,每天都要把所有的营业款打给总公司,然后第二天再由总公司按比例返款。“从春节开始,我就没收到过公司的返款。现在用卡客户消费,我们更是一分钱都收不到。”这位加盟店老板还拿出了该店的个体户工商执照,表示自己现在是自主独立经营。

  工商执照上的注册时间在去年7月。“我和其他店店长在商量,会对徐成提起诉讼,讨要欠款。”该老板说。

  [律师说法]

  企业破产需司法认定,涉嫌违约

  北京观韬中茂(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葛志浩认为,企业破产需经过司法认定,并非自行宣称:“当企业在正常经营中出现了不能偿债或者资不抵债时,可以向法院提起破产诉请,并依破产程序偿还债务。当然,企业以破产为由关闭部分门店,从自身产业角度无可厚非。但从合同履行的角度来看,存在着违约行为。”

  而企业破产后,消费者手中的预付卡金额该如何讨还呢?葛志浩表示:“假设公司股东不存在欺诈和隐瞒行为,企业确实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那么消费者手中的预付卡金额将转为债权,在企业破产过程中进行申报,据申报情况之后按照法律规定统一清偿。但如果企业是蓄意、有预谋地用预付卡方式骗取消费者钱款,那么企业就涉嫌刑事诈骗,消费者可据此提起诉讼。”

  “同时,员工行为代表着公司,如果员工在已知公司资不抵债的情况下,仍然在向消费者兜售预付卡,这一类的行为实际上也涉嫌欺诈。”

  [金山区经委]

  负责人失联,了解情况后作相应处理

  那么,对宠宠熊出现的经营混乱作出处理的主管部门应该是谁呢?上海宠宠熊宠物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登记机关是金山区市场监管局。3月7日上午,晨报记者致电金山区市场监管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在了解情况后回电称,宠宠熊一事事先已接到市民反映,由于涉及预付卡等问题,所以由金山区经济委员会主要负责调查,市场监管局只是协同区经委工作:“目前在进一步处理之中,具体工作进展要向区经委方面咨询。”

  金山区经济委员会商贸科吴科长回复道:“该公司负责人电话已经打不通了,我们在让那边经济小区的人员去联系,将在了解情况后作出相应处理。”

作者:肖 翔 选稿:吴春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