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漓江山水花园小区居民家10米外“毛垃圾”堆成山

2018-3-8 05:03:53

来源:解放网 作者:张益维 选稿:吴春伟

  

  ■废旧家具、旧家电等生活用品垃圾堆了2个月未清理

  ■“毛垃圾”面临界定尴尬,堆放点设施相关标准缺失

  徐汇区华泾镇的漓江山水花园小区,是一座以别墅建筑为主的园林式居住小区。小区楼宇疏阔,绿意盎然。然而,这样一座景致优美的小区,近一年来,却因“旧家具、旧家电等‘毛垃圾’无处安放”而饱受困扰。

  相比每日清理的生活垃圾,小区业主丢弃的废旧家具、旧家电、旧床垫等生活用品垃圾(简称为“毛垃圾”),往往需要凑够一车的量,约20吨,再统一清运。在等待清运的这段时间里,这些“毛垃圾”,就堆在垃圾站旁边,离最近的一户居民家不到10米远。

  “我感觉,自己家门口都变成垃圾堆场了。”业主唐女士称。

  截至目前,这处“毛垃圾”已经2个多月未清理了,已然堆成了一座“小山”。

  家门口变成垃圾堆场了

  唐女士住在漓江山水花园小区一栋联排别墅中。在离她家不到10米的地方,就是小区内唯一的一座垃圾站。每天,全小区300多户居民的生活垃圾,都会被保洁人员运至垃圾站内,由压缩机进行压缩,再从小区与垃圾站相连的侧门运出小区。

  “我买房子的时候,就知道房子旁边不到10米处是生活垃圾站。当时特意咨询了开发商,被告知生活垃圾会在站内进行压缩,并及时从侧门清运。对于家门口有生活垃圾站,我是充分理解的。”唐女士说,在此居住10余年来,一直相安无事。但让她不能接受的是,从去年开始,越来越多的废旧家具、家电,开始被堆放在生活垃圾站外。

  “最开始,垃圾站外有个一两件,我也没当回事。但去年开始,我发现情况变得越来越严重了:破柜子、旧浴缸成堆地堆放在垃圾站外面,小区每周都需要用黄色铲车,将这些‘毛垃圾’先铲到垃圾车内,然后再清运走。”唐女士说,铲车把这些垃圾扬得很高,灰尘漫天飞,弄得地上都是污渍。清运后,保洁人员再用水管一冲,污水哗啦啦都流到自家车库里了。

  “我感觉,自己家门口都变成垃圾堆场了。而且,这些都是别人家丢弃的废旧物。”唐女士说,出于对这种垃圾堆放方式,以及大型垃圾车、铲车在家门口清运作业行为的不满,唐女士用一辆私家车堵住了清运车辆驶入一侧通道,“要求从生活垃圾通道清运掉这些随意堆放的‘毛垃圾’。”

  截至目前为止,唐女士家门前的这堆旧家具、旧家电,已经2个多月未曾清理。整座“垃圾山”比人还高,散发着阵阵异味。“垃圾山”内,堆积着各种各样废弃的日用品,包括废旧轮胎、盆栽、椅子、厨卫用具、旧灯笼、碎玻璃,以及部分因业主误投而混入其中的生活垃圾等。

  “多年来的约定俗成”

  漓江山水居委会工作人员承认,该小区堆放的“毛垃圾”确实很久没清运了,但之所以堆这么高,主要是因为唐女士用车堵了通路。

  不过,该工作人员也承认,小区内堆放的旧家具、旧家电等“毛垃圾”,确实不是每天清运的,而是堆积到一定数量后再进行清运:“一般是堆满一车的量,再统一清运,一辆车约20吨。在清运之前,小区居民会将旧家具、旧家电先堆放在这里,是这个小区多年以来约定俗成的。”

  “他们说‘约定俗成’,但换作是你家门前不到10米的地方,常年堆着这些旧家具、旧电器,你愿意吗?”唐女士反问。

  “为了这堆‘毛垃圾’,从去年6月份起,通过12345派来的投诉单,至少有100张以上。”华泾镇房办负责人周先生边说边用手比划着,“投诉单堆起来有这么高”。

  周先生说,为了替唐女士解决问题,华泾镇房办也是想尽了各种办法。

  最初接到居民投诉时,周先生和唐女士的想法是一样的,“第一反应就是能不能让居民把旧电器、旧家具等垃圾,也放到生活垃圾站里。”

  然而,实地赶赴漓江山水花园垃圾站考察后,他们发现垃圾站内摆放有价值百万元的生活垃圾压缩设备。一旦混杂着旧家具、旧家电的“毛垃圾”也投入到这些设备里,一定会导致设备坏掉。

  周先生说,漓江山水花园2003年开盘,当时是一个相当高档的小区,小区规划思路就是建筑垃圾堆放在自家门前,按户随时清运。生活垃圾进站压缩,每日清运:“当时没考虑到居民淘汰的大件废弃生活用品处理的问题,也没预留足够的废旧物品堆放空间。”

  堆放点改造成“违建”

  既然无法将“毛垃圾”投入到生活垃圾站,那么是否可以对“毛垃圾”的临时堆放点进行改造,尽量降低“毛垃圾”清运时产生的扬尘等影响呢?

  华泾镇房办从减少扰民的思路出发,对原用于堆放废旧家具、旧家电的空地进行了改造,加设了房门、顶盖,力争把这块区域建成一个相对封闭的“毛垃圾”堆放空间。去年6月,这一工程终于完工。没想到,改造后没多久,就遭到了小区业主的投诉。

  不久,该建筑便被华泾镇城管部门判定为违法建筑,并予以拆除。

  对于违法建筑被拆,唐女士也觉得拆得有道理,因为“购房图纸上的确没有这个建筑”,而且这个建筑等于将原本没有的堆放点固定化了。

  “后来我们又考虑,是不是能将这个‘毛垃圾’堆放点搬掉。”周先生说,漓江山水花园小区的面积很大,如果将“毛垃圾”的堆放点迁移到离居民楼远一些的绿化带等位置,便可以尽量降低其对居民生活的影响。

  “我们刚冒出这个想法,小区内一个远离居民楼的绿化垃圾堆放点就被投诉了。有居民反映,绿化垃圾堆放点影响了小区的绿化景观。”周先生说,连绿化垃圾堆放都会被投诉,更何况堆放废旧家具、家电等“毛垃圾”了。

  那么,小区能否增加“毛垃圾”的清运频次,进而减少废旧家具、家电的堆积呢?

  对此,周先生解释,目前“毛垃圾”的清运是由小区物业委托给清运公司完成的,清运频次是由他们自己决定的,而且频次多少也与费用挂钩。

  “毛垃圾”属哪种垃圾

  对于这些就堆放在家门口的“毛垃圾”,周先生称,非常能理解唐女士所面临的困境,但是,“毛垃圾”的尴尬地位也让其解决问题有心无力。

  根据去年颁布、今年1月1日实施的《上海市建筑垃圾处理管理规定》第三十五条,“设置专门的装修垃圾堆放场所”为装修垃圾投放管理责任人应当履行的义务之一,对此,周先生称:“我们看到这条规定后,本来很高兴,以为终于找到了相应的管理依据。但是后来尴尬地发现,根据该规定界定,废旧家具、家电、床垫等‘毛垃圾’既不符合‘建筑垃圾’的定义,也不符合‘装修垃圾’的定义。也就是说,严格来说,没有具体的法律法规,对这些‘毛垃圾’如何堆放进行规定。”周先生指出,就算将这堆“毛垃圾”按照建筑垃圾的标准进行处理,在执行环节,也很容易遇到问题。

  “物业公司操作起来难度很大。因为没有相关规定明确小区‘毛垃圾’堆放点的设置标准是什么,比如应该远离居民楼、公共设施多远?”周先生说,目前能操作的就是,由物业公司提出建议,通过业主大会讨论,最终确定“毛垃圾”的堆放点,看看能不能将这个堆放点,移到离居民楼更远的地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漓江山水花园小区居民家10米外“毛垃圾”堆成山

2018年3月8日 05:03 来源:解放网

  

  ■废旧家具、旧家电等生活用品垃圾堆了2个月未清理

  ■“毛垃圾”面临界定尴尬,堆放点设施相关标准缺失

  徐汇区华泾镇的漓江山水花园小区,是一座以别墅建筑为主的园林式居住小区。小区楼宇疏阔,绿意盎然。然而,这样一座景致优美的小区,近一年来,却因“旧家具、旧家电等‘毛垃圾’无处安放”而饱受困扰。

  相比每日清理的生活垃圾,小区业主丢弃的废旧家具、旧家电、旧床垫等生活用品垃圾(简称为“毛垃圾”),往往需要凑够一车的量,约20吨,再统一清运。在等待清运的这段时间里,这些“毛垃圾”,就堆在垃圾站旁边,离最近的一户居民家不到10米远。

  “我感觉,自己家门口都变成垃圾堆场了。”业主唐女士称。

  截至目前,这处“毛垃圾”已经2个多月未清理了,已然堆成了一座“小山”。

  家门口变成垃圾堆场了

  唐女士住在漓江山水花园小区一栋联排别墅中。在离她家不到10米的地方,就是小区内唯一的一座垃圾站。每天,全小区300多户居民的生活垃圾,都会被保洁人员运至垃圾站内,由压缩机进行压缩,再从小区与垃圾站相连的侧门运出小区。

  “我买房子的时候,就知道房子旁边不到10米处是生活垃圾站。当时特意咨询了开发商,被告知生活垃圾会在站内进行压缩,并及时从侧门清运。对于家门口有生活垃圾站,我是充分理解的。”唐女士说,在此居住10余年来,一直相安无事。但让她不能接受的是,从去年开始,越来越多的废旧家具、家电,开始被堆放在生活垃圾站外。

  “最开始,垃圾站外有个一两件,我也没当回事。但去年开始,我发现情况变得越来越严重了:破柜子、旧浴缸成堆地堆放在垃圾站外面,小区每周都需要用黄色铲车,将这些‘毛垃圾’先铲到垃圾车内,然后再清运走。”唐女士说,铲车把这些垃圾扬得很高,灰尘漫天飞,弄得地上都是污渍。清运后,保洁人员再用水管一冲,污水哗啦啦都流到自家车库里了。

  “我感觉,自己家门口都变成垃圾堆场了。而且,这些都是别人家丢弃的废旧物。”唐女士说,出于对这种垃圾堆放方式,以及大型垃圾车、铲车在家门口清运作业行为的不满,唐女士用一辆私家车堵住了清运车辆驶入一侧通道,“要求从生活垃圾通道清运掉这些随意堆放的‘毛垃圾’。”

  截至目前为止,唐女士家门前的这堆旧家具、旧家电,已经2个多月未曾清理。整座“垃圾山”比人还高,散发着阵阵异味。“垃圾山”内,堆积着各种各样废弃的日用品,包括废旧轮胎、盆栽、椅子、厨卫用具、旧灯笼、碎玻璃,以及部分因业主误投而混入其中的生活垃圾等。

  “多年来的约定俗成”

  漓江山水居委会工作人员承认,该小区堆放的“毛垃圾”确实很久没清运了,但之所以堆这么高,主要是因为唐女士用车堵了通路。

  不过,该工作人员也承认,小区内堆放的旧家具、旧家电等“毛垃圾”,确实不是每天清运的,而是堆积到一定数量后再进行清运:“一般是堆满一车的量,再统一清运,一辆车约20吨。在清运之前,小区居民会将旧家具、旧家电先堆放在这里,是这个小区多年以来约定俗成的。”

  “他们说‘约定俗成’,但换作是你家门前不到10米的地方,常年堆着这些旧家具、旧电器,你愿意吗?”唐女士反问。

  “为了这堆‘毛垃圾’,从去年6月份起,通过12345派来的投诉单,至少有100张以上。”华泾镇房办负责人周先生边说边用手比划着,“投诉单堆起来有这么高”。

  周先生说,为了替唐女士解决问题,华泾镇房办也是想尽了各种办法。

  最初接到居民投诉时,周先生和唐女士的想法是一样的,“第一反应就是能不能让居民把旧电器、旧家具等垃圾,也放到生活垃圾站里。”

  然而,实地赶赴漓江山水花园垃圾站考察后,他们发现垃圾站内摆放有价值百万元的生活垃圾压缩设备。一旦混杂着旧家具、旧家电的“毛垃圾”也投入到这些设备里,一定会导致设备坏掉。

  周先生说,漓江山水花园2003年开盘,当时是一个相当高档的小区,小区规划思路就是建筑垃圾堆放在自家门前,按户随时清运。生活垃圾进站压缩,每日清运:“当时没考虑到居民淘汰的大件废弃生活用品处理的问题,也没预留足够的废旧物品堆放空间。”

  堆放点改造成“违建”

  既然无法将“毛垃圾”投入到生活垃圾站,那么是否可以对“毛垃圾”的临时堆放点进行改造,尽量降低“毛垃圾”清运时产生的扬尘等影响呢?

  华泾镇房办从减少扰民的思路出发,对原用于堆放废旧家具、旧家电的空地进行了改造,加设了房门、顶盖,力争把这块区域建成一个相对封闭的“毛垃圾”堆放空间。去年6月,这一工程终于完工。没想到,改造后没多久,就遭到了小区业主的投诉。

  不久,该建筑便被华泾镇城管部门判定为违法建筑,并予以拆除。

  对于违法建筑被拆,唐女士也觉得拆得有道理,因为“购房图纸上的确没有这个建筑”,而且这个建筑等于将原本没有的堆放点固定化了。

  “后来我们又考虑,是不是能将这个‘毛垃圾’堆放点搬掉。”周先生说,漓江山水花园小区的面积很大,如果将“毛垃圾”的堆放点迁移到离居民楼远一些的绿化带等位置,便可以尽量降低其对居民生活的影响。

  “我们刚冒出这个想法,小区内一个远离居民楼的绿化垃圾堆放点就被投诉了。有居民反映,绿化垃圾堆放点影响了小区的绿化景观。”周先生说,连绿化垃圾堆放都会被投诉,更何况堆放废旧家具、家电等“毛垃圾”了。

  那么,小区能否增加“毛垃圾”的清运频次,进而减少废旧家具、家电的堆积呢?

  对此,周先生解释,目前“毛垃圾”的清运是由小区物业委托给清运公司完成的,清运频次是由他们自己决定的,而且频次多少也与费用挂钩。

  “毛垃圾”属哪种垃圾

  对于这些就堆放在家门口的“毛垃圾”,周先生称,非常能理解唐女士所面临的困境,但是,“毛垃圾”的尴尬地位也让其解决问题有心无力。

  根据去年颁布、今年1月1日实施的《上海市建筑垃圾处理管理规定》第三十五条,“设置专门的装修垃圾堆放场所”为装修垃圾投放管理责任人应当履行的义务之一,对此,周先生称:“我们看到这条规定后,本来很高兴,以为终于找到了相应的管理依据。但是后来尴尬地发现,根据该规定界定,废旧家具、家电、床垫等‘毛垃圾’既不符合‘建筑垃圾’的定义,也不符合‘装修垃圾’的定义。也就是说,严格来说,没有具体的法律法规,对这些‘毛垃圾’如何堆放进行规定。”周先生指出,就算将这堆“毛垃圾”按照建筑垃圾的标准进行处理,在执行环节,也很容易遇到问题。

  “物业公司操作起来难度很大。因为没有相关规定明确小区‘毛垃圾’堆放点的设置标准是什么,比如应该远离居民楼、公共设施多远?”周先生说,目前能操作的就是,由物业公司提出建议,通过业主大会讨论,最终确定“毛垃圾”的堆放点,看看能不能将这个堆放点,移到离居民楼更远的地方。